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众人除了罗越和孟浑两个武人的脑子处于正常水平,剩下几个都是智商破表的人。

    纵然有着时代的局限性,可等姜芃姬提出这个建议,他们都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进而延伸得更为广阔。别人走一步看一步,他们却是走一步看十步,看得更加遥远,想得更深更全面。

    “主公的意思,瑾认为可行?!?br />
    风瑾点点头,他们目前可用的资源太少了,唯有灵活玩转整个大盘,才有发展的可能。

    亓官让和徐轲二人皆是赞同。

    至于罗越和孟浑这两个人?

    他们就是过来旁听的,顺便见识一下正常人和非正常人之间的智商沟壑有多大。

    姜芃姬依旧维持十指相抵的小动作,这个姿势是她上辈子就养成的习惯。

    了解她的人看到她露出这个小动作,便会知道她已经陷入思考状态。

    “我之前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只是方才灵光一闪,突然觉得还能做得更好?!苯M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这还要感谢直播间小伙伴给予的灵感,不然她还真没想到。

    孟浑眼观鼻,鼻观心,认认真真听讲,不懂的等散会之后请教。

    不过罗越显然没有这种觉悟,他问,“不知是什么办法?”

    亓官让轻摇羽扇,替他解惑,“让以为主公方才的主意,应该是想在公家地皮上建房,再以低廉的价格租借给无房无地的百姓,以此减缓压力,既能帮到百姓,又能缓解县府本身的窘境。象阳县地动,百姓伤亡惨重,很多田地也成了无主之物,依照规矩,这都要回收公家?!?br />
    说得有些渴了,他喝了一杯清水,润喉之后继续道,“为了让百姓吃得上饭,不仅要将这些田地重新分配或者租借,还需要统一开垦良田。若是如此,农具与耕牛的需求便会加大,县府租借这些东西的时候,可以加上条件,例如参与徭役的家庭能有些许优惠。如此一来,自然会有百姓踊跃参与。哪怕是本土的百姓,考虑到秋收需要农具,他们会参加徭役的?!?br />
    罗越听后,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认真听了那么久,貌似姜芃姬也没说那么多话。

    这些个文人到底是怎么从十几个字中领悟出几百字的内容?

    大概,这就是智商压制的痛苦吧。

    看到罗越一脸懵逼的表情,直播间的观众忙得不得了,一边抨击主播不人道,跑去古代弄什么房地产,一边截图罗越的表情,配上合适的配词,然后再去直播间发弹幕心疼罗越。

    【杀伐出鞘】:哈哈哈,心疼可怜的罗越,那个小眼神看得我好想笑。

    【护翼小天使】:可怜的孩子还不懂智商被人压制的可悲。

    【我要全渠道推荐】:不慎进入大佬世界的正常人,日常心疼一把。

    罗越丝毫不知自己被十几万人心疼,经过亓官让的解释,他觉得自己明白了这次会议的真谛,不由得对亓官让露出敬佩的眼神,柳县丞不是一般人,人家手底下的人更加不一般。

    徐轲道,“若是用这种办法,的确可以快速恢复民生。入冬之前,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能有房子住,不用畏惧寒冬。此举大善,若能成功,想来象阳县百姓也会对主公彻底归心?!?br />
    姜芃姬却道,“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我现在有了更好的办法?!?br />
    这时候,三人纷纷露出探求的目光。

    “还有更好的办法?”

    罗越继续听不懂,孟浑低头扣着手上卷起的死皮,玩得不亦乐乎。

    明知脑子不够使,何必要强硬找虐呢?

    孟浑觉得自己就是过来凑人数的,建设发展又不是武人强项,智商被碾压也没什么羞耻的。

    “自然,你们听我细说?!?br />
    姜芃姬起身取来一张崭新未裁剪的竹纸,铺陈开来,用炭块字上面作画,不过寥寥几笔,便将整个象阳县城的大致脉络轮廓画了出来,令众人看得更急清楚。

    “如今象阳县已经是百废俱兴,与其在废墟之上缝缝补补,不如彻底一些,分批次将整个县城重建一遍。新的县丞府邸建在中央,以这位中心向四周辐射扩展。象阳县地域广袤,很多地方都搁置废弃,这些地方也要重新利用,建造房屋?!?br />
    她一边叙述,一边用炭块在竹纸上快速绘画,不多时便有了粗糙的规划平面图。

    三人认真看着,时而蹙眉,时而流露出思索的表情。

    因为时代的局限,他们不懂炒地皮的花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想不到其中的益处,只是理解起来需要耗费时间。只要顺着姜芃姬的思路去想,明白其中深意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

    “若是建成之后,这几块地方只租不卖?!?br />
    姜芃姬画完之后又圈了一片地方。

    直播间的观众暗暗骂她太贼,因为姜芃姬圈的这些地方都是“商业区”。

    按照她的规划图来看,以后居住的百姓会越来越多,人口增长自然会带动商业买卖,这些极佳地段的价格会随之飙升,若是地契捏在县府手里,仅凭租金都能维持县府的日??Я?。

    “这些地方则是不卖也不租,但一定要建好。路面平整宽阔,环境清幽宜人,治安一定要完善。我打算在这里统一建造府邸,规模么,以两进三进为主,精巧雅致便好……”

    姜芃姬指了指自己刚圈出来的一片地方。

    如今大灾刚刚过去,县府能收回不少地契,但如今这些地契并没有丝毫价值,唯有整个大盘流通之后,地契的价值才会上升。但这个增值速度她并不满意,因为这些地契可以上天!

    徐轲慢慢眯起了眼,作为内政人员,他倒是有些明白自家主公的意思了。

    现在这些地方的地契还分文不值,可等整个象阳县格局形成之后,它们将会变得寸土寸金。

    规划结束,蓝图已经摆在众人面前,可想要完成它,还需要众志成城!

    风瑾三人想了想,分别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将这个粗糙的目标变得更加完善。

    纵然几人都讲究效率,整个会议下来也耗费了半个时辰,茶水都换了两次。

    最后,姜芃姬负责派分任务。

    “孝舆,你去统计一下具体人手,写好徭役招人榜文。每日工钱日结,三成用铜钱支付,其他七成则用蒸好的馒头或者杂粮代替?!苯M姬道,“各项细节都详细写好,派遣识字的人宣传一番,务必让百姓理解其中深意,避免不必要的误会?!?br />
    徐轲作揖道,“谨遵主公之令?!?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