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已经进入六月中旬,姜芃姬早已换上清凉的夏衫。

    以柳嬛大婚为期限,姜芃姬在上京停留的日子也快接近一月半了。

    “天气越来越热了,上京这个地方都快被逛完了……我都想发愁明儿个怎么过……”

    听到姜芃姬的抱怨,风珏眸子掠过一道光,旋即化为无奈之色。

    若是旁人,早已按耐不住,偏偏姜芃姬还是该吃吃,该喝喝,酒量还贼好。

    也不知道自家二哥是怎么看的,竟然觉得此人比伯高更好。

    吃喝玩乐这点儿,伯高的确不如柳羲。

    相较于风珏时不时试探一下,黄嵩倒是将酒肉朋友演绎得活灵活现。

    三人聚一块儿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不谈正事,只说风月。

    “这没事儿,明儿个换个地方耍。柳老弟不用愁,老哥儿知道的好去处多得是?!?br />
    黄嵩挤眉弄眼,一副成年人心照不宣的模样。

    关系近了之后,他原本想喊姜芃姬“羲弟”,奈何她嫌弃这个称呼肉麻,愣是让他改了。

    姜芃姬叼着花生米粒,戏谑道,“你这话要是对着怀瑜说一遍,我明儿不出门都能乐一天?!?br />
    黄嵩听后,顿时露出愁苦之色。

    “柳老弟,做人不能这样。老哥儿也是为了你好,你不报恩也就罢了,为何还坑老哥?”

    要是让弟控知道他整天带着风珏去不正经的地方耍,还不一巴掌劈了他?

    “老夫子不是曰过么,食、色,性也。此乃人生追求,左手抓食,右手抓色,连圣人都不能免俗,何况凡夫俗子?再者说了,怀玠又不是三岁小娃了,只是过去小坐一番,又没动手动脚,风二兄这管得也太严了?!被漆宰炜斓剜止?,似乎要借此平复内心的心虚。

    风珏吐槽黄嵩是个半文盲,这评价没毛病。

    他的确怂恿过风珏找清倌,奈何人家家教严格,坐着喝酒看舞没问题,僭越的事情不肯做。

    “呵呵,你这翻歪理丢到怀瑜面前辩解好了?!苯M姬嗤笑一声。

    风瑾这人弟控得内敛而闷骚,黄嵩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要不是魏静娴临近生产,几乎榨干了风瑾的心神,让他没有空理会外事儿,说不定早就发现风珏被黄嵩拐着到处乱跑胡闹了。

    “柳老弟,你这话可扎心了?!?br />
    黄嵩整张皱成一团,一瞧就是在耍宝逗趣。

    这人活跃气氛的本事不弱,为达目的也不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玩闹的时候十分放得开,哪怕整个上京城的士族贵子都对他不假辞色,但同阶层的同龄人大多唯他马首是瞻。

    这一点,姜芃姬也是近距离接触黄嵩之后才知道的,这小子人缘极好。

    “哪里扎心?”姜芃姬笑着问。

    黄嵩故作叹息,“哪儿哪儿都扎心,心里淌着血呢?!?br />
    姜芃姬忍着笑,调侃道,“要说油嘴滑舌,我认识的人当中,你绝对排得上号?!?br />
    剥完了花生,她瞧了眼外头的天色。

    日暮渐沉,橘黄色的天幕充斥着别样的美感。

    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那就是黄昏时刻,逢魔之时。

    付了钱,各自骑上马。

    黄嵩道,“珏弟,柳老弟,老哥儿先把你们送风二兄府上?!?br />
    “嗯,那就有劳了?!?br />
    医官和产婆都说了,魏静娴临盆就在这两天,得知这个消息,姜芃姬打算去看看。

    风瑾夫妇也是被软禁的“质子”,人身自由不受限制,但孕妇敏感多思,身边又缺乏有经验的长辈照看,还是头一胎,小夫妻俩心里总是没底。

    路上,姜芃姬瞧着街道眉头微蹙,有些不对劲儿……

    黄嵩见状,关切道,“柳老弟身体不适?”

    “没有,只是觉得这两天街上冷清了许多,平日里的野猫野狗都不见了踪影……”

    黄嵩道,“是的呢,被老弟这么提醒,老哥也觉得奇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前两天家里的狼犬情绪古怪,整宿整宿挠着墙,大半夜嚎个没完,老爷子都想把那畜生给宰了?!?br />
    姜芃姬心中一怔,“有这事儿?”

    她身边没有养什么动物,倒是没怎么注意。

    “唉,还能有假?老哥今晚回去,说不定能看到那畜生被炖在锅里……”

    黄嵩还挺喜欢那头狼犬的,只可惜老爷子当家作主,他再喜欢也没辙啊。

    姜芃姬笑了笑,道,“那感情好,晚上还有加餐?!?br />
    黄嵩心痛道,“老弟,你这话可扎心了?!?br />
    风珏瞧着两人你来我往,顿时哑然,总感觉自己带着俩熊孩子。

    姜芃姬心头萦绕着些许憋闷之气,隐约有些不祥之感。

    她的精神力十分强大,用比较武侠的话来说,那就是武者的直觉也比常人更加强烈。

    通俗一些讲,她的直觉比野兽还要强大百倍。

    “最近……你上街巡逻,可有看到奇异景象?”

    黄嵩一怔,询问道,“什么景象?”

    “街边的野猫野狗,角落的蛇虫鼠蚁和蟑螂之类的动物,有没有异常行为?”

    姜芃姬住的地方,别说野猫野狗,甚至连蛇虫鼠蚁、蟑螂之类的都见不到。

    黄嵩作为上京都巡,哪怕只是一个城管头子,但经常在外逛,看到的肯定比她多。

    风珏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眉心一蹙。

    黄嵩仔细回想道,“倒是有吧,反正最近看到的野猫野狗越来越少了……这也正常,反正不少百姓都会偷偷捉了回去做下酒菜,如今又是炎热之时,阿猫阿狗不爱出来活动也正常?!?br />
    黄嵩的解释看似很合理,但姜芃姬却心头猛跳。

    心中萦绕着挥之不散的阴云。

    “怎么了,柳老弟?”黄嵩疑问。

    “没什么,大概是最近暑热严重,心中总是闷闷的,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br />
    “什么不好的事情?”

    “最近天干物燥,已经一月未曾下雨,作为上京都巡的你可要小心一些,免得哪里着了火?!比缃竦慕ㄖ蟛糠侄际悄局实?,烧起来可就难灭了,姜芃姬警告道,“这又不是不可能?!?br />
    黄嵩哭笑不得,“柳老弟,你就念着点儿老哥好吧。要是真的着了火,这上京都巡的小官可要丢了?!?br />
    “不想丢官,你就多多费心呗?!?br />
    黄嵩闻言,倒也是这个理儿。

    哪怕姜芃姬说得不好听,但也是一番好心。

    如今的黄嵩一心为民,出身低微却有济世救民的心,平日里吊儿郎当,执法之时却刚正不阿,称得上一句爱民如子……不得不说,风珏对他另眼相看,不是毫无理由。

    “行,那老哥这些时候就累些,晚上带着兄弟多巡逻几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