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儿】:臣下曲诗雨,拜见主公!

    【老司机联萌】:末将万志新,拜见主公!

    【抠着脚吃饭】:微臣刘芳芳,拜见主公!

    【羽毛党头顶青天】:末将莫毛毛,拜见主公!

    当孟浑对着姜芃姬下跪,口称主公之时,直播间像是沸腾了一般,无数观众跟着附和。

    他们都知道这个直播间是宫斗直播间,主播也曾说过她拒绝宫斗,立志问鼎九五,可几年过去了,她始终没有动作,不少观众甚至恶意揣着,姜芃姬只是说大话而已。

    如今孟浑的举动,无疑是一个预示——

    从今夜开始,他们的主播真的要准备上天了。

    姜芃姬唇角微扬,冷硬的面庞多了些许暖意,起身将孟浑扶起,道,“今夜,辛苦你了?!?br />
    孟浑顺势起身,不禁咧了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主公这话可就不对了,要说此番攻城谁的功劳最大,当属主公,属下不敢独揽?!?br />
    自从当年反叛孟氏,孟浑觉得今夜最为畅快,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体内鲜血沸腾。

    纵使身上满是血污,鼻尖还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腥臭,可他却觉得从头到脚都舒畅无比。

    若是换成旁人,或许会以为孟浑这番话只是拍马屁,但姜芃姬却知道他是发自肺腑的敬佩。

    唇角笑意渐浓,眸光带着暖色。

    “属于你的功劳,谁都抢不走。这颗人头,让人挂到城墙上。文证他们看到了,自然明白?!?br />
    说着,她抬腿踢了一下九将军的人头。

    那颗头一咕噜滚了下来,好似皮球一般。

    孟浑点点头,道,“属下这就去办?!?br />
    “青衣军俘虏有多少?”姜芃姬喊住孟浑,说道,“此次攻城,不知折损了几员部曲,加上罗越教头那边的一千禁军,满打满算也就两千。青衣军一万人尚不能守城,我们这点儿人更加磕碜。若是有愿意投降的青衣军,可以暂时考虑收编,以稳定局势为重?!?br />
    孟浑面上有些讪讪,他觉得吧,这次俘虏的人数,估计连两千都悬乎。

    青衣军人员过万,白日被诱出城三千,全部歼灭在龙虎栈道,姜芃姬一人带领五十余部曲,杀掉的青衣军就接近五百,他分兵带领其他部曲埋伏西门附近的青衣军,估摸着灭了有小三千,九将军授首之后又吓跑了一群……这么一算,剩下来被俘虏的青衣军,人数不超两千。

    姜芃姬见他表情,心中一动,道,“只是暂时收编,充一充门面?!?br />
    孟浑道,“充门面?”

    “嗯,象阳县虽然攻打下来了,但难保不会有第二支青衣军过来捣乱,此时需要人手。等象阳县局势稳定了,我打算重新招兵,挑选标准严苛一些,兵贵在精不在多,要养就养精兵?!?br />
    孟浑明白姜芃姬的意思,心中松了口气。

    “那主公打算如何处理乱匪的尸体?”

    经历了上京地动,孟浑对尸体有些忌讳,生怕尸体腐化之后弄出疫病或者污染水源。

    姜芃姬眉头也不抬地道,“直接运送到城外烧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我们人员不足,接管象阳县之后,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哪里有多余的人手给他们挖坑埋葬?如今又是炎热天气,尸体放久了容易腐坏,尽早处理就行。记得,运到偏僻的地方处理了?!?br />
    火烧,孟浑对此没有多少抵触,毕竟那是敌人的尸体。

    “对了,让人给你打些水,把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不然等伤口化脓了,平白受罪?!?br />
    姜芃姬身手好,别看她形象狼狈,全身是血,但那些血都是别人的。

    孟浑还属于正常人范畴,又是深夜混战,他又凶猛不惧死,作战英勇无比,手臂、肩胛骨、后腰等位置都添了伤口,要是不好好处理,等伤口化脓或者感染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孟浑听后,心中一暖。

    他道,“多谢主公关心?!?br />
    孟浑提着九将军的首级,走到门口唤来一名部曲,让他将人头悬挂在西城城门。

    “多遣百人守好县府,护卫主公安危,今夜全都打起精神,不可有丝毫疏忽!”

    尽管象阳县内的青衣军已经覆灭大半,但也不能排除他们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是!”

    另一厢,姜芃姬绷紧的神经松缓下来,并没有休息的意思,今夜注定难眠。

    她没有去处理自己的形象,反而招来一人。

    “之前在厅内的女子全都去哪里了?”

    那个部曲脸色一红,道,“郎君可要见见她们?”

    姜芃姬眉头一挑,道,“喊主公?!?br />
    部曲连忙改口,又问了一遍,“主公可要见见她们?”

    “嗯?!苯M姬点头。

    她冲杀进来的时候,不仅注意到九将军等人,还注意到厅内有二十多个衣衫不整的女子。

    那时候情势太混乱,姜芃姬顾不得她们的安全,如今安定下来了,总该安排好她们的去处。

    部曲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哪怕脑袋上悬着严明纪律,也难保不会有人见色起意。

    毕竟,这些部曲大多都是土匪出身。

    土匪是什么德行,姜芃姬了解得很。

    不多时,被关押在偏厅小柴房的女子都被带了过来,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有些人表情沉默,有些人瑟瑟发抖,有些人从表情到眼神都是木然,好似一具只会行走的傀儡。

    姜芃姬端坐上首,那些女子认出她的模样,想到她之前杀人时候的狠厉,越发瑟缩了。

    “主公,人都已经带到了?!?br />
    姜芃姬扫了一眼所有女子,再将目光挪向那个部曲。

    她语气平淡地问,“你们可有欺负她们?”

    对方脸色白了一下,低声道,“欺负倒是没有……就是推搡的时候,难免会碰到一点点……”

    部曲内部纪律严明,谁敢违反,后果极重,他们还是有分寸的。

    不过但凡成年男子,总有一些生理需求。

    姜芃姬也不是不近人情,她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当清修寡欲的和尚。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她跟孟浑知会过,每个部曲每月都能轮休一日,这一日时间由他们自由分配。

    只要不是杀人斗殴打架,违反三申五令的纪律条例,其余不管。

    当然,要是违反了她定下的条例,下场也绝对凄惨。

    “你还算老实,下去吧。搜一搜县府里头有没有厚实点的衣裳,给她们拿来?!?br />
    那个小伙如蒙大赦,忙不迭地下去了。

    出去之后,他暗暗抬手抹了一把额头,长舒一口气。

    面对孟浑总教头,他还能维持镇定,面对主公,简直连说话都打磕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