姜芃姬并不爱爆粗口,她一向信奉能动手就不动嘴的原则。

    自从直播间开启,享受过这种高规格待遇的,目前为止似乎只有青衣军了。

    这个青衣军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惹得姜芃姬愤怒骂娘?

    直播间的观众也是气愤得不行。

    更多人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希望姜芃姬能稍微冷静一些,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青衣军什么时候都能打,现在要是稳不住形式,说不定就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象阳县整体还在建设状态,虽然开始只有几天,但已经呈现欣欣向荣之态。

    观众完全可以想象,要是再过一阵子,说不定这座城池会焕发出新的生机。

    【荼蘼大佬】:千万要稳住啊主播,不要一时冲动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百度新闻部】:就是就是,青衣军这笔债什么时候都能算,主播你别冲动——

    【不想加更只想死】:冲动是魔鬼!来个人摁住主播!

    除了这些劝说的,自然也有起哄的,有些人完全是出自恶意,有些人则是愤怒过头。

    【吃素的数字】:怕什么?难道就这样怂着?青衣军直接踩到主播头上了,这些个丧尽天良的家伙,该死!要是主播这次无动于衷,你们猜猜会有多严重的后果?部曲的确是她的私兵,全都身处奴籍,但他们也为主播抛头颅洒热血啊,要是主播这次不带人去救,以后还有谁愿意为她卖命?

    【不要和氏璧了】:青衣军不是为百姓请命么?主播的部曲在奉邑郡救灾救了那么多的百姓,青衣军做什么了?在象阳县烧杀抢掠,得知九将军的青衣军被灭,直接把火气撒到奉邑郡那两千部曲身上,简直是畜生!

    姜芃姬如今完全没有心情去看弹幕上的内容。

    她脸色凝重地看着传信兵,唇角紧闭,周身气势充斥着血腥和狠厉,哪怕她穿得干干净净,依旧给人全身染血的错觉,好似地狱爬出来的勾魂使者,一旁看顾砖窑的“技术人员”瑟瑟发抖,甚至不敢抬头看她。

    姜芃姬蓦地勾了勾唇,露出嗜血的笑。

    “我还没过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倒是先送上门了。正巧,这里还缺人干活呢?!?br />
    不知忍了多久,她的嗓音从原本的清冽转为沙哑,听着十分难受。

    姜芃姬对着传信兵道,“召集几位先生,唤来孟教头和罗教头,开会!”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从后槽牙挤出来的,充斥着杀意。

    亓官让几人先后赶到县府,一入门就看到姜芃姬坐在上首,周身气势压抑。

    “主公,发生了何事?”

    亓官让来得最早,但他性格本就不喜欢拔尖,坐的位置较为偏僻。

    刚坐下就看到风瑾几个人也鱼贯而入,几人疲倦的脸上都带着狐疑之色。

    自从上次分配任务的会议结束之后,他们还没聚这么齐呢。

    肯定是发生大事了。

    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这个念头。

    姜芃姬没有回答亓官让的问题,只是示意几人先落座,然后才让传信兵进来。

    她喑哑着嗓子道,“将你刚才的话再给几位先生传述一遍?!?br />
    听到姜芃姬的声音变成了这个样子,几人心中一个咯噔。

    他们默契地将视线转向传信兵,越听,心中越沉。

    传信兵道,“今儿早晨,城外来了个伤势严重的兵卒,经过仔细辨认,原来是主公所属部曲。对方伤势沉重,只来得及说‘青衣军攻打奉邑郡,夜袭部曲,残杀百姓’,因伤势沉珂昏迷过去,如今还未脱离险境?!?br />
    夜袭部曲?

    残杀百姓?

    风瑾等人听了,心尖儿凉了半截。

    亓官让更是捏紧了手中的羽扇,这三千部曲,当初是他带着离开崇州的。

    其中一千人跟着他接应姜芃姬,另外两千人则去了奉邑郡救灾百姓。

    奉邑郡那边的情况比较?;?,所以姜芃姬入主象阳县后,并没将部曲调回来。

    只是,谁曾想青衣军行事度量这般狭隘!

    听说九将军被灭,竟然趁着奉邑郡不备,强兵攻占,还夜袭部曲所在的伤患营。

    一时间,整个县府陷入一片凝重的气氛之中。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听到外头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又进来一个传信兵。

    “主公,那个传信的部曲已经醒了?!?br />
    姜芃姬道,“让人将他抬进来!”

    没多久,两个人抬着一台担架进来,上面躺着一名浑身是血的部曲。

    他气息奄奄,胸口起伏微弱,看到姜芃姬近前,灰暗无神的眸子倏地亮了起来,两行浑浊热泪滚了下来,十分费力地道,“郎、郎君……青……衣军……那伙畜生,夜间偷袭……损伤了……许多兄弟……如今生死未卜……郎君……定要去救他们……”

    姜芃姬咬紧了后槽牙,道,“我会去将他们带回来,一个不缺!”

    听到她的承诺,那个部曲的嘴唇哆哆嗦嗦地颤抖了几下,目光带着留恋和遗憾,渐渐暗淡。

    半响之后,风瑾抬手在对方鼻下一探,又摸了摸脉搏。

    低声道,“人去了?!?br />
    姜芃姬咬了下唇,忍住内心喷涌的杀念,“抬下去,妥善安葬?!?br />
    这些部曲,除了最初几个是她买来的家丁以及孟浑带来的兵,其他人基本都是土匪出身。

    他们一开始的确是为了生存而臣服姜芃姬,可时间长久了,他们找到了堂堂正正做人的感觉,一腔热血溢满心头。哪怕是土匪,人家也是有追求的土匪,愿为知己者抛头颅洒热血。

    感情都是相互的,他们对姜芃姬忠心,她自然也珍惜这些部下。

    姜芃姬阖上双眼,再睁开已是一片平静。

    她看着被抬下去的担架,声线平淡地道,“我要出兵救援?!?br />
    风瑾张了张嘴,半响才道,“主公的心情,瑾能理解,现在也并非阻拦。瑾希望主公明白此时出兵意味着什么。象阳县百废待兴,脆弱得不堪一击。若是主公再带人支援,恐怕……”

    姜芃姬回答,“我知道这样做很冒险,但我不能让任何一个跟着我的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们以为我会在关键时刻抛弃他们。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人,哪怕他只是小小的部曲,那也是我柳羲的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