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的观众一个一个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去看那张折子上的内容。

    只是对他们来说,繁体文言文阅读有些困难,连蒙带猜,好半天之后才知道风瑾写了什么。

    好一会儿,他们依旧不懂两人为何突然沉默对视,只能装模作样地含糊点评。

    【营养快线】:嗯……风瑾少年的笔迹真好看,错别字都没有。

    【玲珑密保锁】:#鄙视,人家这个笔迹,哪怕他写错别字了,你也认不出来吧?

    【三只松鼠零食】:直播间有没有大佬出来解释一下,看得我好懵逼啊,根本不懂。

    事实证明,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也不乏潜水的大神。

    【我才是郭奉孝】:风瑾写的折子不难懂。主播请风瑾代笔写折子,上书请愿,担下救灾的任务。风瑾这张折子,大致内容也是这样,细节却有不同,额外添了一笔“敲诈勒索”。

    敲诈勒索?

    众人看着这四个字,顿时懵了一下。

    【鬼才郭奉孝】:#抠鼻,好好学学,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他讲述地震后的惨景,写了百姓的惨状博同情,然后声泪俱下表忠心,希望能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皇帝救济百姓,彰显皇帝仁德,最后哭穷,说自己出身士族,有报效国家之志,但身无功名,自觉身份不足……啧,不得不说,感情戏充足,马屁也拍得恰到好处……风瑾少年没有想象中那么古板迂腐,庆幸。

    【偷渡非酋】:本来想喷楼上ID,不过看你分析得有模有样,我忍了。

    【鬼才郭奉孝】:感谢大学专业,繁体文言文阅读无难度。

    【老司机联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主播耍得来的,性格自然会有相似之处。

    姜芃姬原本只想上书请愿,师出有名就行,风瑾这么一写,很大可能帮她博一个官。

    “如今民心惶惶,人人自危。兰亭这番赤诚之心,官家若是知道了,自然会感慨贤臣难得?!?br />
    人呢,最怕比较。比较之后,好的越好,差的越差,若是再加上一点儿运气,皇帝大喜之下,准保给她一个官衔,哪怕只是毫无实权的虚名,总比一介白身来得好。

    “意外之喜,怀瑜当真大才?!苯M姬不掩饰地道,“既然如此,我也给你一个惊喜?!?br />
    风瑾眸色一亮,她说的惊喜,莫非是……

    “嗯?!?br />
    碍于风珏在场,她只是眨眼点头,给予风瑾肯定回答。

    “这张折子要尽快送上去,越快越好?!?br />
    另一头,得亏徐轲内务娴熟,这才没有手忙脚乱,整合人手,开设粥棚,聘用幸存的青壮百姓,一部分清理废墟,整理出空旷的地盘,另一部分则分为几伍,寻找幸存的生还者。

    地震严重,地面坍塌或者凸起,路面不平,损坏程度严重,给救援增添了极大的难度。

    因为地震发生时间在深夜,大部分人都已经熟睡,所以很多百姓被废墟掩埋,有些当场丧命,有些运气好还活着,虽然活着,但多半伤势严重,若得不到治疗,也拖不了几天。

    如今严重缺乏人手,姜芃姬已经解决了粮食和药材短缺问题,但她解决不了人力啊。

    不得已,她只能抓一个壮丁是一个,甚至连自个儿都上场了。

    “孝舆,你带人去搭建伤员区?!苯M姬很清楚,这次是一场硬仗,跟时间赛跑,与阎王争命,语速飞快地安排任务,“怀瑜,你帮忙安置伤员和粥棚事宜,也好就近照顾静娴?!?br />
    远古时代的文人都要学习君子六艺,骑射舞剑都行,但到底是文职,姜芃姬也不让他们跑去废墟搜救,免得一场余震下来,运气差些把人折进去,还是在大本营比较安稳。

    说完,姜芃姬接过踏雪递来的襻膊,动作粗鲁地咬着绳子一头,另一头灵活地束好袖子,然后爽利地将绳子两头打了个活结,露出两条雪白精装的胳膊,方便搜救。

    “踏雪,你留下来制作担架,照顾受伤的百姓……”

    他们运气还不算太糟糕,柳府仆从全部幸存,里面正好有一个跟郎中父亲学过医术的丫鬟。

    尽管只学了皮毛,但这会让哪能挑剔,直接让那个姑娘当个郎中。

    严重的伤势她救不了,但普通外伤还是能整一整的。

    搜救从最近处开始,姜芃姬基本冲在最前面,让后头跟着的人知道了啥叫天生神力。

    没多时便染了一身的灰尘和血液,衣裳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姜芃姬身手好,力气大,五感强烈,加上她又有常人所不具备的强大精神,相当于移动的人体搜救仪,能发现生命痕迹。本着优先救援的原则,她当然先救生命痕迹强烈的。

    “把担架抬过来,这里有活人……”

    姜芃姬计算好坍塌的木石结构,双手用力将废石抬起,露出一个浑身带血的身影。

    木头都是现成的,直接从废墟扒拉,姜芃姬让人把能搜过来的毛皮和布料都聚集在一块儿,让力气比较小的婢女凑一块儿缝制简单的担架,也不讲究好看不好看,方便搁置伤员就成。

    后头立马有人上来,合力将人抬了出来,搁在担架上。

    姜芃姬跟他们大致讲过抬人需要注意的地方,免得误增伤势。

    看着姜芃姬救出一个又一个有气儿的人,大家伙还以为活下来的人很多。

    实际上,唯有姜芃姬眉头深锁,心尖儿沉到了底。

    死的人……太多了……

    没有时间感慨这个,姜芃姬只能抿着唇,顶着脑袋上的烈日,双手很快磨出了血泡,血泡破裂混杂着沙土和木刺,掌心瞧着十分恐怖,直播间静悄悄的,气氛凝重,无人敢发言。

    从地震学上来讲,地震发生后72小时是黄金搜救时间,姜芃姬之前已经浪费了不少,如今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三个时辰之后,已经是中午时分,烈日最为滚烫的时候。

    搜救活人两百三,其中有一百九都是姜芃姬带队救出来的,其他几伍搬出来的活人寥寥无几,绝大部分都是冰凉僵硬的死尸,整理出来的这片区域,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这是上京城的大致区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