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屋子都在第一次地动中坍塌干净了,剩下的也在余震中阵亡,魏静娴需要产后护理,总不能继续躺在临时搭建的产房之中,那是非常时刻的非常手段,现在自然要精细一些。

    在这种时候,帐篷远比房屋更加安全。

    处理好这些,姜芃姬跟风瑾告辞。

    “我要回去一趟……昨夜那个情况,也不知家中如何。房子钱财倒是其次……我只是担心孝舆……”值得庆幸的是,柳府在上京的房产不大,面积小,屋子低矮,所用材料以木材为主,铺的瓦砾不多,哪怕房子坍塌砸下来,应该砸不死人,“我要回去主持大局?!?br />
    风瑾知道徐轲对姜芃姬的意义,两人名为主仆,实则是好友。

    “瑾让家仆送你回去,地动之后不乏暴民,还是小心为上?!狈玷?。

    姜芃姬正要点头,耳朵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响动。

    她猛地起身,面朝声源传来的方向。

    “吁——”

    徐轲气喘吁吁,看到曾经低调奢华的风瑾府邸化作废墟,心中一个咯噔,蓦地沉了底。

    大白载着他踩过废墟,远远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担忧顿时化为狂喜。

    “郎君!”徐轲踉跄着跳下马,狂喜的表情好似要哭一般。

    他的脸灰扑扑一片,衣裳拧成了菜干,衣袖破损,发髻像是被狗啃了,瞧着狼狈极了。

    “孝舆?万幸,你还活着……府上如今如何了?伤亡大不大?”

    姜芃姬见他安然活着,只是手臂受了点儿擦伤,心中顿时一安。

    徐轲脚程还没大白快,他还在踉跄接近姜芃姬,人家大白已经亲昵蹭着她的脸颊。

    他喘匀了气,回禀道,“有大白警示,仅有马夫受伤,其他人无恙?!?br />
    姜芃姬疑惑,“只有马夫受伤?”

    徐轲哭笑不得地看着大白,道,“郎君这位大白先生,可是救了不少人。昨儿三更之前,它突然暴起踹翻了马厩,不慎伤了阻拦它的马夫,跑进屋子一阵乱闯……”

    毕竟是英勇善战的北疆战马,又跟了姜芃姬这么一个主人,普通人哪里能驯服烈性的它?

    几乎所有人都被大白闹得无法睡眠,偏偏它灵性十足,谁靠近屋子它啃谁脑袋,一伙人又不敢伤害大白,这可是姜芃姬的爱马,所有奴仆的命都抵不上人家重要。

    没办法,在大白任性固执的阻拦下,徐轲和所有家丁仆人只能待在院内跟大白对峙。

    然后,地震就发生了。

    姜芃姬听了,表情变得极为古怪。

    “你的头发这么乱,大白啃的?”

    她还以为徐轲是混乱之中不慎弄乱的,闹得像是狗啃一般,合着是被大白啃了?

    徐轲无言以对。

    郎君,这种时候讲这种话,太扎心了。

    “干得漂亮!”

    姜芃姬抚了抚大白的鬃毛,傲娇漂亮的小姑娘伸出舌头舔她脸,好似在邀功。

    徐轲见状,心中那点儿郁闷烟消云散,啃了就啃了吧,总比没命强。

    “昨夜地动突然,轲令府中仆从清理废墟,搜救还活着的百姓,故而来迟,还请郎君恕罪?!?br />
    姜芃姬笑了笑,豁达地道,“你做得很对,我为何要怪罪你?地震刚发生那会儿,人活着的几率大,等几次余震结束了,黄花菜都凉了。你家郎君的本事,你知道。若是我都不能安然活下来,整个上京城该是一片死城了。你一路寻来,外头情势如何?”

    要是她真的马失前蹄,死在这场地震,徐轲赶过来有毛用?

    他那么做,那才是真正有责任有担当的举止。

    搁在这个时代,上位者会心生芥蒂,觉得徐轲生有反骨,但以姜芃姬的胸襟,如何会怪罪?

    徐轲也不是感性的人,可经历大灾大难,承受强大的生存压力做出选择,如今又得到姜芃姬的礼节,泪水也忍不住在眼眶打转,他吸了吸鼻子,将泪意憋了回去。

    “外头……皆是废墟,十室九塌,百姓死伤惨重……恐怕……幸存者寥寥……”

    徐轲哽咽地道,眼前浮现一路上的惨烈景象,心中一片悲恸。

    远古时代的百姓作息多是朝九晚五,地震发生在三更时分之后,那会儿,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经陷入梦乡,地震发生得如此突然,震感又这般强烈,哪里来得及逃命?

    “十室九塌……”

    姜芃姬长叹一声,好似脱力一般一屁股坐在废墟上。

    她是基因战士,参加过最为惨烈的星际战争,双手收割了无数敌人的性命,生死对她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在姜芃姬眼里,那些普通百姓和她守护的联邦公民一般无二。

    敌人的性命在她眼里没有丝毫价值,但身后守护的公民却贵若珍宝。

    如今,一场地震,不知道葬送了多少百姓的性命。

    他们死得毫无价值,性命贱如草芥。

    “郎君……”

    徐轲想要劝,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他知道自家郎君平日里冷冰冰的,脾气任性,行事狂放不羁,但他知道,这人很善良。

    是的,善良。

    因为善良,所以郎君会亲自下地,向老农学习如何耕种,了解田地庄稼的俗物,绘画改良农具,不惜钱财令工匠坊根据图纸进一步改良……他不觉得其他世家子能放下身段去做。

    除此之外,还有部曲,剿匪护卫河间安宁,建立女部曲,接纳被遗弃贩卖的女孩儿……

    废墟下一箱又一箱的书籍,这是她从程丞那边换来的珍贵宝贝,预备着以后推广活字印刷,将它们赠与天下学子,《三字经》、《百家姓》……那都是为以后启蒙的幼童准备的……

    还有崇州的柏檀,暗中建造的造纸作坊已经试验出多种造纸手法,各个程序越发成熟。

    这一步又一步,到底为何,徐轲看得清楚。

    出身世家而不敝帚自珍,真正心怀天下之人。

    徐轲觉得,若是这样的人还不能称之为善良,谁还有资格?

    姜芃姬没有晃神多久,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冷漠的表情。

    “开库房,放粮建粥棚……”

    徐轲知道自家郎君会这么做,早已经准备好计划。

    “库房前一阵子入了一批粮食,若是建造粥棚,应该能坚持小半月?!?br />
    当然,粥棚的规模不大,不然连三五天都坚持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