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乌坠落,将天际染得橙黄一片,天色逐渐暗淡,城墙上还未点上照明火把。

    姜芃姬带着部曲埋伏城外,冷静等待动手时机,一种风雨欲来的沉闷感压迫众人心头。

    面对面冷心善、忠厚老实的孟浑,众人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后,还敢壮着胆子跟他开开玩笑,整体气氛并不是很凝重,然而此次带队的是姜芃姬,她没有说多余的字,没有刻意板着脸昭示自己的威仪,只需用那双冷静的眸子扫过众人,他们就忍不住挺直腰杆,神经紧绷。

    时间一长,有人回过神,惊愕发现自己手心都在紧张冒汗。

    不同的将带出不同的兵,这话真心不假。

    姜芃姬抬头看了一眼天幕,今晚的月亮恐怕不会太亮。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清理城楼上的哨兵,注意埋伏,不要暴露身形?!苯M姬用眼睛衡量了一下这里到城墙的的距离,脑??技扑阕畎踩穆废?,乌黑的眸子好似亮了一些。

    部曲众人欲拦截,孟浑更是不赞同,毕竟她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们作为姜芃姬的私兵,哪怕尽数阵亡于此,他们都不能让这人受到半点儿伤害。

    姜芃姬扫了一眼众人,唇角勾着一抹嗤笑,“看清楚了,作为柳氏部曲一员,你们该怎么做。真正的精兵,不是抱着改良弩随便射就算合格?!?br />
    她带上两捆绳,足下一蹬,身形迅捷而轻巧,速度更是快得令人咋舌。

    宛若最为灵巧的黑猫,自由穿梭越发昏暗的阴影之中。

    看到她这般不要命的举动,部曲众人紧张地屏气呼吸,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预料中的暴露并没有发生,众人都是经过数年系统训练的,多少也看出点儿门道。

    姜芃姬一路轻松地赶到城门之下,左右两手准确地找到借力点,身体好似壁虎般粘着墙面,轻轻松松地向上攀爬,不过两息的功夫,她已经爬完了一半,看得部曲众人目瞪口呆。

    因为距离有些远,他们只能看到一团黑影在城墙上快速向上移动,但毋庸置疑,那就是他们的郎君。虽说如今的城墙大多以石块与沙土砌成,并不是光滑无缝隙,但像她这般轻松攀爬,好似如履平地,难度十分大。他们紧张地瞪大了眼睛,直播间的观众更是不敢用弹幕。

    依照象阳县城的城墙情况,很多现代攀岩高手都能轻松上去,然而现在可是战场啊,要是被敌人发现,下一秒就能被乱箭射程筛子。高压威胁之下,有谁能维持冷静,正常水平发挥?

    象阳县的城墙比上京城矮很多,砌得也没那么整齐豪华,姜芃姬几乎没耗费多少力气。

    “诶——”附近站岗的青衣军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性泪水,他还未来得及将嘴巴合上,脖子闪过一丝凉意,甚至连痛感都没有来得及传到大脑,人已经死了。

    姜芃姬击杀这名青衣军的同时,翻身越上城墙,同时长腿一勾,将他掀下城楼。

    噗——

    尸体摔下城墙。

    底下不仅有泥土还有茂盛的草丛,尸体摔下去发出的声音并不响。

    如今真是犯困的时候,那些青衣军站岗许久,神经反射较慢,根本反应不过来。

    姜芃姬刚踏上城墙一手取下长弓,一手搭上三支箭矢,瞬间拉满。

    噗——噗——噗——

    三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箭矢从侧面贯穿脖子,刺穿气管,随之倒下的便是三俱青衣军的尸体,临死之前连半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尸体倒下的声音仍旧惊动了站岗的青衣军。

    姜芃姬翻身一滚,躲在墙齿形成的阴影之下,这里比其他地方更加阴暗。

    “有什么声音?人……”

    碍于越发黑沉的夜色,他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只是发现与他保持三尺的人影不见了。

    刚上前一步,远方箭塔上似乎有东西掉落下来,再仔细瞪大眼睛,喉结一痛,一支箭矢诡异地出现在他眼前,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支箭矢怎么来的,视线已经转为黑暗,天旋地转。

    姜芃姬内心喃喃,“箭塔倒是不多……”

    她动作迅捷地干掉两个箭塔上的哨兵,然后安心处理城墙上的青衣军。

    姜芃姬的大脑像是仪态告诉运转的仪器,冷静地计算分析周遭敌人以及他们所在的位置,暗杀速度更是快得骇人,出手必然见血,至少也是一条人命,不过五六息的功夫,这面城墙上的青衣军已经被她一个人清理完了,有直播间的观众数了数死掉的人,感觉汗毛都要炸开。

    姜芃姬呼吸依旧平和,丝毫看不出她刚才一连收割了四十多条人命。

    她将两捆绳绑在墙垛上,然后放了下去,此时部曲已经行动,顺着绳子快速爬上城墙。

    因为姜芃姬所能携带的绳索有限,爬上来的部曲按照她的办法再将新的绳子捆好放下。

    不多时,已有两百多部曲登上了城墙。

    这时候金乌彻底西坠,再过半刻钟,城墙也该换班,点燃照明的火把。

    姜芃姬打了几个手势,部曲心神领会。

    她并没有顺着楼梯下城墙,直接拉着一条绳子顺着阴影快速落地。

    “唔——”

    短促的轻哼声之后,姜芃姬徒手拧断了城门守卫的脖子,并且将他们尸体藏在城洞阴影。

    打开城门门栓,将剩余的部曲全部放了进来。

    因为青衣军暴行,百姓根本不敢在夜里出行,生怕碰上暴民没了性命,如今街道空荡一片。

    正如徐轲所说,象阳县内青衣军上万,看似众多,然而分摊去防守各个城门要口,人员分散,一时间聚拢不起来,根本不足为惧,姜芃姬领着部曲,不损一人就进了城。

    当然,前期的轻松并不能意味着这次攻城就能顺利了。

    “跟我来!”姜芃姬手一扬,打算直接攻打象阳县县府。

    他们离开后,迟来的青衣军终于发现城墙上的尸体以及墙垛上的绳子。

    “西侧城门发现敌、敌袭——”

    一声惊恐的高喊,打破了逐渐沉寂的夜。

    当青衣军匆匆向西侧城门赶去,姜芃姬这里已经兵分两路。

    一场杀戮,正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