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地动的震源在上京附近,所以上京城的损失最为惨重,偌大都城化为废墟,孤魂遍野。

    象阳县在奉邑郡边缘地带,距离震源有些距离。

    地动发生的时候,这里的震感并没有上京那么强烈,损失没有上京城如此惨重。

    只是地动发生的时间太过气人,三更半夜谁不睡觉?

    所以,仍有万余百姓在睡梦之中上了黄泉路。

    经历地动的折磨,再被青衣军摧残,如今的象阳县百废待兴,亟待重建。

    若能从高空俯瞰,众人能发现这地方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建筑处于报废状态。

    面对满目疮痍的象阳县,姜芃姬收拾收拾心情,令部曲与禁军紧急清理废墟建筑。

    不管如何,总要给上京城的百姓留出露宿的地方。

    她捏了捏眉心,想到象阳县的情况,不由得吐槽,“这个象阳县,不比上京好到哪里去……”

    风瑾小睡一会儿,如今已经养了一些精神。

    他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先贤圣人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万事开头难,象阳县如今便是一个烂摊子,想要在废墟之上重建,难而又难??芍鞴羰枪苏獾揽?,必将一飞冲天?!?br />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她又不是窜天猴,上什么天。

    不过风瑾的话还是让她心情好了一些,大手一挥,招来几个手下开会。

    她不爱耍什么虚的,也不喜欢听没有营养的废话,所以她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经过地动以及九将军那支青衣军的肆虐,如今的象阳县可谓是一穷二白,满目疮痍?!?br />
    姜芃姬开了头,众人分别坐下,桌前只有清茶淡水,说得口渴了润润喉。

    “细节先不谈,我们如今主要面临的难题便是重建象阳县、招兵招工这两项,为的就是加强象阳县县城的防御。重建象阳县城的同时,我们要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青衣军的规模远比我们想象庞大,更别谈与青衣军一丘之貉的红莲教,这些都是象阳县潜在的隐患和敌人。如今,我们谁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苯M姬最后这句话,怨念颇深。

    众人深以为然。

    只是,不管是哪一项,全都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偏偏姜芃姬现在穷得很。

    这个穷,并不是指她缺粮或者缺钱,她缺的是人!

    感谢直播间观众慷慨解囊,打赏援助她金钱,她又暂时困住了系统这个小妖精,手里的人气积分足够她挥霍,让她能轻松养这几万人。不说吃得多好,至少不会饿死。

    至于钱?

    她之前“借”了上京那么多户人家的钱,累积起来十分可观,足够她撑到今年冬天。

    她又道,“昨夜派人清点了俘虏来的青衣军,人数有一千七百八十一,其中九成都是十三岁到三十岁的青壮。象阳县的人口,我也翻查了县府里面的资料,满打满算,青壮有五千到一万,再加上跟随我们来的上京百姓……若让他们全部投入徭役,我想只要做好详细的计划,按部就班执行,入冬之前重建象阳县在,这并不是不可能?!?br />
    闻言,罗越死死拧紧了眉头,“徭役?”

    风瑾悠悠道,“主公的意思应该是有偿徭役。百姓出力,主公出钱和粮。既能保证百姓温饱,又能重建象阳县。主公如今又不富裕,家产有限。但她作为县丞,纵然百姓什么都不做,主公也不能任由他们饿死,粮食该给还是要给。与其如此,还不如给人找点儿事情做?!?br />
    徭役本就是无偿的体力劳动,如今百姓生活困顿,食不果腹,若是再让他们无偿劳作,姜芃姬的好名声可就要全毁了,哪怕旁人让她这么做,她也不可能如此作死。

    特殊时期,以工代赈本身就是个极好的办法。

    她曾经就这么做过,所以风瑾等人并没有会错意。

    当然,无偿徭役早已经深入人心,罗越会误会也正常。

    “纵然如此……愿意响应的百姓,恐怕也不多,特别是象阳县本地的百姓?!?br />
    亓官让摇着羽扇,眉宇间带着疲倦,然而一双眸子却灼灼有神,继续用略显讥诮的口吻道,“他们家中有钱有储粮,待入秋之后还能收割秋粮,并不缺徭役劳作所给予的粮食?!?br />
    青衣军肆虐,抄了很多富户乡绅的家产,抄一家就吃饱饭了,根本看不上普通老百姓的。

    所以百姓家中还有储粮,有一定底气,根本没有必要出卖劳力,拒绝徭役的可能性很高。

    说完,亓官让还低声地嗤了声,眸光带着些许鄙薄。

    孟浑听了,小声提建议,“要不提高酬劳?”

    姜芃姬的眼神很无奈,她就那么像土豪么?

    “你家主公我穷,哪里能提供这么多酬劳?房子又不是为我盖的,他们……”她十指相抵,嘴上吐槽道,倏地想到什么,心中有了主意,“不过,倒也不是没办法。象阳县因为地动坍塌的建筑不计其数,很多房屋和地盘都空出来。若无家人继承,按照律法要收回充公的……”

    听了她的话,风瑾几个露出所有所思的表情。

    然而,有人反应比他们更快!

    直播间的观众受够买房的痛苦,没想到看个直播,竟然也要受到伤害。

    【曲儿】:震惊!历史上资格最老的房地产商竟然是她!

    【营养快线】:要是象阳县彻底建设起来,成为乱世之中的安居,我想那些地皮能贵上天。

    【醉斩白蛇羹】:呸,之前是哪位仁兄说古代房子便宜,想要穿越古代当包租婆,躺着吃房租?看看,你们看看,主播要搞房地产了,房子价格能上天。别说买房子当包租婆了,穿越到古代还是得当房奴。沃日!

    姜芃姬扫了一眼弹幕,颇感无辜,她一开始还真没想那么多。

    她没事炒房炒地皮做什么?

    她只是想要在无人地皮上盖房子,然后参加徭役的人家能用低廉的租金入住,以后还有一定的减税优惠,还能用比较低的价格向县府租用农耕器械和耕?!南敕ê艿ゴ堪?。

    不过现在么……似乎还能再延伸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