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之前说过,这个时代的百姓多半都有夜盲症的毛病,大部分青衣军在黑夜中若没有火把照明,几乎等同于瞎子。一群瞎子在部曲眼中,不过是移动的人肉靶子罢了。

    “他们去哪里了——”

    “找到了没有?”

    “没有找到!贼子已经逃了?”

    “再去那边找找——”

    “贼子在哪里?一有消息,立刻回禀?!?br />
    随后赶来的青衣军高举火把,将这片地方照得恍如白昼,然而除了数百具尸体,根本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青衣军人心惶惶,愤怒的同时,对神出鬼没的敌人产生了不可抑制的畏惧。

    孟浑看到青衣军分批赶来,蓦地一笑,下令继续埋伏,上弩,瞄准。

    嗡嗡嗡——

    黑暗之中,夺人性命的箭矢咆哮而出。

    这次没有瞄准火把,而是瞄准举火把的青衣军脑袋。

    噗——

    死者连短促的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股死寂的凉意从脚底蔓延全身,瘫软在地。

    “他们在这——”

    有人察觉到动静,正要高呼示警,却不想步了同伴的后尘。

    改良弩的射程给部曲带来极大的远程优势,今夜的天色更是昏暗一片,月亮笼罩在浓重的乌云之后,他们埋伏在黑暗之中,又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青衣军根本摸不到他们。

    可以说,部曲这边稳稳占了上风。

    几次偷袭埋伏,躺在各条巷道内的尸体已经堆积一片,流淌出来的鲜血汇聚成了“小溪”,顺着石板缝隙淙淙流淌。夜风吹拂,带来浓郁的铁锈味,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惨烈战况。

    青衣军不断赶来,不断死亡,亡魂数目不断增加。

    在这般强大的死亡威胁下,不少人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失了冷静。

    他们曾经都是拿着锄头、老实耕地的百姓,如今被人怂恿,拿起了柴刀和扁担成了施暴的暴民,奈何快活的生活没有过几天,勾魂使者已经来到身边,将他们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带走。

    很快,将轮到自己!

    看着箭囊中的箭矢已经耗尽,孟浑啐了一口唾沫,刷的一声拔出腰间大刀。

    眼神凶戾,持刀从房檐跳下,“上!”

    “啊——”

    惨叫声响起,一个青衣军的头颅被人从上至下劈成两半,脑浆和鲜血喷溅而出。

    孟浑抽出刀,马不停蹄地砍向另外一名青衣军,身后有更多的部曲冲了上来。

    一时间,巷内混战成了一团,惨叫声响彻开来,片刻未曾停歇。

    直接拔刀作战,杀人远没有远程射击快,但无疑,这么做更加惨烈。

    部曲众人知道如何配合作战,青衣军则像是无头苍蝇,身上连防御性的装束都没有。

    哪怕青衣军人数多余部曲,可战况依旧呈现一面倒的态势。

    附近的百姓听到外头的杀喊声,哪里还能睡得香?

    地动之后,本就贫穷的象阳县满目疮痍,不少人死于地动,百姓衣不果腹,县府却无动于衷,直至象阳县被攻陷,青衣军犯下累累罪行,象阳县的百姓已经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家家户户紧闭门扉,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不肯迈出大门半步。

    如今青衣军和不知名的陌生势力混战,许多人只能瑟瑟发抖地躲在家中,将大门死死抵住。

    半刻钟之后,杀喊声渐渐低沉了下来,空气中的血腥味却越发浓重。

    此时,一声声兴奋的高喊传遍了街头巷尾。

    “敌匪授首,降者不杀!”

    “敌匪授首,降者不杀!”

    “敌匪授首,降者不杀!”

    高亢的声音好似接力一般,经由一个一个部曲的口,传遍了整个象阳县。

    已经杀红眼睛的孟浑听到这话,刷的一声将自己的刀从一具尸体心脏处拔出来。

    不仅是他,大部分的部曲已经杀得忘了时间。

    这一兴奋的消息传入耳畔,将他们的理智拉回。

    定下神,许多人发自己的双臂已经酸胀无力,肌肉胀开,使肌肤绷得发疼。

    有些部曲大口大口喘着气,有种逃出生天的畅快感。

    有些人甚至脱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嫌地上有多少人的血。

    他们大多都挂了彩,受了伤,但是相较于死亡而言,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此时,还站着的青衣军已经寥寥无几,大部分不是死亡,就是受了重伤苟延残喘,至于那些还在赶来路上的,听闻九将军已经被斩首,先是茫然无措,然后丢下武器拔腿就跑。

    当然,最后还是有千余人被俘虏,这些人都是“战利品”!

    孟浑定了定神,对着身边的部曲道,“收拾战场,给受伤的兄弟包扎伤口。至于已经阵亡的兄弟……记得收殓他们尸体,以后也方便入土为安?!?br />
    这些部曲,不仅仅是姜芃姬的私兵,更是孟浑一手带大的“孩子”。

    他在部曲上耗费了数年心血,损失一个人,他都心如刀绞。

    可作为一名将士,他明白一个道理——生而为将者,战死沙场,此是荣耀。

    孟浑面无表情地挥了挥刀,将刀面染着的血甩到地上,然后收回刀鞘。

    他需要尽快和郎君会合,稳住情势,免得青衣军余孽临死反扑。

    此时,姜芃姬带走的五十余部曲已经占领县府,把守县府出入口以及各处要道口。

    诸人见到孟浑带人过来,纷纷行礼。

    孟浑开口问,“郎君可是无恙?”

    两个护卫一脸崇拜地道,“郎君无碍,正在厅内等着您?!?br />
    孟浑点头,深吸一口气,抬脚踏入大门。

    县府依旧灯火如昼,蜡烛还未燃尽,早已冰凉、流尽鲜血的尸体还都躺在地上,无人收殓。

    他看也不看,直接越过那些残肢断骸,径直向前走去。

    姜芃姬端坐上首,九将军的头颅放在一侧,一双眼睛始终睁着,死不瞑目。

    满室的血污配上奢华的装饰,下方食案上还有未吃完的美食美酒,显得格格不入。

    直播间的观众不停想要跟姜芃姬对话,弹幕刷屏一般飞驰而过,她依旧无动于衷。

    自从稳定县府局势,她便端坐上首,似乎在等什么人。

    孟浑大步流星走来,对着姜芃姬猛然跪下,声如洪雷。

    “属下孟浑,拜见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