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马君也不装君子,直接将人拖到浴桶,在慧珺惊呼中吞没那些声音和抗议。

    这一夜,他才真正知道阴阳和合的美妙滋味,连灵魂都在颤栗。

    他好似精力无限一般,将慧珺翻来覆去地折腾,怎么都不尽兴,恨不得直接死在她身上。

    等天边蒙蒙亮了,他才只能遗憾搂着疲倦不堪的人儿细细亲吻,感慨良宵苦短。

    慧珺好似一滩水般躺在对方怀中,面上显得疲倦,身体却并没有那么累,甚至很爽。

    直到这时,她才知道自家郎君为何说能让她成为“祸国妖姬”。

    明明是流莺的她,昨夜却跟处子一般,连身经百战的巫马君都骗过去了。

    本该令她厌恶的男女之事,可云消雨停之后,她只觉得通体舒畅,好似大补了一样。

    “昨夜本该是殿下与皇子妃的良宵……但殿下却和奴这般胡来,若是皇子妃知道了……”

    慧珺忧愁地蹙紧眉头,眼中似乎承载着未尽的千言万语。

    巫马君道,“不用担心,你服侍孤,天经地义的。她若是嫉妒,便是不大度?!?br />
    慧珺依旧担忧,但还是乖顺地点了点头。

    巫马君瞧了,心中又燃起邪火,双手忍不住到处点火。

    以前他觉得安伊娜那个女人很棒,十八般手段将他伺候得飘飘欲仙,男女那事儿又大胆奔放,跟他十分合拍。现在一想,安伊娜公主跟眼前这个绝世美人相比,那就是地上的破口袋,四面八方漏风那种,曾经让他着迷的滋味也变得反胃,慧珺什么都不做就能让他急躁冒火。

    若是肯稍稍服软配合他,在嘤咛软语一声,他就能快活赛神仙。

    可想而知,两人又忍不住胡闹了一阵。

    日上高头,柳嬛从美梦中醒来,身侧的位置已经冰凉。

    她撑着疲倦的身子,殷切地问道,“殿下呢?”

    左右心腹侍女面色难看,纷纷跪下,不敢直言,柳嬛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

    等她收到消息,巫马君将正院之外最大的院子给了慧珺,铁青的脸险些扭曲成一团,刚长好的指甲又被掐断,她直接愤怒地掀翻了身边的凭几,摔得哐当乱响。

    流水席还摆着,新婚第一夜之后,本该跟新娘腻歪的新郎却抱着一个绝色美人胡闹不止。

    尽管巫马君下了禁口令,但内宅本就不同于其他地方,哪里是一道命令就能终止的?

    没到第三天,巫马君宠幸慧珺的事情已经暗暗传开,慧珺的容貌也被嘴碎的人传遍。

    姜芃姬拿到了第一手消息,对慧珺快刀斩乱麻的手段,不得不佩服。

    新婚第一天就把巫马君给勾住了,这效率忒高。

    然而,得知这个消息,直播间的观众哀嚎一片。

    【老司机联萌】:好好一株水灵灵的白菜被猪给拱了。

    【偷渡非酋】:我心目中的女神被猪拱了,哭!

    【耳麦电流音】:艹,还是一头种猪,心疼死宝宝了。

    【玲珑密保锁】: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还是好心塞,宝宝的女神被巫马君这个大中码糟蹋了……主播,我现在有些讨厌你了,我的女神慧珺,我的心都痛了……

    心痛的,哀嚎的,嚷嚷失恋的,抨击姜芃姬的,弹幕上面应有尽有。

    姜芃姬只是敷衍性地安抚了一番,直播间的观众反而闹腾得更欢了。

    巫马君已经落网了,那位荤素不忌的皇帝还会远么?

    依姜芃姬所知,这位皇帝荒诞不羁,不仅搜罗美人填充后宫,还觊觎大臣后院的妻妾,强抢臣妻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去大臣府中“小坐”,坐着坐着就把人家妻妾给睡了。

    婚礼结束之后还有归宁,碍于柳佘不在,这也就是个形式。

    巫马君一开始还心惊胆战的,生怕自己亏待柳嬛会惹得姜芃姬不开心,但时间一长,姜芃姬这边根本没什么反应,他让狐朋狗党去试探口风,得回来的消息也让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别说柳嬛只是柳羲的庶妹。

    夫妻俩的事情关起门来谈,大舅子管得再宽也管不到妹婿房里事儿。

    有了这一重保证,巫马君明面上对柳嬛相敬如宾,背地里却跟慧珺厮混在一起,乐不思蜀。

    慧珺慢慢展露自己性格中强势的一面,巫马君几乎要溺毙在她身上,哪儿哪儿都喜欢,包括慧珺的性格,两人欢好的时候,他甚至还爱极了她的强势……

    论,一个抖M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盛宠之下,慧珺虽然不是四皇子妃,但过的日子却比柳嬛更加滋润惬意。

    她好似一朵精心浇灌的名贵花朵儿,一日比一日鲜嫩好看,也衬得柳嬛善妒阴毒。

    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她已经彻底迷住了巫马君,在四皇子府站稳了脚跟。

    柳嬛对此毫无办法,心中的嫉妒一日深过一日。

    她想要动慧珺,奈何这个女人狡猾得像是泥鳅,巫马君还在一旁护着,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四皇子妃,反而像是不要脸的妾室……这般念头,将她气得胃都疼了。

    “动又动不得,难道就任由这个贱人爬我头上撒野?”

    柳嬛气得绞着帕子,除了大婚那一夜,巫马君根本不在她房中留宿。

    她作为皇子妃,又没有理由阻碍巫马君寻欢作乐,延续后代。

    可是,让她忍受丈夫和别的女人鬼混,还是个出身低微的女人,她咽不下这口气。

    柳嬛暗恨不已,“若是……可以将这女人名正言顺弄出去就好了……”

    不过,她要用什么理由将人弄出去,还要让巫马君无话可说?

    这个念头盘踞心头,闹得她整宿整宿睡不着。

    直至某一日,她从被召入宫中拜见皇后娘娘,看到一个一个如花似玉的宫女,顿生毒计。

    在东庆,还有谁比皇帝更加有权利?

    只要暗中撮合了慧珺和皇帝,让她没了贞洁,慧珺还有脸面缠着自个儿丈夫?

    连姜芃姬也不知道,慧珺迟迟没找到的机会,竟然是柳嬛亲自送上门的。

    巫马君和柳嬛大婚之后,姜芃姬在上京停留了半个多月,正准备收拾行囊走人,不料收到上阳宫的传唤,这也是姜芃姬头一回近距离看到这个时代的九五之尊——东庆的皇帝。

    面对突如其来的传唤,徐轲脸色巨变。

    姜芃姬倒是冷笑一声,“看样子,暂时走不成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