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象阳县,他们首要面对的难题便是悬殊的人数。

    “这支青衣军号称人数上万,然而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平民百姓,手中武器不过是柴刀坎斧,身无甲胄,毫无军纪可言。相较之下,不论部曲还是禁军,与他们相比都算得上精兵?!?br />
    风瑾首个开口,试着酝酿一番战意,增加士气。

    “若是开战,能打!”

    现实来看,两千打一万,双方实力有些悬殊,但我方气势一定不能低沉,不然还打个蛋。

    亓官让眯了眯眼,似乎在想什么,半响之后见没人开口,他便出声打破沉默。

    乌黑的眸子落向姜芃姬,“郎君可是担心无法攻下象阳县?”

    姜芃姬听了他的话,松开相抵的十指,轻蔑地嗤了一声,语气充斥着桀骜之气。

    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讲,那就是欠揍。

    “万余蝼蚁,乌合之众,何惧之有?”

    话语中的轻蔑,她连掩饰都懒得掩饰。

    要是以她的眼光,别说一万青衣军,哪怕再添个十倍百倍,蝼蚁依旧是蝼蚁,量变促进不了质变,曾经的联邦军团长,统帅过联邦最精锐的战斗部队,打过最强横的敌人,还会怕这?

    笑话!

    亓官让摇了摇羽扇,驱散账内的热气,笑着道,“郎君有这般战意,让便不担心了?!?br />
    不怕嚣张就怕怂,姜芃姬算是众人主心骨,如果连她都动摇了,难免会动摇人心。

    “有什么意见,你们就挨个儿说说,群策群力?!?br />
    姜芃姬表情一点儿也不像是要开战的模样,反而十分闲适。

    可要是真正了解她,肯定会发现她已经罕见地认真起来了。

    作为一名合格的统帅,她不会因为敌人强大而心生退却,更不会因为敌人弱小而狂妄自大。

    不管青衣军到底是一万人还是一千人,她都会认真对待。

    众人面面相觑,对姜芃姬这般随性的态度,倒是显得有些意外。

    例如徐轲,他原以为按照姜芃姬的脾气,这会儿肯定怒火中烧,吵着嚷着要杀人。

    结果呢?

    她比所有人都冷静。

    “青衣军已经占据象阳县,看似占据优势,实则不然?!毙扉鹎屏艘蝗?,见他们没有开口的意思,干脆自己先发言了,“象阳县土地广袤,墙体延绵不断,墙高而厚,建造之初便有六门。若是攻城,青衣军必然要遣兵把守各处,分摊下来,守城人数倒是不惧?!?br />
    姜芃姬点点头,说道,“可关键是,我们没有攻城器械,更加不知道象阳县内有多少储备?!?br />
    孟浑挠头道,“青衣军暴民,领头多半是亡命匪徒,其余则是从众百姓。纵然知道器械如何用,又能发挥多少威力?若是能攻其不备,提前烧了他们守城之物,倒是能减少不少麻烦?!?br />
    面对这些纪律散漫的家伙,人数什么的看着很唬人,实际分析一下,根本不惧。

    若是青衣军选择守城,他们倒是占便宜,若是选择两军对垒,他们反而很吃亏。

    对于孟浑这个提议,风瑾和徐轲都摇头否决,守城物资绝对不能烧,也不能毁。

    他们的目的是拿下象阳县,可解决了这支青衣军,难保不会再来第二支第三支。

    己方人数本就不多,若是没有守城器械相助,想要守住城,少不得要割点儿肉。

    如今这个时候,他们正缺人呢,少几个兵丁都心疼。

    若是有了守城器械辅助,压力能骤减很多。

    提议被否决了,孟浑只能讪讪挠头,干脆等着这几个人讨论出一个结果。

    事实上,不管是徐轲、风瑾还是亓官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只是也有弊端。

    特别是亓官让,这人一向擅长诡谲之道,如今三缄其口,不是因为没办法而是不能说。

    姜芃姬的名声如此好,暂时还不适合沾染那些暴力血腥的污点。

    风瑾和徐轲也是,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绝对能快速拿下象阳县。

    碍于种种顾虑,只能暂且将这些主意放下,寻一个更加妥当的办法。

    面对几人的沉默,直播间的观众挠心挠肺,干着急,简直要上火。

    【营养快线】:主播主播,怎么打给句话啊,我看你们也没怎么讨论。

    【土豆牛肉盖浇饭】:好紧张啊,好紧张,哪怕隔着屏幕都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音乐家诸葛琴魔】:你们慌张什么?古代打仗哪有那么简单。主播他们对象阳县丞的地势不了解,对城内的情况不了解,对城内的分兵也不了解,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打?

    【无糖薄荷糖】:既然没有这些信息,那他们谈什么?

    【音乐家诸葛琴魔】:我怎么知道。

    【大圣嫁我】:楼上,白瞎了你的ID!

    【比尔盖茨】:ID怎么了,我取现在这个ID,难道我就得是世界首富啊。

    话题歪了,这也让直播间的气氛为之松缓,没有之前那么剑拔弩张。

    姜芃姬歪头,眼神从三人脸上扫过,明白他们是顾虑她的仁德名声。

    于是,她声音平淡地道,“我并非是爱惜名声之人,能速战速决就速战速决?!?br />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别看我长得弱不禁风,真正打起来,一拳就能碎了城门。所以,不管是诱敌出城蚕食,还是直接强攻城门,其实都行——”

    众人:“……”

    一拳……碎了城门?

    风瑾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似乎也没想到小伙伴能叼成这样。

    她都这么说了,那自然不用束手束脚。

    “依瑾之见,不如先诱敌出城围杀?!?br />
    说着,他微微眯了眼,一改平日里的温和表象,如今的他看着危险而冷酷。

    风瑾又道,“令三千百姓及五百兵丁乔装,带着辎重,诱使一部分青衣军出城,引到埋伏之地。前些日子听了兰亭一番话,瑾虚心拜读,倒是知道象阳县附近有一处极好的山坳。山坳两侧易于隐藏,山拗口外窄里宽,若是引青衣军进去,从两侧落下滚石,他们撤退不易……”

    他语气平淡地道,然而直播间的观众却听得毛骨悚然。

    这是打算把人围堵在山坳口,全部砸成肉泥啊。

    “这之后,再攻城也不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