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损人,还是直播间的观众最损。

    【脉息赵子龙】:看了那么久的直播,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主播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普通人顶多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主播呢?她连碗里的还没吃上,已经惦记着锅里还没煮熟的,脑子里还想着晚上要宰哪只鸡鸭下锅以及夜宵要吃啥东西……

    【营养快线】:楼上说得真委婉,直接说主播得陇望蜀不就行了?当然,这是褒义。

    【老司机联萌】:你们觉得得陇望蜀能够形容直播的本性?

    直播间的观众又是一阵讨论,姜芃姬内心翻了个白眼,然后将这些弹幕屏蔽掉。

    要是一般人,估计要被姜芃姬这话吓到,风瑾并非常人,竟然能理解姜芃姬诡异的思维。

    他端正心态,沉吟半响道,“兰亭这话的意思……你想要奉邑郡?”

    从东庆坤舆图来看,东庆有六州,共二十一郡。

    其中六州分别为:沧州、崇州、漳州、丸州、谌州以及昊州。

    丸州分别囊括上阳郡、奉邑郡以及承德郡,三郡之中,奉邑郡面积最大,然而地势偏北,人丁也是最少的,姜芃姬即将上任的象阳县便在奉邑郡境内。

    姜芃姬露出一丝势在必得的笑意,反问他,“这又有何不可?”

    风瑾道,“不是瑾泼你冷水,只是这件事情,官家不会允许的?!?br />
    柳佘都已经是崇州牧了,在他退任之前,柳羲最多也只能当个象阳县县丞,无法再往上爬。

    皇帝心思多疑,连自己的儿子都要防备甚至是日夜监视,更别说柳佘父子。

    “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他允许了?”姜芃姬笑笑,说道,“怀瑜还是太过君子了?!?br />
    被定性为“君子”的风瑾默然无语。

    从这人口中说出来的“君子”,绝对不是什么褒义词。

    姜芃姬笑着道,“地动波及整个丸州,皇帝又执意迁都去谌州,北面边境还有北疆三族虎视眈眈,换而言之,东庆北方正处于相当混乱的状态,朝廷无暇他顾?;宠?,你说这种情形之下,到底是朝廷的任命书有用一些,还是实打实的强大部曲更好说话?”

    乱世之中,唯有武力才是最好的保命底牌。

    之前一直走精兵路线,所以部曲人员一再精简。

    如今乱世已显,姜芃姬就不得不考虑扩大部曲了。

    风瑾明白姜芃姬的意思,只要兵强马壮,用武力将整个奉邑郡掌控在手中,这就算成功了。

    届时,哪怕姜芃姬还是象阳县丞,但实质上却跟郡守无异。

    姜芃姬没有去过象阳县,但她阅读广泛,一些地理志或者史书也有提及象阳县,所以那边的具体情况她也了解一些,“象阳县是个屯兵练武的好地方,地势易守难攻……”

    风瑾乃是上阳郡人士,上阳郡接壤奉邑郡,所以他对奉邑郡境内的象阳县也有些了解。

    他蹙眉,面色沉重。

    “此处土地广袤不假,但却是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人烟稀少,地势险峻,不利于农耕?!?br />
    部曲可不是那么好养活的,一个人就是一张嘴,加上每日练兵,一个人的胃口是正常男子的两倍,粮食耗费极大。象阳县土地贫瘠,耕作的百姓又少,产出的粮食根本不够养活部曲。

    换而言之,要是在这里屯兵,她每年都需要耗费巨量钱财去外头够粮,她的资产耗得起?

    这还是五千规模的部曲,要是想要扩大规模,支出就会直线上升。

    “怀瑜,你得明白一个道理?!苯M姬双手环胸,笑得尤为自信,“一个地方穷,不能怪这个地方资源不好,只能怪管理这个地方的人太蠢,只会盯着劣势看,而不去发挥优势?!?br />
    姜芃姬这话算得上地图炮了。

    “来来来,我给你看个宝贝?!苯M姬在自己的书箱翻找了一下,然后取出一卷微微泛黄的羊皮,将其展开,示意风瑾过来看,“有的时候,多读书肯定没有坏处?!?br />
    风瑾上前两步,重新坐在书案一侧,仔细看展开的那张羊皮,空气中还泛着些许膻味。

    “这是……东庆的坤舆图?”

    风瑾仔细辨认,发现这的的确确是东庆坤舆图,但是上面绘制的东西远比他所知的坤舆图更加详尽,不仅多了许多河流支脉、山川纹路,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符号。

    “嗯,的确是东庆的坤舆图?!苯M姬说道,“程丞先生的藏书包罗万象,几乎涉及各个方面的内容,琅琊书院那边也是不凡,保存许多残缺古籍和孤本。我统计了所有的地理志以及相关的野史、正史,然后按照临摹坤舆图,在上面做了这些标注,耗费了不少精力呢?!?br />
    风瑾起初看得有些迷糊,等他发现地图边角也列着符号,符号旁还有注解,顿时茅塞顿开。

    明白每一个符号代表的意思,再看那张坤舆图就简单得多了。

    “这、这……”风瑾几乎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张坤舆图上面,竟然标注了各种矿脉!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风瑾好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道,“多读书,有益身心健康。多写读书笔记,会有意外收获。十六国之前,民风彪悍,自由散漫,不少文人畅游天下,将自己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编成书册。后来历经十六国战乱,这些书册大多遗失或者残缺,有些甚至只有孤本传世……”

    她整理程丞的藏书,里面有不少相关书籍,只是人们大多将它们当做旅游传记,并不重视。

    在琅琊郡的这两三年,姜芃姬也没有闲着,想方设法读了不少珍贵的孤本。

    别看这张坤舆图画得简单,实际上耗费她整整三年的心血呢。

    风瑾还是不懂,姜芃姬又道,“像是前朝大儒写的《山川畅游图录》,正常人只读出书中描绘的瑰丽山川以及那位大儒在旅途中的趣闻乐事,但我却读出了另外的内容……”

    她用手指点了点桌上的坤舆图,指尖从一处顺到另一处,这是那位大儒的“旅游路线”。

    风瑾一瞧,这条路线上标注了很多蝇头小字,仔细一瞧,顿时头皮都麻了。

    举个栗子,那位大儒说自己在某处看到了如何瑰丽的景象,美得不像人间之景,姜芃姬却分析这个景象形成的原因,考究其他同类型的地理传记,结合山脉土壤、温度、湿度、当时的时辰等一系列条件,推测出这附近有什么奇特的地势或者地质情况……

    她根本不用亲自去丈量山河,眼睛却已经“看到”常人所没有注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