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未来的主公如此叼,她还需要咸鱼谋士么?

    作为姜芃姬口中的“正常人”,风瑾感觉自己遭受了数万点伤害。

    他嘴角的神经好似失控,若非大小养出来的好教养,这会儿指不定已经失态了。

    “所以你看,根据我的初步推测,象阳县这个地方并非一无可取,就看如何利用开发了?!苯M姬道,“不过这些终究都是我个人推测,实际情况如何,还是要亲自去一趟象阳县才行?!?br />
    风瑾听后,看看地图,再看看姜芃姬,顿时明白不管将这人丢到哪里,她都能惹出事儿。

    “根据我的经验来看,象阳县这个地方应该有铁矿矿脉,储量中等,若是开采出来……”

    刀枪盔甲可是精良部队的必备装备,也是最大的开支项目,姜芃姬如今穷得很,勉强能供部曲吃饭,提供一两百套精良武器就有些捉襟见肘了,更别说装备整个部曲。

    “可是……纵然有铁矿,能开采,又如何运出来?”

    风瑾本不是喜欢抬杠的人,但他的小伙伴今天实在是太欠揍了,让人手痒,他忍不住啊。

    那么能耐,直接上天可好?

    “我听一些人说过,想要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呸,后面那句不用理会了?!?br />
    姜芃姬嘴一秃噜就把直播间观众的调侃说出来了,她正色道,“重点在前面一句,任何地方的繁荣都离不开四通八达的道路。象阳县这个地方土质并不松软,若是修建一条通向外界的路,能节省很多不便。至于修路所需的钱粮和人力,这倒是不用太担心?!?br />
    “徭役?”

    风瑾蹙眉,自古以来,百姓对徭役都十分痛恨,但朝廷命令又不得不执行。

    徭役,说白了就是无偿的体力劳动,做得好了没嘉奖,做得不好全家没命。

    若是姜芃姬刚上任就这么做,很容易引起当地百姓的厌恶以及抵触。

    “所以我才说怀瑜这人太过君子了,有些事情需要变通,一昧墨守成规反而不好?!苯M姬说道,“寻常徭役,百姓唯恐避之不及。你说为何?还不是徭役沉珂,没有酬劳,耗费时间还耽误了家中田地的耕作。若是给予百姓一定的奖励,负责他们三餐温饱,待来日竣工,各家各户酌情减免农税,或者能以低廉的价格向官府租借农具耕牛,会有人不愿意?”

    “钱呢?”

    风瑾忍不住俗了一把,踩中问题的关键。

    姜芃姬说得很好,然而执行这些还需要回归本质——钱。

    钱从哪里来?

    她噫了一声,对着外头喊道,“孝舆在不在,过来一下?!?br />
    不多时,正忙得昏头转向的徐轲进来了,账内温度和气味都比外头舒服。

    “郎君有事?”

    姜芃姬道,“之前派遣部曲搜查各家各府废墟的部曲回来了没有,结果如何?”

    风瑾顿时心神领会,脸都有些绿了。

    钱从哪里来?

    直接从人家废墟里面“借”。

    打张欠条,等哪天她有钱了,苦主上门了,她就还。

    然而,这个意见是自己提出来的,风瑾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地震发生之前,很多达官贵人都在城外避暑,所以伤亡的多半是小厮仆人。

    地动发生,官家意图迁都,有些人家紧急派遣小厮回来首饰行囊和家产。

    时间紧急,能带走的东西不多,剩下的几乎都便宜姜芃姬了。

    徐轲听到她提这个,面色红润了不少,从袖中抽出一张单子,上面罗列的财宝喜人。

    那些高官没时间般东西,但是姜芃姬的部曲很有时间啊,能带的都带走,堪称扫荡。

    来的时候,每个部曲两手空空,走的时候,每个部曲包袱款款。

    姜芃姬道,“你看,银钱这不是有了么?!?br />
    风瑾:“……”

    他现在只想静一静,不要跟他嗦话。

    姜芃姬也不戏弄可怜的风瑾了,见好就收。

    “先统计一下有多少百姓愿意跟着我们走吧,时间不等人?!苯M姬刚说完这话,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弄个人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把那个什么青衣军、红莲教的事情宣扬出去?!?br />
    直播间的观众不懂姜芃姬为何这么做,风瑾和徐轲却是瞬间了然。

    如今的百姓,大多都有些故土难离的情节,哪怕如今没了家园,朝廷也不管他们,很多人还是愿意盲目地留在原地,而不是跟着陌生势力去另一个更加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姜芃姬不敢确定这一万多人,有多少愿意跟她走,干脆用了点小手段。

    跟着她,不说顿顿有肉吃,至少能三餐喝上暖粥,性命无忧。

    若是留在原地或者投奔其他亲属,光是路上的暴民就能让他们死无全尸。

    虽然反射弧长了点儿,然而直播间的观众还是很机智的,不少人给姜芃姬的无耻打了666。

    【曹老板爱汝妻】:本宝宝上厕所连二弟都不扶,我就服你。

    【大哥卖草鞋】:看到主播如此厚颜无耻,我突然放心了。想想三国演义,当年刘皇叔败走,难舍新野十万百姓,说是百姓自愿拖家带口跟随??戳酥鞑?,我突然开始阴谋论了……

    【二哥舞大刀】: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还厚颜无耻得理直气壮,但我就是喜欢。

    姜芃姬瞧了弹幕,暗暗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她现在缺人缺钱么?

    不想办法开源节流,这么大的摊子怎么铺陈得开来?

    事实上,百姓对姜芃姬的好感十分高,很多人更是发自内心尊敬她。

    多少百姓是她亲自从废墟中救出来的?

    他们能活着,不是因为朝廷如何善良如何爱民如子,仅仅是因为这个少年胸怀仁心。

    救命之恩,宛若再造。

    当姜芃姬预备启程去往象阳县的消息传了出去,又听闻路上有暴民弄什么青衣军、红莲教,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组织,不少百姓内心惶惶,凄凉无比,生怕被她丢下不管。

    留在上京是死,为何不想办法搏一搏,去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至少,这日子不会比现在更加难过了。

    青年人多半愿意跟着走,年迈的老人和孩童就不好办了,他们走得不快,反而是个拖累。

    “老人家放心,愿意走的都能走,郎君不会丢下任何百姓的?!?br />
    某个部曲小伙笑着露出一口好牙,安抚一对惴惴不安的爷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