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牧抽不出身,兰亭作为嫡次子,理当要替父给庶妹送嫁?!狈玷烁錾?,叹道,“只是,如今这个时候她不该来,白白淌这么一趟浑水,也不知能不能全身而退……”

    魏静娴听后,欲言又止,室内昏暗模糊,所以风瑾未发现她脸上浮现犹豫之色。

    良久没有听到魏静娴的回复,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紧绷的肚皮,含糊道,“孩子又闹你了?”

    两人结婚也有两三年了,魏静娴倔强的脾气他也了解。

    之前月份尚浅的时候,夜里双脚总是抽筋儿,偏偏她不想打扰他休息,总是咬着牙硬抗。

    对于这样的妻子,风瑾是又爱又敬,两人的感情稳步升温。

    “没、没有呢,只是突然想起往事,略有感慨……”

    “往事?”风瑾倒是很少听妻子谈起出嫁之前的事情,笑着问,“和兰亭有关?”

    魏静娴暗暗咬着唇,面有难色。

    她不知道风瑾已经知道柳羲的性别,哪怕风瑾和柳羲是友人,但她可是柳羲曾经的“未婚妻”,自小身负婚约……魏静娴摸不准风瑾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一直避讳提及柳羲。

    魏静娴犹豫,尽量让语气听着平淡,“嗯,有点儿关系。妾身小时候很爱吃,所以珠圆玉润的,有点儿胖,偏偏又调皮静不下心来,整日想着避开身边的丫鬟婆子,到处玩耍。有一日趁着所有人不注意,调皮爬上了院外的梨树,爬得上去却下不来,哭了好久……”

    风瑾笑着道,“然后呢?”

    “也不知是不是小孩儿天性相似,家中奴仆寻找妾身都要哭了,偏偏被兰亭给找到。妾身担心被家中长辈责罚,不让她寻找大人帮忙,但又不敢下去。僵持不下,她竟然说要给妾身当垫子,尽管下来,摔着了她负责……”说到这里,魏静娴脸上露出些许调皮的笑。

    “夫人小时候的模样,肯定很可爱……跳下来之后呢,夫人可是安然无恙了?”

    既然是珠圆玉润,想来跳下来的时候把柳羲给砸到了,想到那幅画面,风瑾莫名暗爽。

    魏静娴道,“妾身倒是无恙了,兰亭却被砸得动了筋骨?!?br />
    风瑾忍着笑意,打趣道,“如此说来,明儿得备上一份薄礼给兰亭送去,多谢她的恩德?!?br />
    魏静娴心中一怔,原以为风瑾这是生气了,可听他声音却没有丝毫怒意。

    她试探了一句,似真非真地道,“夫君莫不是吃味了?”

    风瑾狐疑地反问,“为夫吃味做什么?”

    吃一个女子的醋,他风瑾是那种没度量的人?

    不对!

    此时,风瑾聪明的脑子意识到夫妻俩鸡同鸭讲的状况,不由得哑然失笑。

    魏静娴也是懵逼,不懂她之前那话有什么好笑的。

    “睡吧,难得孩子没闹你,好好睡一觉?!?br />
    风瑾收敛残余的笑意,没给魏静娴解释,夫妻俩一夜无话,慢慢陷入梦乡。

    如今的上京城风声鹤唳,普通百姓不知内情,依旧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好似活在太平盛世,那些贵人的勾心斗角根本影响不到他们,唯有嗅觉敏锐的人才能发现平静表面下的暗流。

    直到巫马君大婚,平静表象才露出一丝丝微不可见的裂痕。

    除却几年前安伊娜公主和二皇子的婚礼,如今这场婚礼可是东庆皇室少有的喜事。

    皇家婚礼,这个噱头对于直播间的观众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哇哈哈牛奶】:#揉脸,明明是主播妹妹结婚,我咋紧张得像是自己结婚一样。

    【营养快线】:楼上同感,我也很紧张。之前二皇子大婚,主播并没有参加,如今大婚的人是主播的庶妹,她就能亲身观看古代皇室的婚礼,她看了,等同于我们也能看……

    观众这个位面早已没了封建帝国,皇室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

    仅凭空乏的想象,他们根本想不出一个帝国会举办如何盛况婚礼。

    庶妹待嫁这几天,姜芃姬十分低调,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府里,少部分时候才会出门拜访,且拜访对象多为柳佘在官场上的友人,交谈的内容也陈善可乏,没什么营养价值。

    这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随着婚礼之期逼近,整个上京城的气氛也越发古怪起来。

    当天清晨,姜芃姬开启直播,一瞬间就涌进来十五万直播观众。

    在踏雪的服侍下细细净手,姜芃姬穿上喜庆的华服。

    她瞟了一眼直播间的弹幕,唇角噙着一抹淡笑。

    【主播V】:帅气不?

    她刚发出这条弹幕,各位迷弟迷妹纷纷响应,各种数额的打赏如流水般涌了过来。

    于是,玉树临风、比新郎还帅气的姜芃姬整装待发,抄起手中檀香扇,预备着去为难新郎。

    如今东庆的婚俗便是如此,新郎想要娶走新娘,必然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其实就是闹新郎。

    不过,相较于直播间观众吐槽的恶俗举止,如今这个时代的闹法十分文雅,难度重重。

    姜芃姬挑了个好视角,直播间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

    【多啦爱梦】:总感觉如今的单身男性要是去了主播这个时代,注定一辈子打光棍儿啊。

    重重关卡,不仅考验琴棋书画,还要求新郎能吟诗作赋,舞文弄墨,教考偏僻生涩的经史子集……因为巫马君是皇子,放水是必然的,这些考验都是事先定好的,人家揣着攻略呢。

    不管出多难多刁钻的问题,他都能迎刃而解。

    意气风发的巫马君闯过重重关卡,不俗的风度和绝好的文采让他刷足了好感度。

    每每闯过一关,总有人喝彩捧场,周遭洋溢着赞美之词。

    若不知情,还以为这个巫马君是文曲星转世。

    最后一关是姜芃姬坐镇,她身后装饰奢华精致的屋子便是柳嬛出嫁之所,唯有得到姜芃姬的允许,巫马君才能名正言顺将新娘迎走,那会儿才是婚礼最为热闹的时候。

    “兰亭,有请了?!?br />
    巫马君对柳嬛不感兴趣,毕竟人家年纪小,身子骨都没张开,有什么有趣儿的?

    只是,人家有一个好爹,他不得不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