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步伐!”

    孟浑手一挥,整个庞大的队伍行进速度快了几分。

    他们休息充足,追赶的青衣军却是一路奔袭过来,人疲马乏。

    如今又是烈日炎炎的天气,他们消耗的体力远比他们更加庞大。

    “副将军,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

    追赶的青衣军发现了端倪,领军的土匪就是九将军的心腹,见状暗道不好。

    “千万不能让他们过了龙虎栈道,追!给他们来个瓮中捉鳖!”

    “是!”

    龙虎栈道,连通奉邑郡与承德郡,平日里有不少商队为了节省赶路时间,全都从此走过,这里的道路也被修缮了好几回,只是山拗口狭窄,仅能容两辆辎重车并排行过。

    百来两辎重车逐一通过,需要耗费不少时间,青衣军与孟浑等人越来越近。

    孟浑嗤了一声,道,“部曲列队,上前五十步,上弩!护送百姓先通行?!?br />
    两百名部曲听令出列,堵住拗口,五十人一列,一字排开,取下弓箭,搭上箭槽。

    等百姓与辎重车全部通过,又等了十来息的功夫,青衣军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两百步。

    “一列射!二列上前!”

    伴随着一声声嗡嗡嗡的声音,五十支箭矢携卷着强大的冲力射向青衣军。

    领头的青衣军自然看到部曲的动作,却不以为意,继续追赶。

    这般距离,哪怕是百步穿杨的神射手,都未必能射得过来。

    噗——噗——噗——

    下一瞬,箭矢刺穿**的声音响起,带出一朵朵鲜艳的血花,被射穿身体的青衣军还保持前冲的惯性,扑通一声,向前摔在了地上。有些箭矢甚至来了个双杀,串通了两人。

    “二列射!三列上前!”

    随着孟浑的指令,四列改良弩完美衔接,一轮冲射之后,前头的青衣军已经躺了一小片,阻挡了他们继续冲锋的步伐。此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一百五十步。

    四列部曲射出箭矢的时候,一列部曲已经将箭矢上好槽,重新回到了第一列队。

    “一列上前,射!”孟浑冷静地指挥,令部曲心安,连握着改良弩的手都不抖了。

    这些部曲都见过血,被孟浑带着漫山遍野绞杀土匪,然而一个土匪寨子才多少人?

    他们面前的青衣军却有三千,且不说战斗力如何,光是这个架势就让人腿软了。

    幸好,孟浑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身为曾经的孟氏都尉,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在他坐镇之下,两轮射击完美达成。

    为了诱敌,每个部曲箭囊里面只带了两三支箭。

    第二轮射击的时候,四列部曲有序撤退,身后留下数百青衣军尸体。

    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九将军的心腹脸色铁青,胸口怒火熊熊燃烧。

    “他们箭囊没有箭了,继续追!”

    等会儿追上了,一个活口不留!

    他的话让心生胆怯的青衣军重振信心,一蜂窝追赶到山拗口。

    前方三百米处,押韵辎重车的人和逃命的百姓已经乱成一团,他见了,心中狂喜。

    “再等等——等人都进来了——”

    姜芃姬嘴里叼着野草,嘴角挂着冷笑,伏在一旁的山头,十分满意刚才部曲的表现。

    罗越看了全程,只觉得不寒而栗。

    他知道姜芃姬的部曲素质不错,平日里也是令行禁止,有精兵风范,

    他也知道每个部曲几乎都会背着一架造型古怪的弩弓,并且将弩弓当成老婆一样重视。

    但他从未想过,看似其貌不扬的部曲,合作之后竟然能发出这般强大的战力。

    方才那个距离,哪怕是训练有素的禁军,也不能保证丝毫不慌乱。

    “郎君赌徒心理严重,这不是好习惯?!?br />
    风瑾瞧着下面的情况,最前面的青衣军距离队伍已经不足百米。

    要是玩脱了,底下的两百部曲可就要被青衣军灭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可没打算让这一支青衣军活着回去?!苯M姬冷笑。

    敢占了她的象阳县,她才不管青衣军里面的成员成分。

    管他是谁,全都该死!

    “部曲上弩!”孟浑又是一道命令,“且战且退!”

    原本没有箭矢的部曲,一个一个从辎重车底下抽出箭,动作熟练地上槽,列队。

    嗡嗡嗡——

    箭矢飞射而出,将前面赶来的青衣军射成了马蜂窝。

    山坳口狭窄,越深入里面越是宽敞。

    部曲可以三十人并列,青衣军那头却只能并排站十来人。

    为了将这些青衣军全部引入山坳,部曲一边有序射击,一边撤退,让出更多的空间。

    不过,这些青衣军也不是蠢的,直接捡起前面死者的尸体当挡箭牌,快速拉近两者距离。

    “落石!”姜芃姬冷嗤一声,无数石头从山头向下砸去,“封口!”

    一轮乱石结束,青衣军已经被打蒙了,惨叫声充斥着这片狭小的山坳。

    青衣军意识到中了埋伏,不少人想要反身撤退。

    奈何拗口狭小,上面又有巨石砸下来,山拗口被堵住,撤退的路也被堵死。

    “部曲,上弩!射!”

    姜芃姬下令,埋伏在山头的八百部曲照做,一轮射击便将地下的青衣军收割得干干净净。

    鲜红的血液与肉块残肢布满了这片山坳,惨烈震耳的惨叫渐渐平息下来。

    姜芃姬一直开着直播,观众通过超高清摄像头,能清晰看到山坳下的情形。

    不少青衣军至死还带着惊恐、惧怕的神情,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有的被砸成了肉泥,有些则毁了大半身体,残肢断体散了一地。

    鲜血染红了乱石,一部分渗入泥地,另一部分汇聚成血红的小溪,好似蜿蜒爬行的赤蛇。

    山谷内弥漫着呛鼻的浓郁血腥,无声控诉前不久发生的惨烈屠、、/杀。

    【西红柿炒鸡蛋】:刚才……抱着马桶大吐特吐了。

    【老司机联萌】: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这才三千人规模而已??床幌氯サ男∨栌?,尽早戒了这个直播间吧,免得看出心理阴影……

    【清水出芙蓉】:这么血腥残忍的直播间,真的有存在的必要?真的不会教唆出一大批犯罪者?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封掉它,这个主播杀人了,你们这些观看的观众也是刽子手!

    姜芃姬垂了眼眸,嘴角依旧噙着些许冷意。

    【主播V】:@清水出芙蓉,看不下去,滚!

    许久没有怼,还真以为她是好脾气的主播?

    他们是看戏的看客,不涉及原则问题的情况下,她跟某些观众相处还不错,但这不意味着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能让她喜欢。

    少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她指手画脚!

    她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不可能用自己的性命成全他们的圣母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