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此时,三人脑海中默契地冒出这俩字眼,内心情绪激荡难平。

    风瑾与亓官让的表现还算沉稳内敛,并没有太明显的表情,徐轲直接激动地站起身来。

    因为激动,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确定城门之上的首级是青衣军匪首?”

    报信的禁军抱拳道,“小的特地装扮成普通百姓,去往象阳县西城城门探查消息,发现城门已开,城门上的守卫并非青衣军而是柳县丞身边的亲卫。小的唯恐有诈,徘徊之后询问出入城的百姓,那首级确确实实是匪首无疑?!?br />
    得到这个消息,徐轲长长松了口气,整夜担忧的疲倦涌了上来。

    眼前蓦地黑了一下,脚后跟不由自主地向后一踉跄,险些没有站稳。

    所幸亓官让就在身侧,伸手扶了一把,这才令他免于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惨状。

    风瑾对着特地赶来的罗越道,“烦请罗教头下令拔寨起营。郎君刚拿下象阳县,仅凭手中那点儿人手恐怕镇不住场子,为免青衣军余孽出逃唤来救兵,还请罗教头速速带人去支援?!?br />
    罗越道,“这本是罗某人应该做的,怀瑜先生不必如此?!?br />
    得知姜芃姬顺利拿下象阳县城,跟随而来的百姓情绪激动,不少人双手合十,虔诚地感谢诸天神佛。拿下象阳县,这意味着他们即将有了落脚之处,说不定从此扎根于此。一路行来,姜芃姬并没有让百姓吃多少苦头,但相较于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们更加喜欢安稳舒适的环境。

    收拾包袱行囊,百姓跟随禁军向着象阳县城慢慢靠近。

    风瑾稍稍修整外貌,令自己看着干净清爽,这才爬进魏静娴坐月子的马车。

    要说众人之中谁的日子最好,估计就是魏静娴母女了。

    “为夫靠着小憩会儿——”

    车厢内只有妻女,风瑾又实在是累惨了,略显慵懒地靠着车厢。

    他一腿屈膝支起,一腿弯曲蜷缩,缩小自己占用的空间,眼皮子沉重得像是灌了铅水。

    他还算好,可以摸到夫人这里偷一会儿懒,稍稍眯一眼,徐轲和亓官让只能强撑精神骑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侍女静心服侍下,魏静娴的月子过得还不错,身体恢复情况也很好。

    她今天很有精神地靠着凭几,半坐起身,“这是要入城了?”

    昨晚入眠之前,她隐约听到姜芃姬要带人夜袭象阳县城的消息。

    若是姜芃姬失败了,自家夫君绝不可能是这般如释重负的表情。

    如今拔寨起营,唯一的可能便是姜芃姬赢了,她带着人攻下了象阳县!

    魏静娴聪慧机敏,她没有特地打听,从细微之处推出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嗯?!狈玷谱彭?,微微点头,呼吸逐渐平稳起来。

    魏静娴见他身子随着马车颠簸而震荡,根本睡不好。心下一软,她悄悄将熟睡的长生放到睡床上,然后伸出手扶着风瑾枕着自己的腿。风瑾察觉到动静,中途睁开一次眼,见是妻子,他便重新阖上眸子,侧首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姿势,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这辆马车是柳府特制的,减震系统十分好,睡在马车上也感觉不到多少颠簸感。

    亓官让骑着马,左右环顾不见风瑾人影,心中郁闷,不停扇着羽扇。

    “唉——人家有娇妻爱女,让也有,待遇却如此悬殊?!?br />
    风瑾偷摸着去睡觉了,他还要死死睁着沉重的眼皮,忍住困意,想想都苦。

    徐轲一扭头,看了眼后头那辆平稳行驶的马车,幽怨道,“轲家中也有爱妻?!?br />
    然而,他不还是跟亓官让一样——不是单身狗,胜似单身狗?

    两个男人对视一叹,然后默契错开视线。

    这种时候还被人家夫妻恩爱秀一脸,感觉自己受到了万吨伤害。

    因为带着近两万的上京百姓,整个队伍行进速度自然不快。

    待到日头高升,他们才看到蛰伏在地平线上的象阳县城。

    看到这座城池,两人内心都生出同一种感慨——

    今生风云,从此而起!

    “驾——”

    另一处,姜芃姬看了看日头,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

    于是,她让人打来一桶清水,将身上的血污尽数洗去,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若不是周身萦绕着些许血腥气息,不管是谁看到她都要赞一句“俊郎年少”。

    “走,去城外迎接孝舆他们,我估摸了下时间,想来他们也快到了?!苯M姬对着忙碌一夜,黑眼圈都要熬出来的孟浑欢快道,“等他们来了,手头的事情就有人分担啦?!?br />
    孟浑原本颓靡的精神,听到后半句,立马精神振奋,下意识挺直了腰杆。

    她带着二十来个部曲在西城城外等了一刻钟,视线内出现亓官让和徐轲的身影。

    两人面容疲倦,他们估计也是一夜未睡。

    见此,她脸上露出了浅淡的笑意,眼神闪烁,忍不住激动,策马上前。

    “你们终于来了!”

    亓官让和徐轲拉紧了缰绳,下马对着她作揖到底。

    “主公!”

    姜芃姬将他们扶起,笑道,“不用多礼,辛苦你们了。一路劳顿,先进城小憩修整一会?!?br />
    亓官让神色认真地道,“让无妨,小小辛劳,不足挂齿。主公刚刚拿下象阳县城,人心未稳,还有诸多事宜未解决。为防意外,还是先稳住形势,将身后跟随主公的百姓安排妥当?!?br />
    徐轲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现在的确很困,但还是正事要紧。

    围观全程的直播间观众表示喜闻乐见——

    两位谋士走过最长的路,绝对是自家主公的套路!

    更有观众义正言辞地谴责。

    【曲儿】:#笑哭,主播,这么压榨两个战战兢兢的手下,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羽毛党头顶青天】:主播冷漠脸回答,当然不会痛。压榨员工是每一个老板的基本功。

    【上厕所用手指】:啧啧,本宝宝追主播的直播间三四年了,从未发现她有那种东西。

    姜芃姬忽略了那些弹幕,她良心当然不会痛。

    “诶,怀瑜呢?”

    扫了一眼,没发现风瑾。

    亓官让用羽扇指了指身后的马车。

    姜芃姬看了眼马车,悠悠感慨,“有媳妇儿疼,真好?!?br />
    面前两个已婚男士膝盖一疼。

    主公,这话扎心了!

    这是有媳妇,然而没人疼的已婚男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