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一名仆从涩着嗓子,低声询问,“郎君……这……还活着么……”

    他好像怕惊着什么人,声音显得小心翼翼,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是同样的反应。

    她将火把递给那个仆从,冷冰冰道,“她已经死了……帮我举着点儿火把,孩子还活着?!?br />
    仆从听话地照做,他侧身两步换个照明的角度,免得阴影遮挡视线。

    姜芃姬下到废墟,动手将压着女子的重物搬开,碎裂的双腿和股骨几乎摊平了贴在地面。

    直播间的观众不敢直视,甚至连直播弹幕都停止了,无人敢发言谈论,好似怕惊扰了亡灵。

    姜芃姬半蹲下来,试图抬手将女子搬开,却不想女子的尸体已经僵硬固定,她低头一瞧,能看到女子用身前和双臂供出一块儿小小的空间,里头躺着一个裹着襁褓的婴孩。

    她的指尖触及对方已经死寂僵硬的肌肤,低低道了句,“得罪了?!?br />
    搬开之后,女子尸体依旧保持那个弓背凸起的造型,看得众人眼眶涩然。

    “这个孩子没有受伤,只是哭了一整天,嗓子估计伤着了,加上一整天没有进食,饿得有些狠?!苯M姬稍稍检查孩子,除了哭声虚弱,其他倒是没什么,可见女子将他护得很好。

    姜芃姬怀抱着孩子轻哄,那孩子倒是好哄,抱着轻轻摇动,很快就息声了,只是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瞧着可怜极了。仆从看看孩子,再看看那个女子,低声询问。

    “郎君……那位娘子该怎么办,运回去么?”

    “运回去吧,如今天气燥热,尸体不易保存。继续这么放着,不出三五天就得腐烂生蛆。死者为大,运回去统一安葬了,也算入土为安?!苯M姬低声回答,生怕惊了怀中的孩子。

    那位仆从点点头,正要跟身边的人一道将女子搬出来,姜芃姬又开口了。

    “你们知道这片地界是哪家哪户么?”

    姜芃姬看女子装扮以及尸体模样,猜出她与孩子的关系,如今这个世道,一个出身没两月的孩子若是没有长辈亲属庇护,根本长不大,哪怕长大了,生活也会相当艰难。

    若是知道他是哪门哪户的孩子,以后说不定能顺着线索找到孩子宗族亲属。

    然而上京城那么大,那些仆从不是姜芃姬或者风瑾从外头带过来的,便是生活在平民区的青壮,他们哪里知道各家各户的消息?问了一圈,没人能说个明白,姜芃姬只能叹息作罢。

    她脑中有完整的上京图纸,稍稍对照一下区域,便能搜出附近这堆废墟的具体位置。

    “罢了,等以后再慢慢寻找吧?!?br />
    姜芃姬欲将孩子交给仆从,让他们将女尸和孩子带回营地,奈何孩子刚刚离了她怀抱,立马又哭了,哭声不比奶猫大,拳头不住地向空中乱抓,那副眷恋的模样看得人心生不忍。

    【营养快线】:看直播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的泪腺会这么发达。

    【三只松鼠零食】:我一个大老爷们儿,现在哭得跟娘们儿似的,一边哭一边打字,别人还以为我发神经了……主播,这娃儿那么可怜了,你就再抱抱他,再这么哭下去,得哭坏。

    【曹老板爱人妇】:失孤孩童,不止这么一个,以后会更多,主播要不要建立一个育幼院,专门收养这些在天灾**中失去家长的孩子?现代好歹有孤儿院会收留这些孩子,古代这个社会,要是没有碰上好心人,这些孩子要么饿死病死,要么沦为小乞丐,每天夹缝求生。

    弹幕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内容大多沉重,事实上,这种时候也没人敢嬉皮笑脸。

    姜芃姬垂着眼睑,瞧了一眼那个孩子哭得通红的脸蛋儿。

    地震发生之前,这个孩子应该生在富裕之家,孩子母亲衣着妆容都十分精致,孩子也养得白白胖胖,瞧着十分喜人。只是,她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被外物打动的人。

    任凭孩子哭得如何凄惨,姜芃姬还是将孩子递出去。

    她要是哄着他,其他等待救援的人该怎么办?

    她要是将孩子带着一块儿去救援,万一发生意外,顾及不到他怎么办?

    【老司机联萌】:事实上,这种时候感性发作抱着孩子哄他,才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姜芃姬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只是这个孩子如今没办法理解。

    仆从抱着孩子,见他哭得那么厉害,再想想孩子母亲,顿时心软得不行,“郎君……这……”

    姜芃姬想了想,抬手将自己的外衫撕了一大块下来,然后用里面干净的那层裹住孩子。

    若是这样还没办法,她是没辙了。

    奇迹的是,孩子嗅到了熟悉的气味,可怜巴巴地啜泣了会儿,慢慢消停了。

    “倒是个机灵的?!?br />
    这户人家,除了被女子护在身下的孩子,还有两人存活。

    一个是模样有些年迈的老人,按照姜芃姬的判断,估计是管家,另外一个是容貌素净的妇人,姜芃姬检查了一番,发现对方奶水充足,再看她的穿着以及居住的位置,应该是奶娘。

    除了这三人幸存,其余十七人尽数死亡。

    看着一具又一具尸体被抬出来,不少人已经看得麻木了。

    “继续找吧,这些尸体也运回去,今晚找片地方一块儿安葬了?!?br />
    现在是天气燥热的夏日,尸体腐烂极快,若是再下一场暴雨,不难想象,到时候水源被污染,会爆发出怎样可怕的瘟疫……最好的办法是焚尸,但她觉得这个提议很难被接受。

    所幸,姜芃姬知道怎样处理尸体,也会制作简单的“消毒液”,她之前抽空从商城兑换了一千旦粮食以及各种药材,只要孝舆将东西运回来,堆积的尸体就能处理了。

    “我们到那边搜一搜……”姜芃姬缓了一会儿,起身继续工作。

    另一头,徐轲也已经摸到姜芃姬地图所画的“粮库”,以及另一个药铺存放药材的地方。

    为了不引人怀疑,姜芃姬换取的都是放了一两年的陈米。

    不过,这种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谁还管是陈米还是新米。

    “把这些都搬上车……”

    一整天了,徐轲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松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