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脉、钱财、地位、官衔、地盘……

    在风珏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外物,经营得当,自然会有。

    起点低不意味着注定失败。

    若是效忠之人是一头猪,哪怕赚来金山银海,最后也会被败干净。

    相反,如果是神队友,哪怕一穷二白,最后也会成功。

    风珏深知这个道理,挑选人的时候,反而不看对方的条件如何,只看脾性以及能力。

    见风珏打算认真详谈,风瑾也收敛内心的负面情绪,持公正客观的态度。

    “这怎么说?”

    风珏道,“小弟几次试探过伯高,除了出身略有诟病,并没有其他短处。他有安邦定国之心,亦有怜悯百姓的心肠,择人不拘泥于出身,又无刚愎自用的毛病……小弟觉得挺好?!?br />
    如今这个世道已经烂至根子,唯有破而后立,将所有势力重新洗牌,借着乱世之机,推出一名有魄力又爱民的君主,方能迎来真正的盛世,不然的话,这天下只是换一个姓氏罢了。

    风珏想得很好,风瑾也能理解他心中的渴求,但依旧呵呵冷笑,不客气地给幼弟泼了冷水。

    “如今黄嵩一穷二白,真实性情如何,还不一定呢。除了这张嘴,他还有什么?只要摸清你的喜好,什么话说不出口?”风瑾心中闷气,哪怕黄嵩的确是个好人选,也不该这么早就决定,至少还要观望考验一番,“你说黄嵩有种种优点,在为兄看来,还不及兰亭三分靠谱?!?br />
    风珏眉心一蹙。

    虽然平日里有听兄长提及姜芃姬,但这般赞誉却十分少见。

    “兄长看好他?”风珏问。

    虽然他和兄长的观念不同,但他很信任对方的眼光。

    能让风瑾这样挑剔的人都说好的,那肯定没有毛病。

    风珏对柳羲了解不多,抛开人品性情,“他”的外在条件的确比黄嵩好太多了。

    士族出身,其父柳佘是崇州州牧,有现成的地盘。

    哪怕崇州临近北疆三族,地势险峻,临靠强敌,但也算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有了根基。

    不仅如此,柳羲还曾在琅琊求学三年,这可是天下有名的高等学府,不管柳羲在书院求学的成绩如何,三年下来也镀了一层金……不说学富五车吧,但总比黄嵩这个半文盲强。

    两人放一块儿比较,外在条件方面,黄嵩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风瑾表情一怔,半响才明白弟弟询问的另一层意思,良久才摇了摇头。

    “兰亭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可能……”

    柳羲的确很好,哪儿哪儿都好,唯独性别不好,投了女儿胎。

    风瑾不会拘泥世俗偏见,但也未曾想过让一名女子登临帝位,简直不可思议。

    风珏直觉自家兄长在撒谎,不过他也明白了风瑾的态度。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种赔上身家性命的事情,还是要慎重起见?!狈玷砬榛汉筒簧?,规劝幼弟,“为兄并非阻拦你,也不是对黄嵩如何偏见,只是希望你在这种问题上慎重再慎重。如今天下还未彻底混乱,一切谋算都还太早,何不作壁上观,静待时局变化?”

    说白了,现在入局还太早。

    风珏抿紧了薄唇,搭在膝上的双手微微攥紧,内心满是挣扎。

    “除却这些,你若是觉得黄嵩是个可交的友人,那就以寻常友人待之,勿要牵涉太多?!?br />
    堵不如疏。

    自家这个弟弟就是个死心眼儿的熊孩子,风瑾越是阻拦,指不定对方脑子一热就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彻底跑到黄嵩这条船不下来,与其这样,还不如双方各退一步。

    先从平等相处的友人开始,也让风珏有更多的时间去思索黄嵩为人,慎重考虑自己的未来。

    “小弟知道了?!?br />
    风珏轻声一叹,他和黄嵩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穿一条裤衩的地步,自然还是哥哥更重要。

    兄弟俩说着,屋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缓慢却沉重的脚步声。

    半响之后,温和的女声传来。

    “夫君和小叔说什么呢,如此热络?”

    几年过去,已经为人妇的魏静娴不复曾经的青涩,眉眼温润柔和,充满成熟女性的韵味。

    如今大腹便便,整张脸都丰腴了不少,比以前多了些珠圆玉润的富态。

    孕期辛苦,但她心态好,仆妇照顾又仔细,倒是比以前更加精神了些。

    风瑾瞧着她的肚子,眉心暗暗一抽,连忙起身上前搀扶。

    他也是怕了,每次瞧见对方的大肚子,总感觉自己浑身都沉,神经都忍不住紧绷。

    “二嫂,你也来管管二哥?!狈珑逍辛税肜?,等风瑾两人落座之后再重新坐下,半真半假地抱怨,“小弟和二哥许久不见,本该兄弟叙旧才对,他偏抓着学业不放,又想教考功课……”

    魏静娴捏着帕子,掩唇轻笑,“夫君常常感慨小叔天资聪慧,未必能考得倒你?!?br />
    “还是二嫂会说话,听着耳根子都舒服。不像二哥,除了训诫还是训诫……”

    风瑾横了他一眼,兄弟俩眼神交锋几个来回。

    随着年纪增长,风瑾和风珏的关系也慢慢紧张起来。

    魏静娴嫁过来不久就发现了,但碍于身份不能多说,只能尽量缓和他们关系。

    “妾身备了薄酒小菜,不知夫君和小叔可否赏光?”

    “你身子重,这些小事以后交给下人就行,不用你亲自动手?!?br />
    风瑾殷切叮嘱,不过魏静娴愿不愿意照做,这就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

    烹茶煮酒小酌两杯,配着精致的小菜,两人吃得还算愉快,暂时将刚才的事情丢到脑后。

    风珏暗中瞧了瞧身子沉重的二嫂,再看看隐隐蹙着眉心的二哥,心中一软。

    他还是按照二哥所说的,先作壁上观,看看情势好了。

    天色已暗,风珏在客房住下,风瑾夫妇也预备着睡下。

    临睡之前,风瑾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四皇子与柳氏庶女大婚,于情于理,我们也该送上一份薄利……”

    魏静娴抚着肚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风瑾又道,“柳府庶女是兰亭的庶妹?!?br />
    尽管没啥亲戚关系,但风瑾和柳羲算是好友,跟巫马君也是“友人”,应该是要送礼的。

    “兰亭?”魏静娴不知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表情有些恍然,“她来上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