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巫马君找借口送安伊娜公主离开,风瑾倏地叹息一声,对着姜芃姬开口。

    “这上京,你本不该来的?!?br />
    楼下的喧嚣随着方胖子的离开而渐渐沉寂,又恢复成之前清静优雅的气氛。

    一进屋,姜芃姬毫不客气地给自己换了新茶具,沏了一杯品茗,温吞道,“父亲远在崇州,分、、、/身乏术,抽不出空送妹妹大婚。家中仅有我这么一个男丁,我不来谁来?”

    风瑾道,“既然如此,等令妹大婚之后,能走便走吧?!?br />
    姜芃姬哑然失笑,说道,“你我也算是故交好友了,哪有人像你一样一照面就赶人的?”

    风瑾没好气地睨了一眼姜芃姬,好似在说——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无奈失笑道,“行行行,瑾不赶你总成了吧?”

    两人谈了近些年的事情,气氛倒也融洽。

    一旁的风珏、黄嵩以及徐轲都安静地听着,偶尔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风珏最为不解,自家兄长是个什么脾性,他心里是清楚的。

    看似温润翩翩,好似跟谁都能谈得来,实际上风瑾最为冷漠,与人疏离,难以接近。

    反观姜芃姬,感觉没有传闻中那般君子端方,反而有一股子离经叛道的味道。

    这两人结为好友,实在是有些违和。

    “既然京畿已经如此混乱,你怎么把一家老小都给拉过来了?”

    老婆即将临盆,风瑾这小子也是心大。

    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上京局势,姜芃姬想到魏静娴的身孕,如今恰逢乱世将至,风瑾不带着老婆在老家好好安胎生子,跑来上京城做什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想脱身也脱身不了。

    风瑾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双手一摊,道,“此事并非瑾能做主?!?br />
    姜芃姬起初不解,可瞧见风瑾的表情,隐约明白了什么,一双星眸微微睁圆。

    她问,“情势竟然到了这种程度了?”

    “不然呢?”风瑾挑眉反问。

    说句直白的话,风瑾是代表风氏的质子,住在上京安抚皇帝。

    外戚势力和宦官势力都是皇帝一手拉扯,为对付士族世家而准备的两条咬人的狗。

    前些年,皇帝越发昏聩,使得北疆和东庆顺利联姻,这一举动让不少士族嗅到风云巨变的气息,为了保全一族一家,有些人选择继续在官场沉浮,有些则佯装不敌,慢慢隐退。

    风仁辞官隐退,自然算是后者。

    不过皇帝根本不信任风氏。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风瑾在大婚之后才跟妻子暂居上京城,平日里深居简出。

    眼瞧着京畿情势越发紧张,妻子的肚子也一日大过一日,这让风瑾感觉到莫大的精神压力。

    两人针对这个话题并没有仔细详谈,毕竟黄嵩还在这里,有些话题要避嫌。

    黄嵩待得久了,隐约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干脆找了个借口离开茶肆,风珏起身相送。

    风珏低声道,“二哥这些日子压力大,伯高不要放在心上?!?br />
    黄嵩虽然是宦官之后,干爷爷还是炙手可热的黄常侍,但黄常侍却是几个宦官中比较特殊的,他也深受皇帝喜欢,做着卖官鬻爵的事情,可暗中又向士族递来橄榄枝。

    是的,黄嵩他干爷爷说难听一些就是骑墙派,两边都交好,两边都不得罪。

    若非如此,风珏也不会和黄嵩耍朋友。

    黄嵩摇摇头,眼睛却一个劲儿瞄向雅间,低声细语,“前些阵子爷爷帮嵩谋了个差事,跟京畿护卫沾点边……若是风二兄在上京碰见什么难事,尽管找小弟,能帮得上忙的尽量帮?!?br />
    风珏暗暗点头,承了这个人情。

    “这件事情珏会跟二哥谈的,伯高心意,珏替二哥先谢过了?!?br />
    送走黄嵩,风瑾这边才略松了口气,畅所欲言,“如今这个上京,兰亭实在是不应该来。哪怕找个蹩脚的借口,也该推了才是。兰亭难道就没有发现,官家这些时日一直找借口唤来各族士子齐聚上京?甚至连在外任职的士族官员也被召了过来……瑾心中着实惶恐……”

    不管是姜芃姬还是风瑾和风珏,如今待在上京的士族贵子都是人质。

    尽管皇帝还没有表露真正目的,但这举动足以令人惶惶不安。

    “人都已经来了,还能连夜逃走不成?”姜芃姬翻了个白眼,鼻尖轻嗤一声,“来上京之前,不止一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可我还是来的。我倒是要看看,这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br />
    风瑾头疼,以唇无声做了口型——禁卫军有异动,恐有篡位之人!

    姜芃姬眼光一凛,心中瞬间通透。

    禁卫军如今掌控在方大将军手里,方大将军又是皇帝一手提拔的外戚,乃是铁板钉钉的皇帝心腹,若是禁卫军此时异动,兴许是皇帝想要对世家下手,威逼世家交出手中的权柄。

    偏偏风瑾又添了一句“恐有篡位之人”,那么禁卫军的异动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篡位?

    如今几个皇子夺嫡厉害,一旁还有成了气候的昌寿王虎视眈眈。

    这个篡位之人是谁,还真不好说。

    “说到底,这只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狈玷谏暇┳×艘欢问奔?,对时局看得清楚,“只是,谁是螳螂,谁是蝉,谁是黄雀,还得看各自本事。兰亭,听瑾一句劝,这些日子安分一些,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待这阵子过去了,情势也该明朗了?!?br />
    徐轲听到风瑾这般语重心长的劝说,不由得报以复杂的眼神。

    总感觉,这话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个flag立的,不会被打脸吧?

    “我知道?!?br />
    姜芃姬嘴上这么应,心里如何想的,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茶肆毕竟是昌寿王的地盘,哪怕姜芃姬可以保证谈话的隐蔽性,但也不想在旁人的地盘讲这么重要的话题,风瑾心神领会,两人十分有默契地停止这个话题。

    此时,风珏回了雅间。

    风瑾见了自家这位糟心的弟弟,薄唇抿成一条线,显得很不悦。

    风珏浑然未觉,嬉笑着落座。

    “救人也要量力而行。没本事就祸水东引,家中夫子就教你这些?父亲不喜欢你与那些三教九流鬼混,你偏不。那个黄嵩心性不纯,你与他称兄道弟,今日还险些惹祸?!狈玷辉玫仵久?,语气平淡地教训,“若非兰亭在场,帮你解围,你倒是与我说说,你想怎么收???”

    风珏丝毫不怵风瑾,笑着应道,“小弟倒是觉得伯高性情真实,值得相交?!?br />
    听到这儿,风瑾面上的笑容已经转为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