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越一脸疑惑,不懂姜芃姬为何这么问,然而作为禁卫,他必须要听从姜芃姬的命令。

    “据下官所知,应该只有这一千人?!?br />
    圣旨明明白白写着呢,怎么会多出一千人?

    姜芃姬拧紧了眉心,侧耳细听那一阵脚步动静,看情况是朝着他们方向来的,罗越的听力没有姜芃姬这么变、态,但随着陌生势力靠近,他忍不住绷起肌肉,露出警惕防范的表情。

    看着好似蓄势待发的罗越,风瑾微微眯了眯眼,打量着什么。

    踏踏踏——

    整齐沉稳的脚步越来越近,外头等待的禁军也发现了陌生势力的踪迹,人群骚乱越来越大。

    姜芃姬也坐不住了,起身越过罗越三名禁军,大步流星向外走去,视线之中出现一团小小的火光,随着他们接近,这团火光越来越清晰,队伍前方有三人骑着高头大马。

    孟浑身为武人,视线最好,很快就发现姜芃姬的身影,脸上顿时一喜,策马快跑几步。

    “郎君——属下孟浑,参见郎君!”

    几年未见,孟浑也不会把姜芃姬的容貌忘记,哪怕如今的她狼狈如斯。

    姜芃姬大老远便看清了打头三人的身份,险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直到孟浑下马,抑制不住脸上的激动,她才回过神来,一边将半跪的孟浑扶起来,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亓官让。

    依照她的了解,孟浑是做不来这种事情了,不可能带着部曲乱跑,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出现在她面前。思来想去,有这个本事做到这点的,唯有亓官让。

    “文证曾说,会在羲最需要你的时候现身相助,难道便是现在?”

    姜芃姬上前,亓官让踩着马镫下来,稍稍弹了弹染灰的衣袖,对她深深作揖。

    苦笑着道,“人算不如天算,让本想在奉邑郡附近等待郎君大驾,哪里知道会发生地动?!?br />
    姜芃姬将他扶起,疑惑道,“为何在奉邑郡等?”

    亓官让正欲开口,视线瞥见禁军一行人,眼神一闪,便将含在舌尖的话咽了回去。

    姜芃姬发现他的动作,抬手让罗越将禁军带远一些。

    罗越纵然心有不甘,但他作为禁军小头领,自然看得出姜芃姬的部曲也是难得的精兵,打头的孟浑更是气息内敛,光用身材就能震慑一众宵小,便带着自己的人退了十来米。

    “原本,按照让的测算,郎君恐怕要遭人追杀。算了算各条路线,让以为上阳郡与奉邑郡边界之地最有可能,便带人在那边潜伏着,便于接应郎君……哪里知道一场地动,搅乱了让的算盘?!必凉偃昧绞忠惶?,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表情。

    再算无遗策的人,也架不住老天爷不给脸。

    “有人会追杀我?为何?”

    姜芃姬双手环胸,不是不相信亓官让的说法,只是好奇而已。

    亓官让摇摇头,道,“如今事迹皆已变轨,让再说出一番盘算,那也只是徒添笑柄?!?br />
    很明显,亓官让不想说。

    这次地动,不仅打乱了亓官让的计划,也让那些摩拳擦掌准备清君侧、清缴士族的外戚和宦官憋火,预备逼宫的太子更是有劲儿没处使,都光顾着逃命,哪里还记得这些“大业”。

    姜芃姬沉吟了会儿,道,“你纵然不说,我也猜得到一些。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你?!?br />
    人手缺乏,看着原本能救的人在无助等待中死亡,姜芃姬的心情可想而知。

    现在,亓官让带来三千部曲,两千已经在奉邑郡搜救百姓,剩下的一千人也能帮到她大忙。

    “郎君过誉了,这本是让的分内之事?!?br />
    亓官让眯起眼,平日里阴仄的眸子多了些平和。

    姜芃姬听到他这话,心中一动,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既然如此,事情宜早不宜迟?!苯M姬脸色一肃,道,“此次地动,百姓伤亡无数,如今天气炎热,尸体不能保存太久,为防腐烂生蛆,应该尽早找个地方安葬入土,免得生出疫病?!?br />
    亓官让点头,道“一切皆由郎君做主?!?br />
    一千禁军,一千私人部曲,再加上之前招揽的百姓,姜芃姬手头可用的人立马宽裕不少。

    她将亓官让、风瑾、徐轲、孟浑以及禁军罗越都喊了过来,预备重新部署搜救方案。

    罗越心思怎样,姜芃姬懒得管,只要这人能乖乖听话做事,这就够了。

    “孝舆,我让你运来的东西,你可带了?”

    有了皇帝支援的五百石粮食,口粮还能撑几天。至于药材,她让人搜了几家药材铺子,里头的人都死光了,没人要的药材便被她“借”走,省着点儿用,还能撑半天。

    这么算来,最重要的竟然是埋尸需要的石灰。

    徐轲怔了一下,道,“已经带来了,全都在车上?!?br />
    姜芃姬道,“让人把粮食药材全部卸下来,车上铺一层稻草或者其他遮挡物,今夜将尸体埋了。我看这个天色,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要下雨,尸体若是腐烂,尸水混着雨水进入底下,污染了井水,到时候可就有硬仗要打了。被污染过的水,喝入腹中,极容易生出疫病?!?br />
    姜芃姬平淡地叙述,围坐着的几人表情纷纷一变。

    他们想象力丰富,脑??刂撇蛔〉孛璩鼋M姬说的画面,顿时恶心得不行。

    “城东、城西、城北以及城南……”姜芃姬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上京的区域图,划分四处,各处派遣四百五十人搜救,每一个区域又详细划分,甚至连运送路线都说了一遍。

    姜芃姬的思路很清晰,派分任务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用。

    在场众人都不笨,记下各自任务,只等着姜芃姬一声令下。风瑾却在担心另一件事情,若是有毒尸水会顺着雨水进入地下污染井水,那么埋尸的地方就要慎重考虑了。

    姜芃姬当然考虑到了,她圈了一块地方。

    “这在城东外的一处山头,距离城东较近,便于运尸,地势高、远离护城河,与地下水脉不通。城东以外,地势偏僻,人烟罕有,村落寥寥……考虑种种条件,埋这里比较好?!?br />
    不能火葬,姜芃姬只能选择土葬,还要综合考虑各方面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