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在这个“粮库”放了千石粮食,仅凭徐轲带来的三十人根本没办法一次性运回去。

    他干脆先取了一部分粮食,占了推车一半的面积,另一半放药库里面的药草以及姜芃姬特地交代的物件,徐轲戳了戳那几大袋古怪的东西,以他的见识,一时也看不出那是什么材质。

    不过根据刚才的手感来看,那几个大袋子里面装着的应该是粉状物质。

    “像是石灰……”有个仆从在一旁低低地道,“只是这种袋子见所未见?!?br />
    仆从自然没有见过这种袋子,因为这是工业纸袋,姜芃姬考虑到火葬会被阻拦,只能用土葬处理尸体,既然如此,她肯定要做好预防土地污染的准备,连埋尸的地方都要慎重考虑。

    翻了翻简陋的商城,能用来消毒的东西寥寥无几,没办法,她只能兑换几袋石灰应急。

    依照她了解,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有石灰的存在,各家各户偶尔会用来防潮防蚊虫,建造坟墓也会用这东西在坟墓底端撒上一层……唯一出格的,便是装石灰的工业纸袋了。

    不过这个也好解决,反正柳府的造纸作坊已经有成熟的造纸技术。

    造纸行业,柳府便是权威,是非黑白都是她说了算。

    更加重要的是,徐轲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纠缠。

    石灰?

    徐轲蹙了蹙眉,倒是没有怀疑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一行人摸着黑,推着车顺原路返回。如今地动造成的危害刚刚开始,朝廷至今没有任何救援动作,幸存的百姓生存堪忧,这般情形下化作暴民,烧杀抢掠并不奇怪。

    然而,他们有心躲避,奈何运气太差,远处竟然有丛丛火光摇曳,黑夜之中显得极为吓人。

    “鬼火——那是鬼影——”

    “鬼影?”

    乍一看到,不少人还以为那些火光黑影是鬼,顿时惊叫出声,恐慌的情绪在人群蔓延。

    徐轲见状,面色一沉,低声呵斥,“全部住嘴!看清楚,他们都是人,不是鬼!”

    严肃的声音带着迫人的威压,那些仆从被吓得噤声,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徐轲声音缓了一些,重复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不用怕,他们都是人?!?br />
    大家伙儿太紧张了,喉头滚动,不住地吞咽口水。

    今夜的温度本就燥热,现在再一紧张,不一会儿就额头冒汗,手心湿热。

    徐轲冷静沉着地压低声音,“不要出声,全部蹲下来躲避……”

    远处的火光正向他们靠拢,原本豆大的火光慢慢扩大。

    看这些人前进方向,竟然也是准备进城的。

    上京城墙看似巍峨厚重,然而经历数百年风雨,内在远比外表脆弱,地龙翻身,城墙坍塌损坏了不少,守门的兵将也不见了踪影,巍峨的巨大城门碎裂成了几块,看着摇摇欲坠。

    一些幸存的百姓为了生存,简单收拾了家当,包袱款款,从城门偷溜出城。

    如今这个时候,百姓逃命都来不及,哪里会主动进城?

    徐轲眉头深锁,猜测这群人是不是朝廷派遣下来救灾的队伍。

    若是如此,上京城的百姓便有盼头了。

    半柱香之后,徐轲打消了脑中的猜测。

    那一伙“鬼影”人数众多,夜色太黑,徐轲也判断不出具体人数。

    侧耳细听,他们步伐沉重稳健,队伍间无人交谈,唯有脚步声和车轱辘滚动的沉闷动静。

    徐轲早就让人将十数辆推车推到阴暗处,他们则小心伏在背光的地方,如今月色昏暗,一般情形下不会被对方发现。只是,他心理素质强,不代表着队友也有钢筋锻造的心脏。

    子不语怪力乱神,话是这么说,可人类天生便畏惧未知事物。

    当他们碰见自己无法解释的现象,往往喜欢将这些现象推到鬼神身上,脑洞巨大。

    那一伙人从不远处的小道走过,双方人马距离十分接近。见状,徐轲脸色沉重无比,众人更是紧张得无以加复,有一个仆从甚至两股战战,腹下一松,一股温热的骚味儿冒了出来。

    徐轲睨了他一眼,倒没有说什么,奈何人算不如天算,猪队友还是给他掉链子了。

    正当那支奇怪队伍快要走到一半,队伍后面的仆从突然面色狰狞地跳了起来,嘴里发出痛苦的求救,右臂挥舞不停,隐约能看到一条长条状东西在空中乱甩,定睛一瞧,竟是一条蛇。

    “蛇——有蛇——”

    这人的呼叫惊到了其他人,队伍瞬间乱了起来,不少伏地掩藏的仆从也吓得跳了起来,动作迅捷地远离那个被蛇咬住的人,这下子,顺带也将那支来历不明的队伍惊动了。

    “谁在那里——”

    徐轲心中一沉,暗暗咬牙,这都是什么破运气!

    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场景发生了,那支来历不明的队伍执枪将他们团团围住。

    燃烧的火舌不停舔舐着,时不时发出爆鸣之音,徐轲的脖子抵着人家的利刃,性命不由己。

    他暗中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些杂念,脊背笔直,一身染血的乌枣儒衫,衬得他傲骨铮铮。

    “这些人鬼祟可疑,全部抓起来——”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那一伙持枪之人作势要上前拿人。

    “慢!”双方对峙,徐轲不惧威胁,抬手阻止,神色冷静地开口,“地龙翻身,致使上京满目疮痍,生者十不存一。在下受命运粮送药,关系众多百姓性命,片刻耽误不得,还望各位壮士通融。之前见诸位行踪,为防误会,这才避让。若是诸位还不肯信,在下愿意与诸位走一遭。只是林间多蛇虫鼠蚁,有一运粮伙夫不慎被蛇类所咬,不知能否搭救一二?”

    这一伙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处置他们。

    他们夜间干路本就疲惫,一时松懈,竟然没有发现有一伙人在这么近的距离“埋伏”。

    若是这些人有恶意,他们铁定要被打个措手不及。

    眼前这个狼狈儒生看着像是领头的,面对十数把锋利枪头而不变色,不仅没有被他们吓到,反而振振有词地希望他们救人,这倒是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