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将军猛地站了起来,身高逼近八尺,魁梧得好似一座肉山,手臂和额头的青筋暴起。

    他哼了一声,粗犷的面容略显狰狞,两手一抓,抓过两把巨大的铜锤。

    这时,厅内的其他下属纷纷醒过神来,恍惚发现外头的动静,他们一个一个顾不得温香软玉,随手抓了一把衣裳披在身上。只是之前喝得高了,胡闹得久,现在双腿还有些软。

    九将军直接光着膀子,大力推开扇门,正巧一颗人头飞到他的脚下,滚了两圈。

    他低头一瞧,那颗透露正好面向他,一双无神的眼睛瞪得老大,看得人汗毛倒立。

    “呦,真是大鱼!”

    这时,一声戏谑传入耳畔,九将军对其怒目而视。

    姜芃姬连番作战,整个人都被粘稠的鲜血染了一遍,看不出原来的样貌。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平日青衣儒衫的士族风雅,仅剩满身凶戾煞气,宛若十八层地狱爬出来的厉鬼。

    “你是谁?洒家不杀无名之辈!”

    九将军此时还是信心满满,因为他看得出来,姜芃姬并没有带多少人。

    姜芃姬的身材和个头很有迷惑性,在很多人看来身体越魁梧,力气越大,杀伤力也越大,依照这个标准来看,姜芃姬就该是风一吹就飘走的纸人儿,不足为惧,他自然不会真正重视。

    相较于姜芃姬,他更加在意她周身护着的一圈人,一个一个都是打架杀人的好手。

    姜芃姬啐了一口血沫,露出肆意邪笑,眸光似乎闪过一丝猩红。

    她没有言语,反而足下一蹬,逼身上前,瞬间就拉近了自己和九将军之间的距离。

    一言不合就开打,战场这个地方,谁还管那么多套路。

    要么死,要么活。

    九将军原本还想拿乔一番,没想到姜芃姬根本不按理出牌,懒得跟他废话。

    他下意识抬起手中巨锤,挡住那道锋利的刀芒。

    蹡——

    耳边传来令人牙酸的撞击之声,一击之后,在长满铁刺的铜锤上留下一道极深的痕迹。

    九将军心中骇然,右手虎口开裂,撕开的伤口渗出粘稠的猩红血液,染满了手心。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巨力,他险些握不住锤柄。纵然如此,他庞大如山的身躯也被震了一下,强行倒退三四步,要不是最后稳住了重心,恐怕他已经踉跄倒地,颜面无存了。

    九将军正骇然不已,姜芃姬单手握刀,左手迅如闪电,从腰间抽出一柄一尺来长的刀,噗的一声,雪白的刀刃扎进某人的脖子,这人想趁她力有未逮的时候偷袭,没想到先断送小命。

    九将军被震退,稳住重心的这一息时间,姜芃姬一连收割了两条人命。

    “都、都冲上去——拿下他!”

    九将军虽然是土匪,平日里也是杀人盈野,恶贯满盈,但哪里比得上姜芃姬?

    面对姜芃姬势如破竹一般的强攻,哪怕是九将军也忍不住怂了一下。

    几个下属也想要靠着人数优势拿下姜芃姬,立下大功。

    毕竟她已经脱离了部曲的?;?,进入了他们的包围圈。

    只是,有的时候实力跟人数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哪怕九将军这里的人比姜芃姬多,但这并没有卵用,她一个打上百个都不怵。

    她的后背像是长了眼睛,众人的偷袭根本起不到半点儿作用,手中的刀更像是阎王爷的勾魂镰刀,一刀扎进心脏、太阳穴或者脖子,简简单单就带走一条人命。

    九将军退无可退,举着两把巨大的重锤袭向她的脑袋,只见她猛地仰身后翻,双足同时用力,身如游鱼般滑身向后,右手的横刀携卷着巨大的力道砍向九将军的膝盖,齐袭断其双足。

    一手撑地,双足踢中偷袭者的手腕,再旋身站稳。

    左手持刀抹向九将军粗壮的脖子,鲜血喷溅,头颅还未落体,被她一把抓起了发髻。

    鲜血从伤口喷流,染满了一地,九将军的眼睛还死死凸着眼眶,表情带着震惊与骇然。

    至于他的身躯?

    双膝被拦截斩断,脑袋分了家,剩余的躯体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姜芃姬站在厅内,右手抓着九将军的脑袋,高声喝道。

    “敌匪授首,降者不杀!”

    那些还想动手的,被她毫不留情地取了性命。

    其他人战意全无,几乎被杀破了胆子,只能不甘地放下了武器。

    此时,静寂的直播间猛地爆发出无数弹幕。

    看到姜芃姬陷入敌人的包围圈,直播间的观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险些忘了呼吸。

    见她身形矫健,应付敌人游刃有余,又不由得为她喝彩,有的人甚至激动得涨红了脸。

    哪怕是看最为精彩的武打片,他们也没有过这般热血激动的视觉享受。

    因为他们知道,电影再真实,终究还是假的,直播间的一切全是真的。

    姜芃姬在打仗,宛若高空悬走钢丝,一个不慎便是万丈地狱。

    她不想被敌人砍了头颅,只能去砍下敌人的脑袋。

    从县府门口到这间厅室,一路之上躺满了残肢断骸的尸体,鲜血流了一地,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众人的鼻腔,那些侥幸活着的青衣军纷纷缴械投降,再也没有丝毫战意。

    就在姜芃姬带人攻入县府之前,孟浑那边也拉开了战幕。

    西门附近的青衣军闻讯赶来,人越来越多,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敌人偷袭城门之后,不但没有离开这片区域,反而派了大量兵力蹲守埋伏,等待他们落入渔网。

    射箭是每个部曲的必修课,一日下来,他们至少要耗费一个时辰专门训练这个项目。

    每天刻苦训练,改良弩上还有不断改进之后的瞄准器,辅助他们提高射中率,这般条件之下,部曲众人还算不上是神射手,但也能做到指哪儿射哪儿,准头达到九成以上。

    如今,他们的目标不是一个一个攒动的青衣军人头,而是……

    孟浑以手势为令,部曲扣下悬刀,箭矢弹射而出,青衣军的火把被射落在地。

    巷道之内,只余零星火光,照耀的地方有限,其他全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这一突如其来的黑暗令不少青衣军乱了阵脚,下一秒,等待他们的便是如潮箭雨。

    不仅这里,另外几处前后脚上演着同样的戏码。

    青衣军临死前的惨叫声直冲天际,不停有人中箭倒下,不多时,地上已经全是青衣军的尸体,待几轮射击之后,部曲埋伏的地方也暴露了,这几处的惨叫声引来了更多的敌人。

    未免增加伤亡,孟浑见状,下令且战且退。

    “暂时后撤!”

    战略性后撤,只为了更大的胜利,以及最小的伤亡。

    青衣军,咱们慢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