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跳出来抗锅,皇帝自然乐见其成,原本只想给一个虚衔,如今却给了一个象阳县丞的官儿,正经说来,象阳县虽然不富裕,但土地广袤,只是地处偏僻,没什么人烟罢了。

    为了扯块遮羞布,皇帝特地拨了五百旦粮食及一千禁卫,令身边心腹黄常侍,黄覃去宣旨。

    黄覃正是黄嵩的干爷爷。

    黄覃坐下,捶了锤老寒腿,感慨道,“不得不服老了,如今的年轻后生,真让人另眼相看?!?br />
    地龙翻身,上京几乎化为废墟,官家一怒斩杀宿命重臣,满朝文武无人敢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偏偏柳佘的儿子有胆量毛遂自荐,此事看似九死一生,同时也是巨大的机遇。

    他想到自家孙子,提醒了一句,“你小子也警醒着点儿,别到处乱惹祸?!?br />
    黄嵩难得抽空休息了会儿,便被自家干爷爷如此教训,不由得苦着脸。

    他嘴巴甜,又不怕黄覃多年积威,立刻想到法子转移黄覃的注意力。

    黄嵩起身给黄覃捏肩,嬉皮笑脸地道,“依照孙儿看,爷爷如今可不老,那些年轻的毛头小子毛躁又无分寸,如何能与爷爷相比?于家国社稷,爷爷这些年的贡献更是无人能及……”

    这话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但黄覃这些年的确保住了不少忠臣贤良。

    倒不是说他有良心,只是卖个好,两头讨好罢了。

    好比这次,姜芃姬的运气还不错,碰上黄覃带人宣旨。

    要是其他内监,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里头的门道多得是呢。

    若是宣旨的内监瞧姜芃姬不顺眼或者贪婪成性,想要暗中使绊子,肯定会选择陈年旧米,黑心一些的直接用米糠代替,拨出的一千禁卫也能换成身体病弱或者性情暴虐,不服管教的。

    黄覃喜欢交好士族和有潜力的年轻后生,不会在这方面动手脚。

    “你啊……只剩这张嘴巴还甜。如今还未成家立业,自然是无所谓,等过些日子迎娶季先生爱女,可不能这样了?!奔鞠壬腔漆缘亩魇?,也是东庆颇有威望的大儒。

    “孙儿懂,定然不会辜负爷爷的一番苦心?!?br />
    过了半响,黄覃整了整衣裳,预备带人去宣旨。

    此时,金乌西坠。

    随着时间推移,夜幕越发昏暗,视线逐渐模糊成一片。

    当天际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地平线,整个大地被黑夜笼罩。

    平日里灯火如昼的上京城,如今黑漆漆一片,四周寂寥无声,暖风携卷着未散的燥热,穿墙过巷,带起一股悉索的动静,远远听着,好似冤魂啼哭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一日搜索,搜出来的幸存者数目已经达到五百一十二,搜救队伍扩展至一百二十三,至于从废墟中搬出来的冰冷尸体,少说也有两三千,密密麻麻摞成了堆,看得人汗毛炸裂。

    这数字,对于曾经繁华的上京城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不过沧海一粟罢了。

    其中,幸存的百姓绝大部分都是伤患,有些伤势较轻,只是伤了胳膊或者腿,有些伤势很重,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徘徊在生死边缘,两府婢女以及救来的妇孺主动请缨,照顾伤患。

    “孝舆,你带人趁夜去这个地方取粮,动作隐蔽一些?!?br />
    姜芃姬将一张图纸交给徐轲,这件事情本该她自己去做,只是夜间还能正常搜救的唯有她一人,其他人效率太低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派一部分人去取粮食,暂时缓解粮荒,稳定人心。

    风瑾见徐轲已经累得脸色苍白,眼底还透着青色,开口道,“这事儿要不交给瑾吧?!?br />
    “不用,怀瑜你留在这里坐镇,轲还扛得住?!毙扉鸲硕ㄉ?,他知道风瑾这段时间都没怎么休息,被他妻子生产折腾得够呛,后来又发生了地动,更是彻夜未眠。

    他现在只身一人,妻子寻梅远在河间,风瑾却有家室牵绊,不能随意离开妻女。

    如此一看,这事情交给他办最合适。

    地震已经过去十个时辰,姜芃姬也不知道整个上京城还有多少幸存者,又有多少人在漫漫等待中迎来死亡,她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将生者从废墟中翻找出来,将他们送去治疗。

    姜芃姬举着简易的火把,她不惧夜路,但身后那些人却不行。

    “还有人活着吗,活着应一声!”

    “这里还有活人吗——”

    “我们是来救人的,还有人活着吗——”

    身后的仆从将双手放在嘴边,喊了一天,声音早已经嘶哑,嗓子眼儿疼得厉害。

    为了掩盖本身的异常,姜芃姬也没阻拦他们喊叫,只是令精神高度集中,寻找生命痕迹。

    蓦地,姜芃姬声音沙哑地开口,“等等——别出声——”

    抬手,示意他们暂时停止呼唤。

    一日下来,这些人已经将她视若神明,她的一举一动也落在他们眼中,连官府都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这人却能站出来,不放弃哪怕一条生命,这令某些憨实的汉子眼睛酸涩。

    姜芃姬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来源在前方一堆乱石废墟下面。

    “有孩子在哭……”

    众人倾耳细听,那断断续续的哭声,果真是婴孩。

    姜芃姬踩着碎石,足心传来的钝疼直接传入大脑。

    地震之后的废墟十分难行,姜芃姬那双早已经报废,若非直播间观众提醒,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足下的木屐已经彻底坏掉,光裸的脚板心被废墟尖锐的碎石磨出了血、划出了伤口。

    回去之后,她让人弄来粗布,折成一叠捆绑在脚上,方便行走。

    但是,脚心的伤口没来得及处理,磨破的血肉和粗布黏在一起,若撕开,能带下一层血皮。

    “你们去这里,还有这里,这两处找找,把碎石搬开……”姜芃姬分好队伍,一人举着火把照明,其他人则埋头苦干,一日下来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又喝了多少碗掺了盐的水。

    分好之后,姜芃姬用力将压在上面的房梁巨木搬开。

    一日下来,她手心皮肤已经没有一块儿好的,血肉混杂着灰尘,积了一层又一层。

    搬开最后一块,姜芃姬接过火把,众人一瞧,底下卧着一个蜷缩着背的女子,双腿以及股骨被砸下的房梁碾碎,唯有脊背还倔强地凸着,头颅抵靠着地面,双臂拢在胸前,似乎在怀抱什么东西,身体流出的鲜血将周遭一片地方染成了深色,浓郁的血腥顺着夜风飘散。

    那虚弱的孩儿啼哭,正是来自女子身体下方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