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曲打扫战场,能收回的箭矢全部收回?!?br />
    姜芃姬呸地吐掉嘴里咬着的野草,站直远眺,隐隐能看到地平线上屹立着的城池。

    “打扫战场,之后扎营休息,吃饱了肚子,入夜攻城?!?br />
    一旁的风瑾听后蹙眉,“入夜攻城?这……颇为不妥?!?br />
    姜芃姬笑了笑,道,“夜晚作战对我们十分不利,但相对的,对他们更加不利?!?br />
    风瑾张了张口,想要阻拦姜芃姬冒险,他们手头的兵力太少了,经不起豪赌。

    “放心吧,怀瑜,我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莽夫,既然决定入夜攻城,自然有一定把握?!?br />
    姜芃姬的部曲并非单一兵种,反而偏向全能,她给出的训练计划十分繁琐而沉重,每个部曲的食物也尽可能均衡营养,这些人被孟浑总教头督促着苦练,具备一定的夜间作战能力。

    忘了说,远古时代的百姓因为食物营养不均衡,不少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夜盲症,特别是贫苦出身的百姓,碰上天灾旱年,时常食不果腹,更别说追求营养均衡了,夜盲症比例很大。

    姜芃姬既然决心征战九州,追逐霸主之位,怎么可能什么工作都不做?

    她在琅琊那三年,可不是白过的。

    夜间作战,敌消我涨,一千部曲能发挥相当强大的战斗力。

    罗越带着禁军帮部曲打扫战场,这次绞杀青衣军,部曲出力最大,禁军反而像是摆设。

    他主动找姜芃姬,问道,“柳郎君可有需要罗某的地方?”

    姜芃姬道,“自然有,万余百姓的安危,全都托付给罗教头了?!?br />
    罗越几度张嘴,他倒是想跟着参加入夜之后的攻城,但这话含在舌尖,怎么也说不出口。

    人家带着嫡亲部队冲锋杀敌,他的禁军在后?;?,明眼人都知道哪方比较安全。

    姜芃姬看向罗越,关切问,“罗教头可还有其他事情?”

    罗越摇摇头,道,“并无,罗某就不打扰柳郎君了?!?br />
    三千青衣军的尸体被挪到山拗口,盖上干燥易燃的稻草,一把大火付之一炬。

    姜芃姬让人火焚清理尸体,底下没人表示反对。

    对待敌人的尸体,根本不用讲究太多。

    如今炎炎夏日,尸体容易招来蚊蝇,腐烂极快,若是不尽早处理,还会弄出疫病。

    郎君都一再强调了,自然不会有人跟她对着抬杠。

    就地扎营,清扫战场的时候发现青衣军那边有几匹马,只是这些马不是死了,就是重伤欲死,姜芃姬让人把这几匹马宰了,煮了肉汤,给配合他们行动的百姓送去。

    那些百姓还惊魂未定,讲实话,他们心中并不是很情愿当诱饵,毕竟这是在玩命!

    可是,等他们知道部曲扎营之后先给他们煮食物,还宰了马肉弄了肉汤,作战一下午的人这会儿还饿肚子……一时间,不少百姓默默红了眼,心中那点怨气尽数消散,不由生出羞愧。

    姜芃姬倒是没有多少感慨的情绪,她接过部曲递来的肉粥,扑哧扑哧往肚子里灌。

    远古时代的调料很匮乏,如今还是行军途中,顶多带点儿盐,味道着实不怎么好。

    不过这没什么好挑剔的,连风瑾这样正经八百的士族贵子都没抱怨,姜芃姬更不会抱怨。

    亓官让那边已经带着剩余的百姓来此跟姜芃姬会合。

    “让老远便看到这里火光冲天,想来郎君此番是大胜?!?br />
    亓官让如今哪里还有儒雅文士的模样,足下的木屐已经换成厚厚的草鞋,衣裳也变成了便于行动的裋褐,一头黑发用秸秆搓成的麻绳捆好,除了那一身气质,其他瞧着就像个农人。

    “的确,托敌人太蠢的福,赢得还算轻松?!?br />
    姜芃姬起身将横刀挂在腰间,另外挑了两把一尺的短刀放顺手的位置。

    这把横刀平时里就挂在房间里当装饰,如今终于被她拿来杀敌了。

    亓官让给姜芃姬递了一把弓和箭囊,“郎君今夜可要慎重?!?br />
    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在场众人估计要一拍两散,前途渺茫。

    “等我好消息就行?!?br />
    姜芃姬笑了笑,接过弓箭背在身上,箭囊里面也放满了箭矢。

    她一头长发用发绳扎成马尾,再以布巾束之,显得潇洒利落。

    单看她现在的装束,活脱脱像是市井话本中走出来的洒脱游侠,而非饱读诗书的士子。

    姜芃姬倏地想到什么,补充了一句。

    “对了,三千青衣军被尽数埋葬这里,他们有可能派人出城查探,小心夜袭?!?br />
    亓官让大老远都能看到山坳升腾而起的火光,难保城内的青衣军没有察觉,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姜芃姬既然带着上京城百姓出来了,她就有责任保证他们的安全。

    亓官让郑重作揖道,“郎君放心,让誓死守好此处,静待郎君喜讯?!?br />
    “有你们几个坐镇后方,我肯定不会担心?!?br />
    姜芃姬此次夜袭,肯定不能把这几个文人带上,干脆让他们带着一千禁卫?;ぐ傩?。

    这里地势较高,四面八方都能看到,若是有青衣军试图偷袭,靠着地势也能支撑许久。

    “部曲,启程!”

    等金乌隐隐西坠,燥热的风渐渐变凉,姜芃姬等人已经能看到高大的城墙。

    另一处,守城的青衣军也早早发现远处不寻常的烟雾,并且将此事告知九将军。

    九将军在县丞府邸宴请“功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观赏美女舞蹈,若是兴起,直接拉一个来怀中取乐,整个厅室充斥着酒肉的香味以及嬴糜的气息。

    哪怕隔着老远,亦能听到男子粗狂放肆的笑声以及女子瑟瑟发抖的哀求。

    “这算什么大事儿?”九将军光着膀子,露出壮硕的上身,他左手搂着美人,右手抓着肥厚的鸡腿咬了一口,不甚在意地道,“如今这天气热的,随便哪里起火了,这不正常么?!?br />
    回禀的青衣军张了张口,犹豫着道,“下午出城的副将军,如今还未归来……”

    九将军嗤笑道,“担心那么多做什么?说不定他们大获全胜,在哪里分赃呢?!?br />
    都是一个土匪窝出来的,他对那位副将军贪婪的脾性十分了解。

    回禀的小兵还想开口,九将军一个不耐,将手中的鸡腿甩他脸上。

    “滚,别在这里碍着本将军的眼?!?br />
    没多久,厅内又恢复最初的热闹气氛。

    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享受美人的享受美人,殊不知,勾魂使者已经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