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景象,吓得小童面色失血,连忙大喊道,“先生——先生,有妖怪——”

    书童发现了这个异动,青年和卫慈自然也已经发现了。

    两人忙不迭地跑到了空旷之处,这股震动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这是……地动?”

    青年拢紧了衣氅,哪怕此时的夜晚依旧闷热,但他却觉得浑身透着森森寒意。

    卫慈面色失血,苍白一片,脑海中似乎有东西崩裂开来,令他思绪空空。

    东庆……什么时候发生过地动?

    上一世的这时,他已经在中诏汴州,河间卫氏势弱衰微,只能仰仗汴州卫氏,仰人鼻息。

    他不想加入宗族争斗,随后几年隐居不出,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偶尔关注外界大小事务。

    等天下大乱,蒙旧主赏识,他才出山相助。

    那时候,天下早已四分五裂,九州五国不复存在,诸侯割据,争霸之势早已如火如荼。

    对于东庆,他也是仔细了解过的。

    他搜遍记忆,根本不记得这时候有地动的消息。

    “地动……源自紫微星侧……”他抬头看了一眼星象,诡谲的星象透着一股子阴冷,好似蒙着一层淡淡的血色,令他心生含义,掐指算了半天,这才隐隐算到地动的源头在紫微星侧。

    东庆的紫微星,指的是东庆皇帝。

    这紫微星侧,自然是指上京!

    他如今所处的地界距离上京十分遥远,快马加鞭需要两月。

    如此遥远,竟然也能感到这么明显的震感,他难以想象,地动中心的上京城会是何等情况。

    倘若知道上京会有地动,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那人去了上京?

    无论如何也要阻止才是!

    难道说,他重活一世,竟然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容不下他?

    “子孝……你怎么了?”发生了地震,谁敢回屋睡觉???

    青年跟书童匆匆入内搬了些被褥,打算在院内空旷处睡一夜,一切事宜等明天白日再谈。

    一晃神,他发现友人竟像是失了魂一般。

    “希衡……慈无事,只是想到方才梦魇……那也许是上天的警示……”

    前脚刚做了噩梦,醒来之后就真的发生了地震,可不就是上天警示?

    青年面露愁色,“如今的东庆……哪里还经得起这般折腾?官家疏于朝政,朝野上下尽是外戚与宦官的犬牙,这场地动,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葬送其中?又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卫慈目光悠远,不知有没有听到友人的呢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姜芃姬的警觉性远比猛兽更加敏锐,地动发生前半分钟,她的神经已经绷紧到了极点。

    她从未有过这般心慌的感觉,心跳的速度快得不正常。

    “别睡了——”她一巴掌拍风珏背上,将偷偷摸摸小憩的熊孩子拍醒,“我心慌得很……”

    风珏一脸懵逼地看着姜芃姬,这人心慌管他什么事儿?

    “要我帮你揉揉么?”风珏维持着冷漠的表情。

    直播间的观众被他的神回复弄得哈哈大笑,弹幕上全是心疼熊孩子的发言,这作死作的,有深度。

    “滚——谁让你揉了!”

    姜芃姬毫不客气地道,这般粗野的态度惹得风珏对她的印象更差了。

    “我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你去把怀瑜喊醒,先去庭院空旷的地方待着,我去产房看看?!?br />
    风珏被她这么不客气地对待,脾气也上来了,然而姜芃姬动作利落迅捷,已经起身去产房。

    这会儿,产婆突然打开产房的门,道,“夫人发动了!”

    什么!

    这个时候?

    姜芃姬心中一怔,一股强烈的?;写咏虐逍拿统宕竽?,她抬手挥开产婆,将对方推到廊下,身形迅速地冲入产房。产婆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哎呀一声,一屁股墩儿摔地上,腰部似有咯嘣声,扭到了。

    下一瞬,地面剧烈抖动,好似天翻地覆一般,地动山裂,房屋轰塌的巨响在耳边炸开。

    灰尘弥漫,惊恐尖叫的声音被淹没不见。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直播间的观众彻彻底底的懵逼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播屏幕已经是一片狼藉,房檐轰然倒塌,一下子砸在产房的侍女身上,血肉模糊,迸溅一地。

    姜芃姬的身体潜能瞬间爆发出来,在房檐即将砸中魏静娴之前,将她连同一床薄被一块儿抱住,滚了个身,险险避开要害,室内燃起的烛火早已经熄灭,周遭黑洞洞一片。

    姜芃姬凭着直觉和记忆,抱着浑身染血的魏静娴冲出了产房。

    月光倾洒,视线又多了亮光。

    地面还在摇动,姜芃姬把魏静娴放在空旷的地上,将她交给被吓得魂飞胆裂的产婆。

    “我再进去救人,你先给静娴接生……风怀玠,你踏马愣着做什么,快点滚过来帮忙!”

    幸好风瑾不喜欢复杂华丽的装饰,庭院内只是弄了个小池子,并没有重峦叠嶂的假山。

    侥幸逃生的仆从聚在空旷之处,风珏被姜芃姬骂醒,连忙出面稳定人心。

    风瑾累极了,睡得深。

    不过他的运气好,倒下的梁柱并没有砸中他,只是稍稍擦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此时,整个上京城已经天翻地覆。

    风珏捂着被砸伤的手臂,面色苍白地安抚众人。

    “夫君……疼……”

    地震发生的时候,魏静娴已经昏厥过去,记忆中最后的画面便是头上砸下的房梁以及熟悉的轮廓,产婆的心理素质过关,在姜芃姬强硬的命令下帮魏静娴接生,一个劲儿摁着她的人中,将她强行弄醒……这种时候孕妇要是不保持清醒,那就是一尸两命的下场啊。

    “夫人——静娴——”风瑾清醒之后,脑子已经乱成了浆糊,一颗心好似进了冰窖,冷得他全身发僵,耳边听到熟悉的呼唤,他勉强找回神智,惊魂未定地抱紧了满身是血的魏静娴。

    “……肚子……肚子好疼……”魏静娴觉得肚子坠坠地疼,好似有什么湿热的东西破了,染湿了身下的衣裳和被褥,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剧痛传入大脑,“是……要生了么……”

    另一处,姜芃姬又救出了两个受伤的仆人,将他们安置在空旷的地方。

    整个府邸已经化作废墟,接下来还会有一波又一波的余震,她只能尽力。

    所幸远古时代的屋子都低矮,哪怕有余震,也不用担心被埋进废墟。

    她从废墟扒出一些被褥和床单,丢给风珏。

    “围起来,弄个临时产房。让人去搜一搜炉子,尽快去烧热水!”

    风珏被蒙了一头,意识还未回拢,身体已经遵循了姜芃姬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