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使萌萌哒】:静娴小姑娘的身体素质很好,产后护理得当的话,应该能很快恢复,孩子的情况不好说。不过,孩子这样都顽强地诞生降世,我想上天会垂帘这条小生命的。

    那位退休的妇产科医生发出这句话,整个直播间像是解开了禁言,发言慢慢多了起来。

    【神兽羊驼】:一整晚都在冒汗,不敢离开屏幕前半步。从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这么痛苦……刚才哆哆嗦嗦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我错了,不应该因为一点儿小事就凶她……

    【最爱辣条了】:我以后不黑主播了,你的确是可以上天的人物。

    【黯然**】:看了一晚上直播,我也想了很久。魏静娴是个勇敢的小姑娘,我在她身上看到女性的伟大和韧性。我想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她年纪一样大,前不久我俩忘了做措施,她怀孕了。原本觉得我们还年轻,孩子不着急,打算明天去打掉,现在……我想对她忏悔……

    【营养快线】:新生命降世,的确令人感动欣喜,但是我更加关心的是能不能给直播打赏,然后主播去买救灾物品……灾难面前,众志成城,能救一命是一命,哪怕隔着一个位面。

    这条弹幕很快就被火速点赞,人工置顶。

    姜芃姬自然也看到了,她一边将孩子收拾干净,裹上襁褓,免得着凉,一边咬紧了唇。

    【主播V】:我尽量。

    这条弹幕发出来,系统收到的打赏呈现爆发式增长。

    之前的打赏都是给小孩儿祈?;蛘咔熳:⒆咏瞪?,后来的打赏几乎都是给灾民祈福的。

    当然,也有观众嘲讽姜芃姬是想趁机捞一笔灾难财,这条弹幕刚发出去,立马被人怼了。

    【营养快线】:踏马脑残是吧?劳资追这个直播间好几年了,根本没有听过主播主动要求打赏或者其他东西,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心脏没有底线?她要是这种人,我直播吃键盘。

    【大庄主夫人】:煞笔,电话打过去了,人肉接好!

    【土豆牛肉盖饭】:呵呵,平时那些妖艳贱货的直播看多了吧,以为谁都见钱眼开,给钱就让上?发生大地震了,死了那么多人,你踏马说出这种没人性的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姜芃姬原本还有些膈应,但看到那么多维护她的话,心中那点儿不适烟消云散。

    就冲这点,她和系统彻底撕破脸皮,也值了!

    风瑾和魏静娴头一个孩子是个丫头,脸蛋皱巴巴、红彤彤的,形象比喻,看着像是一只脱了毛的猴子,但在此时此刻,姜芃姬却觉得这个孩子有着倾城倾人之姿。

    她将孩子递给望眼欲穿的风瑾夫妇,“抱一抱吧,很漂亮的千金?!?br />
    “多谢?!狈玷园鬃帕?,孩子刚降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紧张地都要窒息,如今切实抱着这个软得好似没有骨头的生命,胸腔这处前所未有的柔软,“这孩子,兰亭取个名吧?!?br />
    魏静娴这会儿也稍稍缓过劲,有了些许力气。

    她看看丈夫,再看看姜芃姬,心中哪里还不知道?

    “兰亭,帮忙取一个吧?!?br />
    魏静娴露出一抹苍白的笑,身上盖着被,旁边架着火堆,勉强驱散了周身的寒意,她清楚,若非姜芃姬冲进来将她抱出产房,她们母女俩已经被那根落下的房梁送到阎王爷那儿了。如今能安然无恙生下孩子,全靠眼前此人。

    她不怕自己没命,但一想到孩子会因此没了降世的可能,便有钻心之痛。

    姜芃姬听到夫妻俩的请求,怔了一下,“取名儿?”

    如今这个时代,每家每户有新生儿降世,父亲要在门口等待头一个路过的路人,为孩子求一个贱名,普通人有贱名好养活的说法,不过这是普通人家的习惯,世家贵族对此嗤之以鼻。

    风瑾夫妇既然开了口,姜芃姬想了想,道,“怀瑜这个家庭也不适合给孩子取什么贱名,那我就给她取一个男孩儿气的,壮实一些,叫做长生好了。愿她此生,安乐无忧,长生长寿?!?br />
    “长生?好,就这个名字?!?br />
    风瑾脸上终于多了一缕笑意,孩子似有所感,呷了呷嘴,侧头在他胸前蹭蹭。

    说话间,天色已经彻底亮堂了。

    活着的仆人沉默地打扫废墟,他们侥幸活下来了,更多的则掩埋在废墟之中,不见天日。

    姜芃姬掀开布帘,走出简易产房,腰部严重扭伤的产婆正哎呀呀地坐在一旁,指挥婢女煲老鸡汤,里面加了不少对孕妇产后恢复有益的材料,对方看到她,连忙让丫鬟端来铜盆,铜盆旁搭着布巾,里面装着温水。

    “郎、郎君要不要洗个脸?奴让府里的小丫头找来老爷的衣裳,还未上过身的,您换一换,顺便也洗一洗背上的伤口。若是搁置久了,这会儿天又热,容易溃烂……”

    产婆小心翼翼地瞧着姜芃姬,她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秘密,昨晚夜太黑,地动发生得急促,她没发现细节,如今天一亮,她待一旁细细思量,总觉得这位小郎君有些古怪。

    毕竟是职业产婆,长着一双老辣的眼睛,能发现姜芃姬身上的些许异常。

    等姜芃姬从产房出来,她顿时一个灵光,惊醒了。

    乖乖,要是那位郎君是女的?

    怪不得,风家老爷半点儿也不介意柳郎君帮自个儿娘子接生!

    姜芃姬见产婆的表情,顿时明白了什么。

    她用布巾沾湿,擦拭脸庞,洗去一夜未眠的倦怠。

    “我没事,穿一件衣氅挡挡伤口就行?!苯M姬应下,见产婆别扭的动作,略显歉意地道,“昨儿个情势紧急,将你推开,害得你扭伤了腰……还请这位阿婆见谅?!?br />
    产婆心宽地道,“腰伤算啥,小郎君可是救了奴一命,奴还没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呢?!?br />
    姜芃姬神经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背上传来一阵阵的疼。

    她扯了扯嘴,伤口应该是昨晚救魏静娴的时候留下的。

    也幸好她这具身体已经强得不像话,若是柳羲原本的身体,昨晚那根梁子砸下来,非得弄个内脏出血不可,严重一些,说不定背上的伤口都能看到森白的脊梁骨了。

    如今只是破了口子,这对她来讲只是小伤口。

    不确定余震合适发生,姜芃姬让仆从将坍塌的库房扒拉出来,收拾出能用的木料,挑出一张张完整的野兽皮子和布料,将一匹匹布粗暴缝制在一起,搭上野兽皮子,搭建简易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