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轲忧虑道,“郎君此次入宫,若是受到刁难……”

    姜芃姬对此倒是心宽,无所谓地道,“放心,没那么严重,顶多叙两句家?;??!?br />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姜芃姬这个“人质”可比其他“人质”更加有分量,作为柳佘唯一的“儿子”,只要她还在上京城,还在皇帝的眼皮底下,柳佘这个崇州牧就不敢有违反之心。

    明白这一层,姜芃姬对此次上阳宫之行根本不担心。

    徐轲明白其中缘由,脸色阴沉如墨。

    不管是作为一名东庆百姓,还是作为姜芃姬的左膀右臂,他对东庆皇帝这个举止十分不齿。

    若这个皇帝勤政爱民,哪里需要担心底下人对他阳奉阴违?

    跟着传旨的内监入了宫,姜芃姬在宫殿外等候宣召。

    正如姜芃姬所想,皇帝只是抽了点儿时间见了她一面,寒暄唠嗑两句,追忆他和柳佘的君尘之谊,盛情挽留她在上京小住,然后赏赐了一桌珍馐美味,前后甚至不到半个时辰。

    姜芃姬没有浪费这次机会,直接开了一次半互动直播模式,标题就是——上阳宫半日游。

    【营养快线】:感觉上阳宫的建筑有些秦汉时期的特点,但某些地方又充满唐时的风格……唔,不管怎么说,古代宫苑不愧是人类文化遗产的瑰宝,根本不是普通影视城能相比的。

    【建国不许成精】:拜托,这是真正的皇家宫苑好不,影视城要是百分之百还原,早就破产了。能弄一个仿品给你看看就不错了,还挑剔那么多做什么,想看皇宫,去故宫啊。

    【抠着脚吃饭】:故宫耶,年久失修,展示出来的地方又不多,每天还有那么多游人,很多地方看着像是危房?;平鹬苋ヂ糜?,每次逛故宫,总有一种皇家内苑不过如此的想法。

    姜芃姬来这个时代好几年了,然而还是头一回如此近距离接触上阳宫,直播间的观众更是兴奋不已,对于他们这个时代来说,封建王朝的一切都能引起他们的好奇和探究。

    【哇哈哈】:噫,别说皇家内苑了,看到这位东庆的皇帝,我对皇帝的憧憬都破灭了好不?原以为能看到威严不凡的中年帅大叔,然而东庆皇帝只是有着浓重眼袋的中年老男人,哪里有什么天子气场,一副身体被掏空的猥琐模样,感觉大街上跳广场舞的大叔都比他有精气神。

    【扫码看我】:举双手双脚赞成。说是中年猥琐老男人也就罢了,一想到满宫的漂亮小姐姐都要被他糟蹋,顿时有种吃苹果却发现半条毛虫尸体的恶心感。幸好主播没有去宫斗,不然的话,一想到主播小姐姐要为了这种LOW男争风吃醋,我做梦都会被恶心醒来。

    由此可见,不管是什么时代,脸蛋都是很重要的。

    东庆皇帝的年纪、长相以及气场,完全不符合直播间观众们对于皇帝的想象和憧憬。

    观众们聊着聊着,突然有一条画风迥异的弹幕出现了。

    【熊猫面馆】:只有我发现我们都被主播驴了么?今天直播标题是——上阳宫半日游,实际上主播只是带着我们走了一条单一的路,也没停下来介绍建筑景观,而且时间也没有半日。

    别说半日了,前后不过一小时。

    挂着羊头卖狗肉!

    姜芃姬瞧见这条弹幕,特地发了一条,顺便@了这个观众。

    【主播V】:现在情势不允许,我不能在上阳宫乱走乱跑。不过呢,总有一天我会再开一次上阳宫一日游的直播,到时候想看哪里就去看哪里,皇宫内苑畅通无阻@熊猫面馆。

    这条弹幕的内容看似很普通,然而,直播间的观众却表示细思恐极。

    她如今还是东庆子民,碍于天家威严,只能跟着领路的内监,不可能在上阳宫到处乱走。

    那么,什么情况下她可以无视这条规矩,能在上阳宫内畅行无阻?

    当她成为上阳宫新任主人的时候。

    得出这个结论,直播间的观众顿时乐了,给姜芃姬猛刷礼物,满屏幕的666。

    【老司机联萌】:主播,我给你101分,多一分不怕你骄傲。

    在直播间观众的插科打诨之下,姜芃姬安然无恙地离开,刚出宫便看到焦急等待的徐轲。

    “我没事,上车回去吧?!?br />
    姜芃姬挥挥手,令马夫开车。

    徐轲见她表情平淡,暗暗松了口气,“郎君,此行还算顺利?”

    “被夸了几句,吃了点儿饭?;使挠姑晃茁砭系拇蟪忠蘸谩苯M姬吐槽。

    御厨的手艺肯定比普通大厨好,奈何御厨准备的膳食端上来已经凉了,如何能和热菜比。

    徐轲语噎,顿时接不上话来。

    他家郎君的画风,永远都是这般清新迥异。

    “只是,近来只能在上京小住,没办法离开了?!苯M姬摇头,低声道,“皇帝日渐沉迷美色,这身子骨已经外强内干。不肯静心休养,还要用虎狼之药吊着……他恐怕也意识到身子骨不适,越发怕死了。如今将世家子软禁上京,恐怕也是怕死到极点的表现……”

    哪怕皇帝扶持外戚集团和宦官势力打压世家,但也是养虎为患。

    世家看似退缩避让,但并没有伤筋动骨。

    所谓世家,哪个底蕴不比东庆皇室深厚绵长?

    若是皇帝一朝暴毙,谁知道世家会不会反弹,将东庆皇室彻底弄成傀儡?

    大概是出于这种担心,皇帝才会陆陆续续召回在外任职的世家子,以此为人质。

    若姜芃姬是东庆皇帝,面对这种局势,她会尽快选出继承人,然后禅位,让王朝权柄平稳交替,大赦天下,施恩重臣,同时剪出外戚势力和宦官势力的残余,确保新皇能坐稳皇位。

    至于世家的威胁,拉拢一批打压一批,先稳住千疮百孔的东庆,这才是上上之策。

    不过,如今这位皇帝显然不肯挪一下屁股,也不想活着禅位给儿子。

    面对日益剧烈的夺嫡形势,这位皇帝不仅没有阻拦,反而乐见其成,甚至任由昌寿王势力坐大,牵制几个儿子……呵呵,儿子大了,作为老皇帝的他,偶尔连睡觉都睡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