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圆月被一层灰白的云雾遮掩,朦胧的月光昏暗而颓靡。

    上京城外——

    连绵不绝的铲土声此起彼伏,一铲子土从坑底被甩到坑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些天杀货在挖人祖坟。经过数百人的努力,地上已经出现一个巨大的坑,坑边堆积了厚厚的土。

    “这个深度差不多了,继续往外挖?!?br />
    若是挖得浅了,大雨一冲,指不定就地面的土冲走,露出底下的尸体。

    若是挖得太深,工程量巨大,他们的时间宝贵,经不起浪费。

    姜芃姬在坑边撕开装着石灰的袋子,双手裹上一层布,用米店搜出来的瓢舀了一瓢石灰。

    “用这个,把坑底的土都细细撒上一遍,然后再盖上一层土。做这个的时候小心一些,肌肤别蹭着了?!笔偃艘黄鸶苫?,速度迅捷,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巨坑已经挖得差不多了。

    直播间的观众忍着害怕看了一夜,想到这么大的巨坑将用来埋尸体,顿时不寒而栗。

    为了缓解惊悚的气氛,不少观众自发说一些笑话逗乐,只可惜收效甚微。

    随着时间推移,一具又一具尸体被送入坑底,姜芃姬沉默地看着,其他人更是噤声。

    清晨的余晖透过枝叶,细细洒在地上,留下斑驳碎痕,坑内景象一览无余。

    不说那些禁军,哪怕是她的私人部曲,好些个也忍不住捂着胃干呕,有些蹲在地上默默红了眼眶,一夜未眠,此时无人敢说一句“累”,纷纷沉默地看着坑底的尸体,怔怔良久。

    只听姜芃姬声音嘶哑地道,“埋上吧……这一个坑还不够埋人的……”

    说完,她的双手已经抓起铲子,铲土洒进坑里,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机械而木然地听从指令,盖了一层土之后,姜芃姬又让人细细撒了一层石灰,然后继续铲土。

    堆砌一个高高的坟茔,将泥土夯实,以免山间野兽或者饥饿的鸟类捣乱。

    最后,再插上无字墓碑。

    “大家伙儿也累了一夜,你们先去洗手洗脸吃点东西,休息两个时辰之后再交班?!?br />
    清晨的阳光好似流动的金沙,炫目而美丽,熬夜挖坑埋尸一宿的禁卫和部曲却觉得眼睛有些发涩,困意袭来,上下眼皮恨不得贴在一块。

    之前一直绷着神经,如今松快下来,一个一个恨不得倒头大睡。

    不过跟困意相比,还是先填饱肚子更加要紧。

    两个巨大的粥桶还有冒着热气的馒头,嗅着空气中飘散的香味,众人腹中响声如雷。

    还真是饿惨了。

    排着队洗手洗脸,接过自己那一份粥和馒头,随便找了个地方蹲着,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禁军的吃相还算斯文,部曲众人却像是好几年没吃饭一样,有几个吃得太急,险些噎住。

    为了尽快与姜芃姬会合,部曲在亓官让的要求下一路疾行,算上昨夜差不多三天两夜没睡了,众人眼袋青黑,眼神飘忽,如今喝了热粥,吃下馒头,顿时有种新生的畅快感。

    吃饱了,四肢洋溢着温暖,不少人直接靠着树就开始打呼噜。

    姜芃姬见了,眼底带着欣慰之色,将自己那份食物仔细塞进嘴里,吃了个干净。

    有了一千禁军和一千部曲的相助,搜救效率不可同日而语,越来越多的伤患被送到伤员营地。最多的还是尸体,如今天气炎热,尸体从废墟抬出来就直接送到城外埋掉。

    若发现其他小动物的尸体,就地焚烧,营地四周必须定时清扫,撒上石灰。

    “这是什么?”

    风瑾捏着一块造型奇怪的东西,这东西不仅他有,亓官让等人也收到了。

    “口罩?!?br />
    姜芃姬蹙着眉回答,这东西还是直播间观众提醒她做的。

    她那个年代没有口罩这种东西,或者说已经被淘汰千万年了,属于历史书上的老古董。

    “有何作用?”

    风瑾看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说是帕子不像帕子,说是帷幕又太小。

    “遮在口鼻处,四条绳子绑在脑后固定。疫病多从口鼻进入,若是用这个罩住口鼻两处,注意饮食饮水,兴许能减少疫病发生?!苯M姬解释一遍,然后用自己的口罩演示使用方法。

    风瑾一听,倒也有几分道理。

    “这倒是好东西,还能遮掩气味?!?br />
    堆积如山的尸体被埋了,但伤患营地全都是病人,偶尔也有几个病重不治被抬出来的。

    空气中始终弥漫着浓稠的血腥味,戴上口罩之后,情况倒是好一些了。

    姜芃姬说的口罩并非商城兑换的,事实上商城就是个辣鸡,里面连口罩都不卖。

    她让几个侍女挑出比较透气的布料,叠了两三层然后简单缝制在一块儿,做了几个,大热天戴着也不会太难受。只是布料有限,做出来的简易口罩先给重要的几个人使用。

    用完了,还能用沸水煮一遍,然后烘干了继续使用。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地震发生第二天过半,伤患除了发烧昏迷,并没有出现其他疫病特征。

    虽说如此,姜芃姬也不能过早放心,还是需要未雨绸缪。

    看着可怜巴巴的商城,她在内心将系统拉出来狠狠鞭笞了一顿。

    辣鸡!

    被禁锢的系统听到她的怒斥,冷呵两声。

    怪它喽?

    相较于辣鸡的系统,直播间的小伙伴就可爱多了,听说姜芃姬为了疫病发愁,大家伙儿凑一块想办法,三个臭皮匠还能赛过一个诸葛亮,十五万直播观众加一块,还真有办法。

    【大红枣】:主播主播,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篇清穿小说,女主治疗四阿哥的疫病用的是芦苇根煮水,虽然不知道这东西靠谱不靠谱,不过可以煮了给人喝,说不定能预防呢。

    【六神花露水】:不是吧,网络小说瞎比写的能信?

    【举个栗子】:嗯,芦苇根煮水具有清热生津、止呕利尿的功效,主治热病烦渴、胃热呕吐、肺热咳嗽、肺痛吐脓、热淋涩痛等功效……以上内容来自度娘。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芦苇根煮水貌似很叼的样子。很多疫病都有呕吐不停、腹泻难止的症状……也许……应该……能用?

    【双鹿电池】:#揉脸,求个中医大手子,主播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啊。

    姜芃姬看了这些弹幕,轻轻叹了一声。

    有大手子也没用啊,药材短缺。

    商城的药材都是最常见的,稍稍贵一点的,买都买不到。

    说来运气好,之前从废墟中救出一个中年男人,对方的职业便是郎中,受伤也不重,如今已经取代府中侍女,成了伤患营地的主治医师,各个药铺废墟中挖出来的药基本被他拿走救人

    姜芃姬瞧了一眼商城寥寥无几的药材,采纳观众意见,决定多换一些艾叶和芦苇根。

    艾叶对许多细菌和病毒有抑制杀伤作用,倒是消毒病患用物的好东西。

    芦苇根么……兑换放着,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