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微微颔首,深吸一口气,黯然道,“小妹在家中受宠,难免有些任性,正则若是娶了回去,可要多多担待。这会儿吉时将至,我也不做这个恶人,只需你允诺一事——终其一生,待她如初,不论贵贱,不改初心。应下这话,我这当哥哥的也就放心,将她交托给你?!?br />
    巫马君郑重作了一揖,道,“兰亭放心,终其一生,绝不负她?!?br />
    “那就好?!?br />
    姜芃姬侧开身,眼中带着不舍之色,巫马君暗喜——这关算过了。

    尽管她没有出什么难题,没有为难巫马君,但那番为了妹妹终身幸福着想的样子,依旧打动了不少人,哪怕人家明面上没说什么,暗中也不由得感慨一声:好一番良苦用心。

    当哥哥的不喜欢妹婿,这是正常的,但一个劲儿刁难妹婿,自个儿妹妹就能幸福了?

    妹婿心宽,自然不在意大舅子的刁难,若是妹婿心胸狭隘,说不定就因此牵连自个儿妹妹。

    婚礼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不可能反悔,不管大舅子如何刁难,妹妹也已经是人家的了。

    与其绞尽脑汁刁难,还不如殷殷切切地嘱咐妹婿……

    如此脑补之下,姜芃姬作为好哥哥的形象顿时立体起来。

    直播间观众看着画面中的场景,忍不住体内的吐槽之力。

    【老司机联萌】:哈哈哈,要是我不知道内情,说不定真的被主播的演技骗过去。

    什么好哥哥,这家伙根本就是人面兽心好么!

    【我的麦有声音吗】:虽然知道是假的,但主播刚才的表演我给82分,剩下的以666形式给她。哪怕知道她在飙演技,我依旧觉得这是个为妹子着想的好哥哥,忍不住妹妹嫁人,却又不得不忍痛为妹妹考虑,眼睁睁看着外来小子把软软香香的妹子叼走。

    【听得到声音不】:呸,你们脑补的能力也太足了,主播明明是披着白莲花哥哥表皮的伪君子,在你们脑补之下愣是便是可萌可萌的妹控,可耻的是……我竟然也信了你们的邪。

    姜芃姬没有理会铺天盖地的弹幕吐槽,双眸怔怔不舍得看着被喜娘搀扶出来的柳嬛。

    东庆的婚服和直播间观众所知的不同,周遭装扮虽然是喜庆的红色,但新郎的婚服却是十分沉重的黑色,新娘的婚服则以青色、绀青为主,衣裳层层叠叠,颜色从内到外,由浅至深。

    因为新人地位不同,婚服的等级也有严格的划分。

    皇后最为贵重,共有十八层,每一层的颜色以及图文都有严格规定。

    柳嬛作为皇子正妃,婚服的规制仅比皇后以及太子妃低,位比王爵,一共要穿十二层。

    如今也没有直播间观众所熟悉的凤冠霞帔,更加没有红盖头一说,但柳嬛小心翼翼迈着步子出来的时候,姜芃姬清晰看到直播间的弹幕全都变成了清一色的感叹号——?。。。?!。

    钗、簪、步摇、钿……每种以十二为数,如墨的云鬓高高挽起,缀着华美的玉冠,翠玉雕琢的完美花朵儿缀在发间,俏生生地好似刚从枝头摘下的真花,那满头珠翠能晃花人眼。

    有些懂行的观众恨不得把画面截图,拉近了仔细看柳嬛头上的装饰。

    每认出一种,总有种心脏都在抽抽的感觉。

    最后,有观众感慨地开口。

    “这哪里是结婚,这根本就是把最贵重的东西都往脑袋上戳,偏偏——还那么好看!”

    【营养快线】:好想照着办这样的婚礼啊,不知道今天直播之后,淘娘那边会不会推出豪华婚庆套餐?要是有的话,一定要拉着男朋友去拍一套,感觉这比西装婚纱更加有逼格。

    【听得到声音不】:噫,淘娘是万能的,上次徐轲少年婚礼之后,淘娘有一家婚庆店立马推出同款套餐,我后来看了看销量,月销四万五套,简直火得不行……

    姜芃姬眼尖地看到这几条弹幕内容,眉梢暗暗一扬。

    生意人不愧是生意人,把握商机的本事不弱啊。

    【老司机联萌】:那家婚庆公司?简化版的就要9999,我看了客户返图,简直没把我笑死。卖家秀,你看人家徐轲和寻梅多美好,分分钟地老天荒,买家秀简直就是夫妻过来逗比的。

    这时候,又有观众吐槽了。

    【葡萄架子倒了】:我赞同楼上老司机的话,你们知道主播庶妹脑袋上那一套婚饰有多贵么?我就是干这一行的,算算如今的市价,怎么说也是用亿做单位,3开往上——淘娘那种几块钱的仿品怎么可能拍出好几亿的效果?这还只是头饰,不算婚服的造价……

    尽管如此,依旧有手贱的观众去搜索淘娘了。

    关键词输入,立刻跳出好几页信息。

    在姜芃姬都不知道的时候,这个奇异的直播间在他们位面产生了巨大的风暴,由此诞生了许多产业,拯救了不少失业人口……当然,这些人致富之后,也不忘给姜芃姬的回馈打赏。

    直播间吵吵闹闹不停,姜芃姬见弹幕太多了,干脆屏蔽了一会儿,抬手接过柳嬛递来的手。

    “以后便要嫁入皇家为妇,要过得好好的,若是受了委屈,定要告诉为兄……”

    姜芃姬伤感地说道,口气带着些许语噎和浓浓的不舍,听得人感动万分。

    柳嬛心中警惕,但也知道此时不能拆台,对着姜芃姬盈盈一拜。

    双目盈盈含泪,“哥哥……保重……”

    面对奥斯卡影帝级别的姜芃姬,巫马君和柳嬛顶多算是拿到新人奖的当红小花旦,演技强弱,一眼就能看出。特别是,姜芃姬这会儿正在飙演技,柳嬛又心不在焉,自然就落了下成。

    皇家婚礼自然和普通人不同,若是普通人,程序还有得磨呢,但巫马君是皇子,占足了便宜,轻轻松松便将新娘柳嬛迎上了八人抬着的豪华婚轿,他则意气风发地翻身上马。

    虽然这场婚礼规模比不上安伊娜公主,但新娘柳嬛的嫁妆却让上京城的百姓津津乐道。

    十里红妆,不虚此名。

    四皇子府邸前还大摆百桌流水席,山盟海鲜、珍馐美味、奇珍异果更是琳琅满目。

    虽然远古时代的料理没有直播间那边发达,但是人家材料充足啊。

    搁在他们那边的野生?;ざ?、国家?;ざ?、世界级?;ざ铩谡飧鍪贝?,只要能吃的,统统都能上桌,加上名厨精心烹饪,点缀各种栩栩如生的雕刻物,简直华丽得没朋友。

    百桌流水席,桌桌如此。

    姜芃姬作为娘家人,自然要被奉为上宾。

    不过,从婚宴开始到日暮时分,新郎新娘举行仪式,她的表情都没怎么舒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