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说姜芃姬有着极重的赌徒心理,这话可是不假,她与孟浑兵分两路,实际上她这里只带了五十余人,其余九百多部曲皆由孟浑带领,埋伏在去往西侧城门的必经之路。

    要是风瑾知道她仅带着五十余人就敢挑县府,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晕过去。

    直播间观众不知道风瑾会不会气晕过去,但他们觉得自个儿的心脏已经受不了了。

    他们知道主播大胆,可从未想过这人胆子会大成这样,直接绕道强攻县府。

    【主播V】:擒贼先擒王,虽然我一直觉得这话有些扯淡,架不住这个时代的人吃这套。

    换做姜芃姬那个年代,别说什么擒贼先擒王了,哪怕是一个军团长战死,没有停战指令,底下的兵士都不可能停止战斗,军团长作为首领,的确是他们的信仰,但却不是唯一的信仰。

    【营养快线】:但是……我是说但是,要是青衣军的首领不在县府怎么办?

    这条弹幕刚发出来,立马就被无数观众的弹幕淹没。

    【老司机联萌】:握草大妹子,这种时候别说这样立flag的话,吓死人哦。

    【用手指擦屁屁】:呸呸呸——这些话都呸出去,不吉利!

    【青衫磊落】:千万别说这种话啊,要是不小心成真了,主播狗带了,你让那些等着戒毒的人怎么办?主播这个直播间可是拯救了无数误入歧途的少年、青年和中年。

    姜芃姬这个直播间刚出来的时候,一度没人相信所谓的穿越,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直播间已经炙手可热,甚至引发了观看热潮,奈何直播间人数有限,每一个坑都是无比珍贵的。

    在直播间出现之前,穿越以及异世界都是小说中的词汇。

    如今梦想成真,吸引力可想而知。

    很多人抢不到直播间的坑,他们只能去专门的官方网站看录播视频。前段时间有一个外国留学生小伙儿因为直播间上热搜了,理由便是他对直播间日思夜想,竟然戒掉了顽固的毒瘾!

    看直播,戒毒瘾,这已经成了一个广为人知的梗。

    姜芃姬轻笑,她如今游刃有余,不仅行动不受阻碍,甚至有精力去翻看弹幕记录。

    【主播V】:县府肯定有大鱼,你们没发现象阳县入夜之后一片漆黑,家家户户没有点灯,不是他们穷得点不起,更大的原因是不敢点,唯一亮着的地方,那个方位便是象阳县县府!

    一般人家,要等夜幕彻底降临之后才舍得点灯,像是夜色还未完全暗下就点上灯的,一般有两种情形——有钱任性,家里不差那点儿灯油钱;宴请宾客,事出有因。

    姜芃姬之前在城墙上看了一眼城内的情况,县府几乎灯火通明,隔那么远也能看到光亮。

    想想青衣军的行为以及所谓九将军的嘴脸,几乎不难推断。

    所以,她赌了一把,赌县府有大鱼!

    观众们表示那很棒棒哦,主播你这么任性,不怕回去被诸位谋士挨个批斗么?

    【抠着脚吃饭】:唉,提个建议。以后主播的属下别喊你主公了,喊你小公举好了。

    任性这个毛病,连真正的公主都拍马难及好么!

    这个弹幕跳出来,复制党激动地复制,满屏幕的小公举看得姜芃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鬼才郭奉孝】:不想明年清明节给主播上坟烧香,你们就别发弹幕分她的心了。

    如此紧张的时刻,这些观众捣什么乱。

    这话还是有用的,弹幕慢慢减少,直至屏幕一片清爽。

    这时候,姜芃姬等人也已经接近县府。

    西侧城门有敌袭的消息刚刚传到这里,她冷笑着开弓,一箭射杀正要开口的报信兵。

    县府门口的守卫正要听报信人说什么,下一秒却看到对方脖子穿过了一支箭矢,磨得尖锐的箭头滴答滴答流着血,报信兵双目圆睁,眼球几欲脱出眼眶,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死了。

    守卫见状,气沉丹田要高喊敌袭,然而“敌——”还未脱口,心脏和大脑已经被洞穿。

    此时巡逻的守卫听到动静走来,堪堪将敌袭二字喊出口,随后步了同伴的后尘。

    姜芃姬带着部曲翻墙而过,院内的青衣军人数众多。

    她冷笑着收起长弓,一把抽出腰间横刀。

    不管是近身作战还是远程暗杀,这些赶鸭子上架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姜芃姬冲在最前,长刀刀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银白的光,然后带出一团喷溅的鲜血。

    直播间观众的视角跟着姜芃姬移动的,他们激动振奋的同时,又为姜芃姬的狠辣感到胆寒。

    往??吹缡泳?,主角一刀砍死一人,顶多是在人胸前划个刀伤,然后人就死了,可姜芃姬这里又不是演戏,像电视剧那般浅淡的刀伤,怎么可能要人命?

    她一刀下去,直接将人身体分成了两半,说是砍瓜切菜也不为过,众人无法想象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儿。

    直播间的观众无法想象,跟随她的部曲更是不敢去想。

    姜芃姬下刀快很准,每一刀都是冲着对方的命脉,一刀下去,直接砍飞脑子或者将人上身一分两半,鲜血不仅染上了她的刀刃,更将她的手、衣裳、脸全部洗成了血色。

    “敌袭——”

    “有敌人——”

    “拦住这些贼子——”

    县府的青衣军一边高声喊人,一边试图阻拦来人的步伐,无一例外,身体分家。

    不过是从大门到一进门的距离,院内已经躺满了四五十俱尸体,一刀毙命的青衣军,基本都是姜芃姬杀的,那些尸体看着完好,躺在地上挣扎一会儿才咽气的,则是部曲的杰作。

    再锋利的刀,想要一刀将人体砍成两半,所需的力气也是极其恐怖的。

    若是一刀没有砍断,肌肉还会牢牢吸住刀刃,拔不出来又砍不进去,相当于废了一把武器。

    不过,姜芃姬并没有这个顾虑,不是因为她的刀如何锋利,仅仅是因为她的力气足够强大。

    哪怕是一把钝刀,她照样能让人尸首分家。

    走一路,杀一路。

    部曲之间合作亲密,加上姜芃姬这个绞肉机在前方开道,竟然无人死伤。

    厅内,九将军喝得有些高了,他的一众下属更是搂着美人东倒西歪。

    听到外头喧闹嘈杂的声音,九将军晃了晃脑袋,一把推开趴自己腿上的美女。

    他压抑着不悦的怒火,对着外头呵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外面那么吵闹?”

    没人回答,然而纸门清晰印出慌乱的人影,昭示了一切。

    “去拿洒家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