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房还有多少银钱?也不知道药铺还在不在,能不能收购药材……若是能请到坐堂大夫更好……”她救不了死于地震中的死者,但是那些还活着的百姓,尽力救治。

    早知道地震发生得这么突然,她当初刚来上京城的时候就应该去物色医官郎中。

    “另外,拨出一部分银钱聘请还活着的百姓,给予食物或者些许工钱,让他们帮忙清理废墟,搜救废墟下的幸存者……你去弄个章程,算算大致花销,若是不够的话……”

    不用算,徐轲也知道库房那点儿银钱不够用。

    于是,他实话实说。

    “郎君……库房存银根本不够?!?br />
    姜芃姬抿紧了唇,道,“银两和粮食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先这么办吧……”

    徐轲道,“若是,能劝说各家各府开放粮仓,说不定能有收效?!?br />
    她冷笑一声,不客气地反问,“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当年雪灾,冻死饿死百姓不计其数,整个上京城有几户开仓振粮了?

    如今可是地震,各家各户自身难保,幸存之后第一时间就要离开是非之地,哪里会留下来?

    对于自诩血统高贵的士族高门而言,普通百姓等同蚍蜉。

    谁会为了区区蚍蜉,停留在上京城这个危险的地方,更别说开启库房,施舍钱粮药材。

    面对她的问题,徐轲沉默以对。

    两人正说着,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

    仔细一看,打头的人赫然是形容狼狈的黄嵩,身后还跟着几个身穿官服的兵卒。

    “柳老弟!”黄嵩拉了一下缰绳,控制马儿在姜芃姬面前停下,“珏弟在哪儿?”

    翻身下马,见她面色苍白,鬓发凌乱,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衣氅,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看起来,除了精神有些差,应该没受什么伤。

    昨夜听了姜芃姬的话,黄嵩带着手底下的狗腿巡逻好几圈,三更时分还抓到两个在街上胡闹的世家纨绔,正预备着按照上京城的条例将人抓走,地动就毫无预兆地发生了。

    黄嵩第一时间集合收下去救人,他则快马加鞭回到府上看了一眼。

    自家老爷子一向晚睡,地动发生的时候受了点儿伤,性命无碍,侥幸逃过一劫。

    黄嵩让幸存的家仆去救人,搜出废墟中的银钱粮食,将老爷子安置在相对安全的地方。

    安排完这一切,他带着人来了这一片区域,搜救被压在废墟下的达官贵人。

    整个上京城已经化作废墟,十室九塌,一路行来,黄嵩心中越来越沉。

    不知道这场大灾大难过去之后,整个上京城还有多少活口?

    姜芃姬瞧了一眼黄嵩和他身后的兵卒,全都是一副工地干活之后灰扑扑的狼狈模样。

    “怀玠无恙,只是手臂受了点儿伤,这会儿正在里面?!?br />
    尽管上京都巡是个小官,类似城管头子,但有一点好处,这个职位手底下有人。

    “那就好……”黄嵩松了口气,好心对着姜芃姬劝说道,“如今情势不稳,此处也不是安全之地,为防暴民抢夺杀人,抢粮抢银,柳老弟还是早些做打算……”

    姜芃姬听后蹙眉,她知道百姓被逼入绝境会做出什么,但这需要一个前提……

    “我听说上京城有十万禁军,若是出动禁军,绝对能第一时间安抚百姓,救出更多的人。朝廷开仓放粮,百姓何须铤而走险?”她声音夹着冰渣,夹枪带棒,嘲讽之意尽显无余。

    黄嵩被这么一问,表情变得有些难堪。

    他无奈道,“地动发生之时,官家在城外避暑皇庄,禁军要护卫官家安危,轻易不得离开?!?br />
    姜芃姬闻言,微微闭眸,身后的徐轲听出黄嵩的言外之话,险些忍不住上前质问。

    只是,他刚迈出一步,便被姜芃姬抬手拦下。

    直播间的观众还沉浸在满目疮痍、遍地废墟的难受之中,听到黄嵩这话,他们彻底炸了。

    【老司机联萌】:这算什么,禁军十万,踏马不能留一万?;せ实?,剩余的去救人?

    【打折卷】:呸!?;と四睦镄枰煌?,东庆皇帝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营养快线】:这段时间的直播我都有追,根据消息得知禁军是上京城最大的武装力量,如果连他们都不出动救百姓……这些畜生是想眼睁睁看着幸存的百姓活生生去死吗!

    姜芃姬余光瞥见这条弹幕,心中冷冷一笑。

    若是地震小些,发生在白日,没有那么多伤亡,估计皇帝是愿意出动禁军救人的。

    如今的上京已经是一片废墟,哪里还能算是帝都?

    重建的费用,恐怕不是如今的国库能承担的。

    这种情形下,那个东庆皇帝自然会选择损失最小的做法。

    【最爱辣条了】:呵呵,你们要知道在古代,百姓人命如草芥。性命的确珍贵,提前你得是达官贵族。好比黄嵩小哥儿,他带人救人,救的都是上京有头有脸的。古代救援速度那么慢,同一时间,救了普通百姓,达官贵人就有可能死亡。两者摆一块儿,你说谁先得救?

    【哇哈哈】:我想起了卢川地震,那时候我在卢川上大学,地震发生,宿舍坍塌,我是被兵哥哥从废墟中救出来的??吹秸飧鲋辈ゼ?,我只想知道我要是普通百姓,我能活么?

    【牛肉羹不加姜】:楼上别搞笑。要是那样,你的尸体早凉了,估计连投胎程序都走完了。

    【秃黄油拌饭】:不说了,负能量满满,看得我都想摔键盘。我去做点儿正能量的事情缓一缓情绪,去度娘贴吧发帖,看看能不能钓到土豪来直播间打赏……

    几年直播累积下来的威望和信用,直播间观众选择相信姜芃姬,各种额度的打赏还在持续。

    黄嵩似乎有些消息来源,他对姜芃姬的印象很好,不由得暗示一句。

    “如今官家自顾不暇,柳老弟趁机快些离去吧。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若是迟了,官家想起来你和风二兄,恐怕就走不了了……”

    说完,他又恢复公事公办的面孔。

    姜芃姬却冷笑道,“我柳羲别的没有,但骨气还是有的。如今若是抛下一切逃了,与懦夫有何区别?你不用跟我遮遮掩掩,伯高,我脑子不笨。我心里很清楚,皇帝见上京十室九塌,懒得耗费巨资重建帝都,于是想带着达官贵人、朝野重臣离开,直接迁都对吧?”

    都要搬家了,谁还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修整上京?

    若无迁都之意,哪怕皇帝再怕死,他也会让禁军去救百姓,哪怕只是做做面子。

    堂堂帝都,不可能只有皇帝,还得有百姓。

    如今抓紧禁军,拒绝救援,意为舍弃百姓。

    自然,迁都之意也昭然若揭了。

    黄嵩脸色陡然巨变,煞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