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儿的小火柴】:以下摘自度娘,橐籥,冶铸所以吹风炽火之器也?!独献印防锩婢陀刑斓刂?,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汉代就有出土画像,橐籥有三个木环、两块圆板、外敷皮革而成。原理跟风箱相似,但应该没有风箱好使,不然老人也不会这么回答了。

    【卖女儿的小火柴】:我查查度娘,度娘说双动活塞式风箱是华国在鼓风技术方面最重要的发明呢,肯定比橐籥高级!

    若只有姜芃姬一人,折腾这个东西,她说不定要耗费不少时间,可直播间观众群策群力,大大减少了难度。

    双动活塞式风箱?

    姜芃姬陷入了沉思。

    脑中浮现的却不是什么风箱,反而是机械基础课程的授课内容。

    若是风箱脱胎于橐籥,两者应该有什么共通性。

    她问老人作坊有没有橐籥,然后在老人懵逼的注视下,翻来覆去研究那个橐籥。

    “唔——我大概有头绪了……这应该能提高窑内温度,使之符合烧砖的条件?!?br />
    老人见她席地而坐,掏出新的竹纸铺在地上,取来炭块画来画去,原本还算镇定的表情顷刻龟裂——没想到你是如此不正经的县丞!不好好办公事,折腾什么奇技淫巧?

    直播间的观众也表示,主播你不乖乖去争霸天下,弄什么发明!

    主播你再抢人饭碗,墨家巨子能哭给你瞧,你信不信!

    这边,姜芃姬折腾着旁人眼中的“奇技淫巧”,她手下几人已经忙疯了。

    罗越带着五百禁军到处巡逻,不仅要关注外界有无威胁,还要注意城内的治安。

    还别说,事实证明姜芃姬有先见之明,罗越一连抓了四五个想要偷孩子或者强买的人贩子,起初他还能维持镇定的表情,让人将违法的人贩子依照律法揍一顿,罚一笔钱。

    到后来,他直接把人抓进县府大牢,要不是有人拦着,他都能拔刀把人给砍了!

    乃乃的熊,没看到他们已经忙得脚不沾地,恨不得脚打后脑勺?

    竟然还有不长眼的家伙撞上来,增加工作量!

    加班累疯了的罗越表示,任何一个破坏县城治安的宵小之徒,都踏马该死!

    事实上,罗越这个情况还算好,另外几位那边才堪称修罗场。

    亓官让一向不喜欢拔尖,然而户籍登记可不是小事,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满打满算五六万百姓啊,每个人都登记在册,他要忙到何年何月?

    两天修罗场之后,他顾不得风度,险些朝姜芃姬咆哮。

    要人!要人!要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只是,如今一百人有九十九个文盲,更别说还能写字了,她上哪儿给他找识字能写的?

    亓官让睁着一双通红通红的眼睛,血丝布满眼眶,风度全失。

    “我不管,你得给我人,不然我死给你看!”

    姜芃姬都不敢去猜这人修仙到了何种境界。

    为了不逼疯亓官让,姜芃姬只能想办法。

    也许是上天眷顾,她瞧见给她端茶的踏雪,倏地灵机一动。

    激动万分地道,“有人了!”

    “谁?”

    姜芃姬道,“县府后院里面不是住了好些个女郎么,她们原本的出身俱是不俗,要不是青衣军烧杀抢夺,她们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不说多有才华,我想她们应该是能书写的。要不聘请几个给你当文书,帮你登记?”

    亓官让狠狠拧了眉头,道,“可以?!?br />
    那些女子在遭难之前,个个都是象阳县有名的富家女子。

    俗话说,穷养儿,富养女,她们每个人都识字,帮忙登记户籍是没问题的。

    只是,这件事情还要征求她们的意见。

    幸好,象阳县在东庆以北,风气并没有受到邻国中诏的影响,女子抛头露脸算不上什么。

    听说这件事情,众女面面相觑。

    犹豫之后,有九个女子答应帮忙,其他人不是觉得累就是与普通百姓打交道很跌份。

    对于这些想法,亓官让也懒得表示什么。

    让人给这九个女子准备了男装,还让她们将脸弄得粗糙一些,拉着人就走了。

    姜芃姬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风瑾幽幽上门,他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她。

    她略有心虚,“怀瑜忙完了?”

    风瑾道顶着一双浓重的眼袋,已经连续几天只睡一个时辰,眼圈有些黑。

    “瑾已经三日未曾见到长生和静娴了?!?br />
    忙得连老婆女儿都没时间看了,主公你说这话扎心不?

    姜芃姬无辜地道,“我这里没人了?!?br />
    “一哭二闹三上吊。主公,瑾也不想与文证那般闹得难看?!?br />
    风瑾幽幽地开口,直播间的观众心疼得不得了,不断鞭笞姜芃姬这个周扒皮!

    【老司机联萌】:看看你,主播,你都造了什么孽!

    【穷兵黩武】:好好一个世家子啊,被逼得说出一哭二闹三上吊,人间惨剧。

    【寒雨桐】:不说了,主播,你难道忍心看着风瑾宝宝一根面条吊死在你面前吗?

    【飘飘羊】:县府后院不是还有十来个女人么,问问她们啊。全都是识字能写的,主播你能忍心看着她们吃白饭,啥都不干活么?那都是白花花的粮食啊,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钱的!绝对不能忍??!威逼利诱,一定要干活!她们不肯干活,跪的就是你家谋士了。

    风瑾幽幽道,“昨日静娴遣人过来传书,说是长生思念父亲……”

    姜芃姬忍了半响,道,“我去试一试……”

    等送走了风瑾,姜芃姬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外头又说孟浑过来了。

    “我这里真的没人了!不信你到后院去看看!”

    孟浑懵逼脸,道,“什么后院没人了?”

    姜芃姬轻咳一声,道,“没什么!”

    孟浑这才开始汇报这两日的工作进程。

    要说惨,孟浑这几日也是忙得飞起。

    他每天睡眠不足一个时辰,哪怕连吃饭都是一边赶路一边吃。

    不过他性格太老实了,做事儿总是蒙头苦干,再苦再累也不吭声。

    汇报了工作,他又继续回到岗位奋战。

    姜芃姬长长松了口气。

    她吃了点儿干馒头垫垫肚子,让踏雪给她弄一盆水洗个脚,低头去挑脚上的血泡。

    木屐容易坏,草鞋穿着也磨脚,她这几天爬上爬下,累得不轻。

    这时候,外头传信说徐轲来了。

    姜芃姬:“……”

    不仅是她无言,直播间的观众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一个劲儿说她遭报应。

    【醉斩白蛇羹】:辣鸡主播,压榨员工,遭报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