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爹爹的长生,过来让爹爹抱抱?!?br />
    安静等魏静娴给孩子喂了奶,打了奶嗝,风瑾才伸手接过长生,脸上带着浓浓的慈爱之色。

    “唉,这半日不见,长生又好看了一分?!?br />
    风瑾夸自家闺女那是连草稿都不打。

    长生也格外喜欢他身上清清爽爽的味道,下意识亲近他,睁着水光明亮的大眼睛,父女俩你看我,我看你,长生偶尔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奇怪声音,咧着嘴,露出红彤彤一片的牙床。

    瞧着父女俩鸡同鸭讲,魏静娴抿着唇轻笑,眼底洒满了名为幸福的光。

    逗了一会儿,长生开始犯困了,风瑾便将她放回睡床,从袖中抽出一本书。

    据说小孩儿多听一听启蒙读物,以后会比较早慧,开口也会比同龄人早。

    本着“我家闺女肯定不会差”、“我爱读书,我闺女肯定也爱读书”的原则,风瑾自然不想让孩子输在起点,现在多听一听,说不定到了能说话学习的年纪,能出口成章什么的。

    因为婴儿小睡床的缘故,魏静娴并没有看到风瑾拿出的是什么书。

    她让侍女给自己稍稍擦拭了一下身体,觉得好受多了,这才重新躺了回去,困意上涌。

    坐月子,每天除了吃喝就是睡觉,感觉整个骨头都要僵硬了。

    本想伴随着自家郎君温和清朗的嗓音入眠,未曾想,他念的都是什么东西!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唯误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男非眷属,莫与通名。女非淑善,莫与相亲。立身端正,方可为人……?”风瑾念完这段,不由得重新翻到书页,感觉有点怪。

    可明晃晃写着《女论语》三个大字,这书莫非假的?

    魏静娴也觉得不对劲了,缓慢起身,却见风瑾刷刷翻了两页,嘴里念道。

    “女子出嫁,夫主为亲……将夫比天,其义匪轻……夫若发怒,不可生嗔。退身相让,忍气低声……女处闺门,少令出户?;嚼幢憷?,唤去便去。稍有不从,当加叱怒……”

    风瑾懵了,直接将这本《女论语》合上,又捡出《女诫》,大致翻了翻。

    “……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也。行违神衹,天则罚之;礼义有愆,夫则薄之……”风瑾越念,表情越是僵硬。

    魏静娴这会儿已经起身,将睡床上的闺女抱到自己怀中,捂着她耳朵。

    阴阳怪气道,“原来,夫君喜爱的竟是这般似木头傀儡一样听话的女子?!?br />
    十分冤枉的风瑾:“……”

    未等他开口,魏静娴又道,“夫君若喜爱,自可去寻,但长生乃是妾身十月怀胎所生,宠还来不及,哪里舍得她以后变成这般模样让别的男人磋磨。妾身累了,夫君自便?!?br />
    继续懵逼的风瑾:“……”

    他怔怔地坐在原地,不敢置信地将另外两本也翻了翻,内容大同小异,几乎都是要求女子卑弱再卑弱,温顺再温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恨不得将自个儿脑子摘了,不会思考最好。

    这哪里是养女儿,分明是养女奴,谁家正经八百的贵女会是这样唯唯诺诺的低贱模样?

    风瑾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身为才子的他,应该也有一个才高八斗的闺女才对,这才符合人设。

    说好的女四书呢?

    说好的女子启蒙读物呢?

    他读了盗版对吧?

    正如姜芃姬所言,男子这一生不仅仅会当公公,也有可能当岳父啊。

    按照女四书上面的内容生活,哪个女子到最后不是成了没思想的木头人?

    男人不介意娶一个没思想的木头人当妻子,因为还有花花小妾可以选择,但未必能接受自己的女儿也变成这样,然后嫁到夫家被人磋磨……像是风瑾这样的新手女控,更加不能忍。

    他气得将女四书丢出马车外,恨不得这会儿就找亓官让论理。

    这人忒坏,将这污糟的东西给他做什么?

    刻意搞事是吧!

    在那之前,他觉得有必要帮自己洗刷冤屈,他怎么会是那种男人?

    “静娴,此事乃是误会,为夫疼爱长生还来不及,又怎么会……”

    风瑾话未说完,魏静娴道,“夫君若真是如此,为何要念这种下三滥的书给长生听?”

    十分冤枉的风瑾:“……”

    要是他知道里面的内容是这样的,别说读了,肯定直接烧了,让闺女远离这些“毒”物。

    “这是方才,文证给为夫的?!蔽撕笤浩咸鸭茏游裙?,风瑾把亓官让给卖了,“前些阵子与静娴闲谈,不是提及女四书么。原以为是极好的启蒙读物,这才无疑有他……”

    说起来他也很冤枉。

    魏静娴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一时反应过度了。

    这时候,困倦的长生微微睁着眼,打了个哈气,挤出两滴泪,眸色无辜地看着她。

    “夫君不知,如今这四本书,几乎成了中诏贵女人手必读的东西,也被众人奉为圭臬。出嫁之前,夫家必要赠送一册给未来的妻子?!蔽壕叉堤玖艘簧?,望着风瑾的眼神很复杂,她突然提及一人,“夫君还记得中诏大儒万长斋先生么?”

    万长斋?

    风瑾自然记得的,他对当世大儒如数家珍。

    “万长斋先生有一女,年十五。去岁,她去佛寺上香,不慎丢了一枚帕子,被一地痞无赖捡,此事传扬出去,众人皆以为女子与地痞无赖有苟且之事,女子原先定好的婚事黄了,还被未婚夫家唾弃为不洁之女。族老深感丢人,趁着万长斋先生不在家,强行将女子抓走沉塘?!?br />
    “沉塘?”风瑾错愕。

    “万长斋先生急忙赶回,女儿已被淹死。众人不仅不觉得此事违法,反而觉得此举保住了此女的贞洁。因为她名节受辱,与地痞无赖有染,唯有死方能证明清白……”

    这些事儿,几乎都是闺中好友说给她听的,越听,魏静娴越发觉得内心惶惶。

    “还有,万长斋先生有一嫡亲妹妹,早年与夫家不和,便和离分居。族老为防止此女再嫁,有辱门楣,亦将其沉塘。万长斋先生在中诏名声颇显,却连自己的女儿和妹妹都保不住?!?br />
    魏静娴说的内容,风瑾感觉自己在听天书。

    她干脆加了一把火,道,“听闻中诏有一望门寡贵妇……望门寡便是女子还未嫁过去,夫君便亡故,女子为了贞洁之名,依旧要嫁予男子的牌位,便称为望门寡。夫家父母觉得儿子去世,担心儿媳不安于室,不肯为儿子守贞……不说与外男有染,甚至不允许儿媳自渎,于是,他们便逼迫女子自切十根手指,以此表达守贞决心……这些,皆是那女四书带来的?!?br />
    说到最后,魏静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