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冷嗤一声,“我不会走的,哪怕那个皇帝真的迁都?!?br />
    黄嵩神色复杂,眼前的姜芃姬和他认识的她截然不同,撕开平日里慵懒清冷的假面,露出最具攻击性的一面,令人眼前一亮,这样的姜芃姬更令他欣赏,但她的选择也令他遗憾。

    黄嵩低声劝说,真心诚意为姜芃姬考虑,“你愿不愿意离开,这恐怕不是你能决定的。天子一怒,血流漂杵,这话并非玩笑……你现在若是不走,以后可就真的要被软禁了?!?br />
    皇帝想方设法、拐弯抹角将世家人质捏在手里,如今上京地动,情势对皇帝不利,他更加不会放开手上的人质,若是世家轻举妄动,说不定为了杀鸡儆猴,要有人牺牲流血。

    现在地动发生没多久,皇帝自顾不暇,这时候姜芃姬要是收拾细软连夜奔逃,只要她进入崇州地界,基本算是安全了。哪怕皇帝事后追究,崇州牧柳佘也能替她挡住。

    东庆的形式本就严峻,加上这次突如其来的地动,皇帝要是想千秋万代,这会就不能妄动。

    可,姜芃姬现在不走的话,等迁都之时,她就真的要沦为人质,失去自由了。

    “放心,我有办法?!苯M姬放眼望去,周遭烟尘弥漫,满目废墟,空气中更是泛着令她难受的气息,“你担心的这些,我心里也清楚。既然敢留下来,怎么可能没有依仗?”

    要是皇帝真的要迁都,整个上京城还留下的百姓,她就不客气地带走了。

    原本还想缓一缓步伐,暗中筹谋,按部就班。

    但是,对手的愚蠢和作死举动,令她忍无可忍。

    只是,她现在面临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钱粮倒是其次,关键是人手不足。

    若在黄嵩来之前,她倒是想私底下问一问他的意见,愿不愿意拨出人手帮忙……上京都巡的确是个小官,但人家手上能指挥的人多,现在一看,十有八、、、/九不可能了。

    不是说黄嵩不善良,他也是公事公办而已,只能将有限的资源和精力去帮助达官贵人,完成上头交代的任务,宦官之后想要在朝廷中出人头地,难度比一般人还要大上几倍。

    他对黎民百姓有仁心,奈何情势太过苛刻,他有心无力。

    若是部曲在手就好了,她也不至于没人可用。

    黄嵩见姜芃姬主意已定,心下一叹,也知道自己无法劝说她。

    “你是过来找怀瑜和怀玠的吧?他们都在里面……”

    姜芃姬已经猜到黄嵩是来干嘛的,偷偷报信让他们尽快逃离上京,回到自己本家,届时就彻底安全了。只是,黄嵩好心是好心,但风氏两兄弟都不是常人,各有各的主见呢。

    黄嵩面色讪讪,瞧见姜芃姬心情不好,只能作揖谢了一声,越过她找风氏两兄弟。

    见黄嵩走远,徐轲才道,“郎君,轲先回去布置?!?br />
    “嗯,大白你先骑着吧。它机灵,路上要是碰见暴民,它也能带你安全躲过?!?br />
    徐轲接过大白的缰绳,动作熟练地上马,“多谢!”

    这位小姑娘的脾气可傲了,之前要不是为了找姜芃姬,它根本不会允许徐轲上它的背。

    这会儿得到姜芃姬当面允许,徐轲倒是没有被大白嫌弃排斥。

    姜芃姬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没多久又见黄嵩面无表情地过来,两人错身的时候点了点头,然后各做各的事情。身为上京都巡的黄嵩,有义务救出被困的达官贵人,保证他们安全。

    姜芃姬搭得帐篷很结实,里面能容纳三个成年人而不显拥挤。

    喝过补汤的魏静娴已经在帐篷内入眠,刚出生的长生喝了初乳,甜甜睡着。

    对此,风瑾心疼得不行。

    为了这个孩子,他东奔西跑之后选定了三位奶娘,身体康健、奶量充足,教养规矩都好。

    昨夜地震,三人之中亡了一个,另外两个都被砸伤,根本不能哺育孩子。

    但,总不能因为没有奶娘就让孩子饿着吧?

    夫妻俩瞧着嚎哭的闺女,魏静娴只能喏喏开口,征询意见,能不能由她亲自喂奶。

    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哭泣的时候一抽一抽的,弱得跟奶猫一样,她听了都心酸难受。

    风瑾那会儿的脸就黑了。

    不是因为魏静娴的提议,而是真的心疼孩子和老婆。

    高门士族,哪家产妇会沦为喂奶的奶娘?

    魏静娴不是宗妇,但也是正正经经的风二夫人!

    让一个贵妇当奶娘,亲自给孩子喂奶,这是多大的委屈?

    不过,姜芃姬跟他说母乳哺育对孩子好些,容易养活,他的脸色才稍稍好转。

    只是,心情没有维持多久,黄嵩上门。

    这人带来的消息令他胸口一闷,眼前景色明明暗暗,险些憋出血来。

    普通人看不出门道,但风瑾怎么会察觉不出里头猫腻?

    官家这是想抛弃上京,迁都他处??!

    黄嵩没有留下等风瑾兄弟俩的回复,如今时间就是生命,拖延一刻都不行,他恨不得自己能有万千化身……能在这种时候抽空出来通风报信,可见他是真的将风珏当成了挚友。

    “兰亭?你怎么回来了?”

    风瑾听到动静抬头,见到来人,竟然是之前告辞的姜芃姬。

    “路上碰见伯高……官家怕是要放弃上京,带人迁都了……”

    风瑾唇角勉强扯动,姜芃姬的想法跟他不谋而合。

    如今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

    第一,他什么都不做,等官家派人过来接走,继续当风氏人质??煞玷⒎浅H?,如何看不出这条路有多么艰险?不是坐牢,胜似坐牢,等到了迁都之处,怕是沦为真正的阶下囚。

    第二,趁机收拾细软,带着老婆孩子逃离这里。

    若静娴还未生孩子且身孕还浅,倒是能试一试第二条。

    只是,天意弄人,如今孩子刚降生,受不得舟车劳顿,更别说路上还有未知的艰险,也许是无奈落草为寇的匪徒,也许是饥饿难耐的暴民……不管是哪种,他都赌不起。

    这般比较,反而是第一条更为保险。

    风瑾是真正的仁人君子,为了妻女,他宁愿牺牲暂时的自由,保全家庭。

    不过,姜芃姬给他带来第三条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