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让双手拉着缰绳,手心还攥着不离身的羽扇,“孝舆聪慧非常,自己猜?”

    故人在这种情形下相见,哪怕是他都未曾想到。

    猜?

    猜个大头鬼!

    徐轲抿紧了唇,扫了一眼拿火把的青年壮汉,道,“部曲?”

    “正是?!必凉偃眯ψ庞ο?。

    若非他骑着高头大马,徐轲当真想将亓官让拉下马,好好揍一顿。

    “郎君的部曲怎么会在这里?”

    部曲便是私兵,个人武装力量,亓官让怎么拉着这么多部曲从崇州跑来这里?

    亓官让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孟浑拱手道,“亓官先生知道郎君有难,这才来了?!?br />
    徐轲道,“轲怎么不知道文证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亓官让但笑不语,只是扫了一眼被推出来的粮车,再看看徐轲一行人的狼狈,心中一动。

    “此时不是饶舌拌嘴的好机会,若是孝舆怀疑让,事后再盘问也不迟。这会儿人命关天,孝舆还是尽快带路,我们也好早早与郎君会和?!必凉偃檬沽烁鲅凵?,“此地不宜久留?!?br />
    徐轲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不理解亓官让为何这么凑巧出现在上京城外。

    “既然如此,回去再解释?!毙扉鸪磷帕?,目前环境的确不适合谈这些。

    部曲如今的训练方法还都是姜芃姬制定的,只是训练量比以前加重不少。

    三四年训练下来,哪怕是一头猪都能两腿行走了,更别说这些精心挑选的青年壮汉,他们大多都是土匪出身,原本一身悍匪之气,几年下来,愣是被打磨成了令行禁止的精锐之兵。

    孟浑挥了挥手,立马有人牵着一匹马上前,他说,“徐先生上马?!?br />
    “你们带了多少部曲过来?”

    徐轲看到孟浑,心中便清明一片,知道亓官让这次带人出来,走得是正规渠道。

    姜芃姬离开的时候,将部曲运转事宜交给孟浑打理,亓官让偶尔也会过来搭把手,管一管。

    若没有这两人,姜芃姬这个甩手掌柜当得不会太舒服。

    “一共带了三千人?!必凉偃每?,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里只有千余人?!?br />
    孟浑是个武夫,但心思细腻,敏感嗅出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不由得接过话茬,隔开两人。

    “其余两千人都被派遣出去援救奉邑郡的百姓了?!泵匣胂肓讼?,又道,“徐先生放心,这三千部曲从崇州带出来,大多时候都是化整为零,肯定不会给郎君带来困扰……”

    部曲几乎是每个士族都有的,规模有大有小,和平时期都要栓好了,不能乱跑。

    要是被人发现大规模集结,指不定就怀疑他们是要搞事情,到时候部曲的主人可就要倒霉。

    徐轲听了,嗯了一声,脸色稍有缓和,只是蹙起的眉心依旧没有松缓的痕迹。

    他知道亓官让生性谨慎,不会将这么大的把柄交给敌人,事实也的确如此,部曲离开崇州境内,便被化整为零,相约在上阳郡和奉邑郡的交界处会和,一路行来并没有引起怀疑。

    但他还是有些介意,亓官让未经姜芃姬允许,调动三千部曲乱跑。

    亓官让令三千部曲在一处隐蔽的山谷躲好,就地扎营,藏了有几天了。

    地动发生之后,部曲没有一人死亡,倒是有几个倒霉鬼被倒下的帐篷给砸了,受了点轻伤。

    亓官让未曾来过上京,看着那巍峨的高大城门,他能想象出城门之后该是何等繁华的建筑。

    然而,穿过破损的城门,经城门内的景象冲击着他的心脏,令他瞳孔微缩。

    满目疮痍,废墟一片,哪里还有脑海中想象的繁华景象?

    他们从北门入城,附近的区域未曾搜索过,当几名幸存的百姓听到脚步声,立刻想尽了办法发出声音引起活人的注意,这番景象倒有些渗人,部曲众人却面不改色,不为外物所影响。

    “怎么……朝廷竟没有派人过来?或者……还未搜索到这里?”

    亓官让这段时间住在小山谷,外界的消息不怎么灵通。

    若非地动发生,他还想继续蹲在那儿等姜芃姬过来。

    徐轲寒着脸,嗤笑道,“坐在九重天阙的天子,怎么可能听到人间疾苦之声?”

    亓官让心中一沉,如今地动都发生一天一夜了,朝廷还没有任何动作,这是为何?

    哪怕他不知道什么黄金救援时间,但他也知道时间拖得越久,百姓死得越多。

    留了几十个部曲,将刚才求救的几个百姓从废墟之中救了出来。

    姜芃姬接受了圣旨,黄覃将一千禁卫和五百石粮食留下,迫不及待要离开了。

    这地方味道太大!

    看着黄覃被百来人护卫着离去,姜芃姬捏紧了手中的圣旨,依旧面无表情。

    她视线扫向禁卫,“你们这里,谁主事?”

    因为地方有限,人多没处下脚,所以只有寥寥三人跟着黄覃到她面前,其余全在外头待命。

    她说完,有一人上前抱拳,瓮声瓮气道,“正是下官?!?br />
    姜芃姬仔细打量这个男人,身高约有八尺,虎背熊腰,魁梧有力,一步上前,竟抵得上寻常人两步,他身上还穿着禁军甲胄,里面套着薄衫,那轻薄的衣裳根本挡不住这一身肌肉。

    姜芃姬如今的个子在同龄男子中也不矮,但面对这个男人却需要仰着脑袋。

    “你叫什么?”

    “下官罗越?!?br />
    “官家将你们赐给我,那这段时间,你们的身家性命便由我定夺,而你们也只需遵从我的命令?!苯M姬冷静地道,“若有阳奉阴违者,就地斩杀,无需埋葬?!?br />
    罗越闻言,蹙了黑浓的剑眉,心中略有不快。

    禁军护卫上京安危,在他们心中自然与常人不同,哪怕眼前这人家世不凡,但终究只是一介白身,若非官家命令,也没资格对他们吆五喝六,可姜芃姬却说出这样的话……

    姜芃姬瞧出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快,内心冷呵一声,若非需要人手,她也懒得与这种人打交道……只是,傲气归傲气,眼前这个罗越也有点儿本事,要是地动结束之后能将一千禁卫军都拐走,那就完美了。姜芃姬垂着眸,内心的坏水又开始沸腾了。

    这时,她耳朵一动,又听到一阵千人脚步动静。

    眉心一挑,问罗越,“官家还派了其他禁卫过来?”

    给两千人?

    这么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