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已经成了定局,地动也过去了整整六日。

    因为姜芃姬的速度还算迅捷,处理又及时,上京倒是没有发现瘟疫。

    但是听运粮的伙夫以及在奉邑郡救灾的部曲讲,其他地区已经发现瘟疫的苗头了。

    姜芃姬双手和双足都敷了药,最后一天的救**给部曲和一千禁军,她只需要修养就行。

    【主播V】:感觉自己成了一条咸鱼。

    姜芃姬目前的重任便是修养,尽快将手脚的伤养好。

    地动发生这几日,姜芃姬几乎没有片刻休息,带着队伍在搜救区域劳作,救出一个又一个被埋废墟的百姓,毕竟没有人能像她一样可以精准地找到生命痕迹。

    所以她的伤势看着有些惨烈,正值救援进入尾声,风瑾几个强烈要求她在营地养伤。

    事实上,她身体的恢复能力是正常人的好几倍。

    要不是怕吓到郎中,觉得她是妖怪,她早就能活蹦乱跳了。

    养伤无聊,姜芃姬干脆找观众唠嗑聊天。

    也许是地震的阴云暂时褪去,直播间的观众也活泼了不少。

    【大红枣】:辣鸡主播,你是一条咸鱼,可怜的徐轲少年、风瑾少年还有亓官让帅哥,他们算啥?被一条咸鱼鞭笞奴役的终极咸鱼?本宝宝都一天没有看到亓官帅哥了。

    【主播V】:文证有老婆了。

    【最爱风瑾宝宝】:我也好久没有看到风瑾少年了,成年的风瑾太有味道了,星星眼。

    【主播V】:怀瑜有老婆了。

    【大长公主】:都走开!要说帅,我觉得徐轲少年最有味道。主播,你还记得徐轲少年跟我们这里一个年轻小鲜肉很相似么?我跟你嗦,徐轲少年现在有超级多的迷弟迷妹。那个小鲜肉最近两年发展不好,各种蹭徐轲的热度,最近接了一部古装剧,模仿徐轲少年的造型呢。

    姜芃姬双手捧着碗,吹了口气,然后一口将碗中的苦药喝了下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主播V】:孝舆有老婆了。

    【豢养面首】:结婚咋了?我说你们真是幼稚肤浅,风瑾少年、徐轲少年和亓官让大叔,人家三个都是人文,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要是没了引以为傲的智商,感觉就是无用白斩鸡。要我说,还是孟浑大叔比较好,那肌肉看着眼馋。男人器大活好,夫妻生活才能和谐。

    姜芃姬瞟了一眼那条弹幕,仿佛听到火车驶过的声音——呜呜呜!

    【主播V】:这个死过老婆了。

    直播间的观众:“……”

    踏马还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老司机联萌】:说起来主播身边的小伙伴都结婚了,为什么主播你还单着呢?

    姜芃姬哪里是会服输的人?

    【主播V】:唉,这不是陪着你们呢?

    虽说是养伤,但姜芃姬也清闲不到哪里去。

    调戏完观众,姜芃姬心情好了不少,抬手将矮桌上的图纸拉了过来。

    这不是东庆的坤舆图,而是附近几个郡县的地势图,画得十分简陋,勉强能看。

    这时候,风瑾进入账内。

    “怀瑜,外头伤患清点得怎么样了?”

    姜芃姬吃了点蜜饯,压下口腔内的苦涩。

    “具体数目出来了,一万九千八百一十二人,死亡百姓数目无法统计,粗略估计有八万五?!?br />
    报出这个数目,饶是风瑾也忍不住叹息。

    曾经的上京何等繁华,一城12万百姓,一场地动葬送了七成人口。

    姜芃姬算了算,觉得数目也差不多。

    哪怕地毯式搜索了两遍,但也不能保证没有一个失踪人口,姜芃姬在上京设立粥棚和救助营地,不能保证没有百姓幸存之后逃命他方……这个人口数量,与她预想相差不大。

    “我预备在过两日,去象阳县上任?!苯M姬道。

    “这么快?”风瑾一怔,又道,“若是如此,外头的百姓该如何安置?”

    姜芃姬笑了笑,道,“百姓若是愿意跟着,便让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走。若是觉得故土难离,各人留一些粮食,也算仁至义尽。尽早动身,以免夜长梦多。朝廷对这次地动默不作声,又执意迁都,被舍弃的百姓怎么能忍下这口气?怕是怕,百姓会揭竿而起,路上暴民无数……”

    趁着态势还不怎么严重,先去任上再说。

    有了安稳的地方,姜芃姬才能考虑谋算下一步棋。

    风瑾倏地露出苦涩表情,道,“不是怕……而是已经发生了?!?br />
    姜芃姬挑眉,道,“真有乱民?”

    东庆这个国家也是奇葩,这些年天灾**不断,百姓的承受能力却出奇地高。

    要是换成姜芃姬这个脾气,早在朝廷折腾的时候,直接揭竿而起了,哪里会忍到现在。

    “一共有两股,一支自称青衣军,另一支自称红莲教。这两支揭竿而起的时间差不了两天,打着‘苍天不仁,消灭暴政’、‘共创大同,为民请命’的旗号,弄得声势浩大。部曲之前送一千石粮食去奉邑郡,险些被那支青衣军抢了。纵然如此,也损失了几个部曲……”

    风瑾刚说完,姜芃姬面色凝重,空气中传来些许碎裂的声音。

    他低头一瞧,只见姜芃姬一手搭在凭几上,将凭几的扶手捏成了齑粉。

    “差点抢了部曲的粮食?”姜芃姬冷笑,眸光中酝酿着强烈的杀意,“他们既然打着如此高尚的旗帜,可知送去奉邑郡的粮食,全都是用来救济灾民的?连这个都要抢?”

    风瑾看看地上的齑粉,无法想想姜芃姬用了多大的力气。

    不过,这也说明这位伤势痊愈了吧?

    风瑾面上流露出几分讥讽,“高举大义旗帜又有何用,本身只是毫无纪律章法的乌合之众罢了。到最后,也只是雷声大点儿,雨声小点儿,掀不起多少风浪……”

    这话似乎没毛病,不过直播间的观众却有不同的看法。

    【老司机联萌】:啧啧,我觉得风瑾少年立了一个好大的flag。想想当年东汉末年的黄巾军,一开始谁将他们放在眼里?最后还不是闹得轰轰烈烈,整得朝野震荡?

    【脉息赵子龙】:风瑾少年士族出身啊,对普通农民的印象有了固定印象,他这么判断也没错。不仅是他,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啧啧,他们还不懂农民伯伯的愤怒。

    对于风瑾的话,姜芃姬笑而不语,这次她占直播间观众这边。

    “青衣军、红莲教……啧,天助我也?!苯M姬眸光微闪,道,“怀瑜,你不觉得单单一个象阳县县丞,太不符合我的身份了么?”

    风瑾心中一个咯噔,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