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象阳县县府。

    “九将军,您尝尝这陈年美酒。这是原先的县丞最宝贝的美酒,一坛就值数百两白银,依小的看,唯有将军这般英武不凡的伟岸男子,才配得上这样的美酒。小的给您盛上……”

    棕衣管事端着谄媚的笑,弯腰屈膝给一名身材魁梧,长满络腮胡须的男子斟酒。

    那个男子年纪越有三十出头,肩膀极宽,全身一块块肌肉好似一块块巨石,虬结有力。

    手掌宽大而粗糙,宛若蒲扇,那个大碗放在他手里,显得袖珍而精巧。

    他依靠在上首位置,怀中抱着两个身无寸缕的窈窕女子,她们全身的肌肤就没有哪块儿是好的,男人空闲的一只手在女子身上摸来摸去,没多久就留下崭新的红色印子。

    两个女子害怕极了,只能咬着下唇瑟瑟发抖,不敢反抗声张。

    “呸,这还算美酒?味道不比老子以前喝过的好多少——”

    男人喝了一口,一张凶恶的脸板了起来,将口中的酒尽数喷了出去,掷碎了手中的酒碗。

    这个男人粗糙而壮硕,坐在那里像是一座小肉山,一个人顶他四个。

    棕衣管事吓得两股战战,险些将怀中抱着的酒坛丢到地上。

    “滚吧,没用的孬种,别妨碍本将军享乐?!?br />
    男人大掌一挥,将棕衣管事推开。

    他没用什么劲儿,对方却向后跌了一跤,狠狠打了个滚儿,摔得连牙都松动了。

    看到这个,男人哈哈大笑,声如洪雷,站在院外都能听到男人放肆的笑声。

    棕衣管事踉跄着起身,一瘸一拐地离开,身后隐隐传来两个女子啜泣喘息的声音。

    这里本来是象阳县县丞府邸,里面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是象阳县某个富商的爱妾。

    至于里面那个寻乐的男子,便是这支青衣军的首领九将军。

    正如风瑾等人所说一样,青衣军首领本就是山野匪徒,平日里恶贯满盈,若非地动劫难,东庆皇室作死迁都,惹得民怨沸沸,他们说不定还盘踞山头,当着打家劫舍的勾当。

    如今他们揭竿而起,反而受到大批百姓的追捧,摇身一变,自封将军,称得上意气风发。

    所谓青衣军九将军,自封飞虎,原本只是山野村夫。一日酒醉,色心骤起,猥亵邻居女儿,遭到对方强烈反抗,他错手杀人,因为害怕被抓入大牢,只能仓皇逃命,最后落草为寇。

    住着曾经无法靠近的屋子,睡着曾经只在梦里出现的女人,这日子别提多么潇洒肆意了。

    “报!”

    九将军正玩得兴起,屋外来了个传信的青衣军。

    他不悦地从女人身上起来,声若雷洪地叱问,“报什么报,又出什么事情了!”

    “报告将军,城外发现一条大鱼?!蹦侨诵ψ盘鹜?,他本就是九将军从土匪窝带出来的亲信,所以并不畏惧这个杀人盈野的九将军,“根据兄弟们看,应该是朝廷运送辎重的伙夫?!?br />
    “朝廷的……”九将军心中一怵,问,“多少人?”

    “大概三千人,大多都受了伤。应该是跟谁打过之后,勉强逃走的?!蹦歉霰ㄐ诺募绦?,“运送的辎重车少说也有百来辆,小的们偷偷去他们走过的地儿查看过,洒下来的都是米?!?br />
    九将军听到这个数目,不由得心动,但心动之后又升起些许担忧。

    “三千人……这人会不会太多?”

    报信的又道,“九将军不用担心,这四千人里头,有七八成都是跟着逃命的百姓,剩下的兵丁也挂了彩。这些粮食,估计也是上京那边的傻子,送到别的地方救灾的……”

    青衣军成立之后,屡次打劫姜芃姬的部曲,截下不少粮食。

    在这些土匪看来,这些粮食与其拿过去救那些半死不活的百姓,还不如便宜他们。

    他们青衣军可是为了百姓才揭竿而起的。

    “将军,依小的看,他们要从龙虎栈道过路,要是让他们过去了,我们再想追可就难了?!?br />
    过了龙虎栈道,便是承德郡范围,那边也有几支青衣军,这块肥肉可就要便宜别人了。

    九将军想了想,问,“咱们兄弟还有多少粮?”

    报信的说,“搜刮的钱财倒是不少,但是吃的不多,好多兄弟还勒着裤腰带呢?!?br />
    要说粮食,其实也不少,但架不住青衣军人数过万,每个都敞开了肚皮吃,几天下来,存粮已经见底了。如不是秋收的季节,各家各户的粮仓和粮库储粮不丰,继续下去又要饿肚子。

    九将军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道,“那你带上兄弟,截了他们的粮,别便宜了别的鸟人?!?br />
    报信的心中一喜,九将军这话的意思,他不出马?

    想到底下人回报的内容,他心中忍不住狂喜。

    那一伙人运送的粮食多,跟随逃命的百姓各个都包袱款款,里头大有油水可捞。

    “将军,小的带多少兄弟去截粮合适?”

    “随便带个三千过去?!?br />
    九将军原本想说四千,但一想到那些人里头多半是普通百姓,战斗力应该不强。

    “得令!”

    青衣军一直派人盯着那队运粮的,点齐人手就能出城追击。

    出城不过一个时辰,隐隐能看到那一伙人像是蚂蚁一样向龙虎栈道走去。

    他们似乎经历了一番恶战,每个人都挂了彩,神情疲惫,行路极慢。

    运送着大批的粮食,速度本就不快,加上队伍还有好几千百姓拖累,速度慢得堪比乌龟。

    “孟某以为还要拖延半日,鱼儿才会咬勾,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

    孟浑大老远察到动静,以手遮阳,悄悄转头,眼尖发现身后追赶的青衣军踪迹。

    徐轲笑了笑,道,“莫要说了,走吧,郎君那边已经准备好了?!?br />
    他身穿一身裋褐短衣,一副普通百姓装扮,足下绑着一双快要磨破的草鞋,瞧着十分落魄。

    “能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么?”徐轲压了压头上的遮阳斗笠,问孟浑。

    “瞧这个动静,约莫三千,大多还是步行,估计是一路奔袭过来的?!泵匣脒趿艘簧?,话语中带着些许嘲讽,“长途奔袭,本就疲乏,还想从背后偷袭截粮,这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