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用脚在地上蹭了蹭,然后随意取来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个不规则的矩形,刷刷划了几下,弄出上京城的区域图,她在上京这段时日,基本都在外头瞎逛,区域规划了然于心。

    一直挤在一处搜救,这样是不行的。

    这般只能浪费时间,外头绝大部分区域都顾及不到。

    算上两府可用的人员,再加上聘请来的青壮,整个搜救队伍也就堪堪七十一人。

    如何将这些人发挥出最大的效率,她心中已经有了部署。

    “人还是太少了……”风瑾苍白着脸,这么几十人,连城东这片地方都囊括不了。

    “尽人事,听天命。若是官家那边任命今早下来,能象征性给些人马,或许能轻松一些?!?br />
    徐轲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但是看到姜芃姬唇色干燥发白,流出的汗水将衣裳湿了几个来回,双手几乎没一块儿好的地方,如此模样,他再苦再累也没敢吱声,直接疲累咽回了肚子。

    “再有三四个时辰便要入夜了,这才是棘手的地方……”

    姜芃姬声音嘶哑地,讲出身旁两人内心不忍讲出的难题。

    远古时代照明设施太落后,富贵人家能蜡烛取火,稍微穷一些的用油灯,贫穷人家一入夜就洗洗睡……可想而知,发生地震后入夜,没有照明设备,会给搜救带来多大的影响。

    可以说,除了姜芃姬,其他人基本派不上用场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如今是夏日,天黑比较晚。

    风瑾道,“哪怕是顶着蜡烛也得去救,人命大如天,哪里是区区蜡烛能相比?”

    大户人家很费蜡烛,所以两府库房搜出来的蜡烛勉强能凑一箱子,估计能撑一晚上。

    只是,烛火的光芒如何能与烈阳相比,势必会给救援带来极大的不便。

    姜芃姬抬手揉眉心,手心不知磨出了多少血泡,又磨破了多少血泡,别人看着都觉得手疼,她无动于衷,好似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今天先这样,安排人轮流休息,晚上还有的忙?!?br />
    人只有那么点儿,不是每个人都跟她一样不知疲倦,根本经不起没日没夜的高强度搜救。

    姜芃姬再一次想念自家部曲,好歹都是饱经训练的,可比常人体力强多了。

    “我在想,若是部曲这会儿能空降多好……”她苦笑着接过踏雪递来的一碗温水,一仰头灌进嘴里,咕嘟咕嘟喝光,末了还觉得喝不够,让她再给自己盛一碗过来。

    “郎君这么说,那轲还希望自己有撒豆成兵的本事呢?!?br />
    徐轲苦中作乐,端着一碗有些稀松的粥,扑哧扑哧往嘴里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君子风度。

    风瑾叹了一声,简单喝了一碗粥,肚子里有了五分饱。

    “瑾去看一眼夫人?!?br />
    如今,他最挂念的便是自家妻女。

    姜芃姬让出自己的马车,里面空间宽敞,东西也健全,加上减震系统好,只要垫上厚厚的褥子棉被,哪怕发生了余震,魏静娴躺在马车内也感觉不到太强烈的震感。

    鉴于她是孕妇,还需要给孩子喂奶,自然要额外开一个小灶。

    入嘴的食物都是恢复元气、催产母乳的,饿着谁都不能让她们母女饿着。

    因为伤患太多,几乎没有哪个不是血淋淋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产妇受不得这样的刺激,马车弄得严严实实,实在太闷热了,让侍女用温水浸湿布巾,拧紧之后帮她擦汗,这样才能稍微好受一些……想到如今这个粗陋的条件,风瑾只觉心中愧疚。

    “吃不下,夫君不要也用一些?”

    风瑾进入马车收拾了一下仪容,双手和裸露在外头的肌肤都擦干净,外头罩着的衣衫也换了一件,免得将车厢弄脏。一掀开车帘,里头热气扑腾而来,光是待一会儿都觉得难受冒汗。

    “不用了,为夫方才吃过,你还在月子,需要补一补,免得以后落下病根?!?br />
    风瑾叹了一声,视线转到闺女身上。

    因为车厢温度高,外头裹着的襁褓已经解开,她身上穿着两件棉绸小衣,盖着一条小被子。

    “里头有些热,隔着时间掀开车帘,透透气,免得闷着了?!狈玷?。

    魏静娴说,“妾身记得呢,婢女做得很好?!?br />
    “透气的时候,你和孩子都掩好了,免得着了风?!狈玷滩蛔《V?。

    魏静娴有耐心地听着,夫妻俩感情算得上一日千里,越发浓厚。

    姜芃姬的折子快马加鞭送到了城外的避暑皇庄,地震发生之后,皇庄的戒备提升了好几个档次,里里外外都是禁军。这张折子更是经历一番波折之后才顺利送到皇帝手中。

    皇家宫苑和寻常建筑不同,一般都有防震需求,所以哪怕是昨晚那么强烈的地震,宫室坍塌得并不严重,只是为了皇帝性命着想,干脆在外头另外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豪华帐篷。

    虽说是帐篷,其实跟宫苑也不差什么。

    里面依旧有皇帝办公、面见大臣的书房,沐浴洗漱和如厕之所,还有临幸妃嫔的巨大龙床,内部极尽奢华,在里头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临时搭建的帐篷,还以为是哪个装饰奢华的宫室。

    地动,远古时代的人无法解释地震发生的原因,便发挥想象,强行解释。

    其中流传最为广泛的一种便是——地龙翻身。

    因此,每一次地动都能解读为上天对皇帝的警示和不满,这也是皇帝最为讨厌的。

    从昨夜地动发生之后,皇帝的心情就一直很糟糕。

    怒火难忍的时候,甚至还拔剑杀了几个动摇人心、妖言惑众的朝臣。

    屏风后的贵妃榻上躺着一名容颜绝世的女子,她微微睁开眸子,赤着脚下榻,双足踏在细致柔软的兽皮地毯上,身上仅松垮披着一件透明白皙、绣着百鸟朝凤的大袖衫。

    除此之外,竟然没有一件遮挡的衣物。

    长发披散,垂在胸前两侧,隐约能遮住两点殷红,雪白的肌肤上布满暧昧青紫,有的深,有的浅,新旧痕迹明显,那不像是短时间内弄出来的,倒像是连着好几天折腾出来的。

    莲步轻移,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令人心旌摇曳,令人眼睛忍不住在胸前和三角地带流连。

    女子拢了拢大袖衫,面上带着仄人的妖娆,身材凹凸挺翘,饱满红唇勾起惑人的弧度,好似一朵怒放到靡丽的牡丹。

    她不在意裸露,无视两侧垂手而立的宫女,绕开屏风,去寻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