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文雅,注意点儿形象?!?br />
    徐轲忍不住掩面,这就是士族贵子的真面目?

    最重规矩的风瑾暗道庆幸。

    幸好她说的粗话是“老子”而不是“老娘”,否则该如何收???

    姜芃姬冷静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飙升的怒火。

    她冷着脸对部曲说道,“你不用怕,把你谈查到的消息都说出来?!?。

    奈何姜芃姬刚才的气势太凶,部曲被吓得够呛,过了两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属下依从郎君命令,前去象阳县探查消息。只是,刚到象阳县边境就发现了不对劲。属下等人发现不少百姓尸体,皆是拖家带口,暴尸荒野,死因既不是因为地动伤势,也不是因为饥饿或者疫病。经过一番辨认,俱是死于大斧、柴刀、棍棒或者其他重物……”

    话开了头,那名部曲也不紧张了,说话也顺溜无比,吐字讲话十分清晰。

    他继续抱拳拱手,回禀道,“……不仅如此,属下等人多次检查之后发现,这些百姓应该是逃亡过程中碰见数量远超与己的敌人,被对方围殴打死,几乎没有太多挣扎。男子大多死相凄惨,女子或者女孩儿则被拉到一旁,遭受不同程度的羞辱后惨死,这般恶行,令人不齿?!?br />
    说是暴民,当真是一点儿没错。

    这支探查的部曲小队在象阳县边境发现了许多这样的尸体,一个一个死相凄惨不说,身上衣裳或者贵重物品都被人粗鲁抢去,很多人衣不蔽体,螺身暴露在烈阳之下,死不瞑目。

    姜芃姬冷静地听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周遭的气氛略显凝重,直播间的观众也停止聊天打屁,好似被现场凝重的肃杀气氛感染,不由自主想要挺直脊梁,严正以待。

    姜芃姬声音冷了几度,“继续说?!?br />
    那名部曲道,“属下几人佯装成逃难的百姓,进入象阳县内之后碰见好几次盘问,几番试探之后,这才知道阳县在地动发生后三天,已经被一支青衣军占领,并且攻占了象阳县府邸?!?br />
    “青衣军……”风瑾坐在一侧喃喃,似乎没想到一群乌合之众竟然能攻破象阳县。

    象阳县县府很穷,但多多少少也养了一些兵,加上当地乡绅豪族养的家丁,加起来不说三五千吧,一两千总该有,这些人面对一群拿着锄头、柴刀、坎斧的暴民,竟然输得这么干脆?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具体消息么?”

    姜芃姬拧着眉头,内心已经恨不得骑上大白带人杀过去了,对于她来讲,她的东西就是她的,她看上的东西也是她的,谁敢把爪子伸到她的地盘,来一只爪子剁一只爪子!

    不仅如此,听部曲的讲述,这些青衣军根本不是什么好货色。

    如今她可是象阳县县丞,象阳县就是她的地盘,上面的百姓就是她护着的。

    青衣军,当真是不要命了。

    部曲道,“属下等人在象阳县蹲守了两日,发现青衣军并非普普通通的暴民,他们有一首领,号称是青衣军九将军,生得魁梧壮硕,手持两把巨斧,象阳县县府的大门便是被他一斧头砍碎的。象阳县大小官员尽遭毒手,乡绅豪族更是被清洗一空,死伤无数?!?br />
    部曲看到的惨象何止这么点儿,还有更加不堪入目的。

    那支青衣军的头领将乡绅豪族抄家,男子身高超过车辕的全部砍头,身高不足的充作******至于女子,不仅用麻绳将她们拴在一条绳上,还勒令她们螺身示人,充作青衣军军伎。

    但凡青衣军之人,皆有资格享受,如若有人反抗,大多都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部曲没有隐瞒,将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内容全部说了出来。

    姜芃姬冷笑着捏碎了手中的陶碗,哪怕连平日里风轻云淡的风瑾,脸上也多了肃杀之意。

    直播间的观众这时候才彻底反应过来,这是要干仗的节奏。

    【营养快线】:不是——不是说青衣军都是之前的百姓么,为什么会这么丧尽天良?

    【土豆牛肉丝盖饭】:这些恶行,根本不是人能做出来的,踏马都是一群畜生!

    【鬼才郭奉孝】:虽然我也觉得青衣军不是人,是一群畜生,但你们有没有仔细听部曲的回禀?我个人觉得,细思恐极。青衣军的来历,多半是土匪或者强盗,这次地动导致丸州几乎崩溃,朝廷拍拍屁股直接迁都,要不是主播上书陈情,估计连上京这些百姓也要死光……

    碍于输入字数限制,这个观众又手速飞快地打了另一段文字。

    【鬼才郭奉孝】:东庆皇室的不作为,皇帝的昏庸和混账,成了逼疯这些暴民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他们举起柴刀和扁担,疯狂报复,甚至是做出这种违背人道的暴行。顺便说一句,真正的古代战争远比这些更加残忍,不信你们可以查一查五胡乱华,什么叫做两脚羊。

    【老司机联萌】:有预感,从今之后的直播会很血腥,心理承受能力的小盆友尽早戒了直播吧,免得看出心理阴影。另外,不管青衣军曾经是否是受害者,这都不是他们施暴的理由。

    弹幕几乎将整个虚拟屏幕遮得严严实实,留言几乎是一秒一页。

    姜芃姬这会儿却没有空去看那些记录。

    她已经生出杀意了。

    外来暴民去她的地盘,杀她的子民,她若是不杀回来,怎能甘心!

    风瑾看出她的心思,垂眸道,“兰亭,我们还有两千部曲在奉邑郡救灾,如今身边仅有一千部曲和一千禁军,一个个长途跋涉,人疲马乏,青衣军的暴民却有万余。若是我们要攻打象阳县,绝对不能任性胡来,需要制定一个周全的计划,至少,你得安顿好跟着你的百姓?!?br />
    “我知道?!苯M姬十指相抵,状似沉思。

    若是没有上京带来的近两万百姓,她这会儿直接清点人手杀去象阳县了。

    攻和守,完全是两个概念,特别是防守一方人员众多,还能依仗房屋地形之便。

    若是不仔细安排,两千人全拉过去,哪怕能拿下,结果也是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