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毙扉鹨谰善降氐阃酚Υ?。

    黄嵩彻底死心了。

    人才遍地走,奈何自己身份低微,根本没办法让有才之士驻足停留,更何况是柳佘之子。

    不过,不能招揽也能当朋友耍啊。

    看对方这么豪迈,应该也是不拘泥世俗,胸襟旷阔的人物。

    这么想着,黄嵩心中遗憾稍稍平复,继续看这场闹剧。

    姜芃姬瞧着方胖子左眼熊貌似的淤青,强迫症驱使下,干脆给他右眼也来了一下,正好对称,“呸,小爷我才生不出你这么窝囊废的儿子。要是生出来了,那绝对是娘们儿爬墙的种?!?br />
    这般揶揄的话,惹得满堂客官发笑。

    要说损,姜芃姬这话真的是损妈妈给损开门——损到家了。

    “你、你就不怕被碎尸万段么!”

    方胖子被这阵笑声唤回了神智,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壮着胆子威胁。

    “要是你有脸皮去找你爹过来,小爷不介意连你爹一块儿揍了?!?br />
    姜芃姬这话还真不是开玩笑,方胖子真敢喊,她就真敢打。

    方胖子气得满脸通红,姜芃姬还嫌火气不够,添了一句。

    “不过,要真是这样,你到时候可得喊小爷一句爷爷了?!?br />
    这句话刚说出口,不少人没有缓过神,不懂什么意思。

    唯独风瑾、风珏以及徐轲三人才思敏捷,察觉其中内涵,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黄嵩这人也是精灵古怪,随后也明白了。

    姜芃姬这话很清楚,她把方胖子胖打一顿,让对方喊她爹,要是方胖子的爹也来了,准保也得被打得满地滚,喊她爹……这么一来,方胖子就变成孙子辈了,要喊姜芃姬爷爷。

    噫,这话可真是损到家了。

    “滚吧,小爷手下一向不留活口。要不是看在你们老子份上,尸体都能凉透了?!苯M姬冷笑着威胁,“要是你回去告状,尽管告。小爷倒是要听听,到底是你有理还是小爷我有理?!?br />
    虽然起因是方胖子和黄嵩争夺茶肆魁首,但最后祸水东引,方胖子竟然想要把姜芃姬的衣裳脱光了,借此羞辱她,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小矛盾了,闹大了,这事儿可不好收场。

    “你、你给小爷等着!”

    方胖子被姜芃姬随意丢掷在地上,一屁股摔在大厅地板,他感觉自己尾椎骨都要裂了。

    狼狈地一手捂脸,一手捂着发疼的腚,狼狈逃走之前还不忘搁下狠话。

    “欢迎下次再来?!?br />
    姜芃姬挥挥手,脸上没有丝毫惧怕之色。

    方胖子的脸直接憋成了绛紫色,在一众打手家丁一瘸一拐的拥护下,狼狈离开。

    等方胖子走得没影儿了,姜芃姬这才收敛脸上欠扁的笑,恢复一贯的冷漠。

    “把人家地方砸成这样,记得赔偿?!?br />
    这话是对风瑾说的。

    要不是风瑾的弟弟坑人,她今天也不会受了无妄之灾。

    风瑾笑得温和端方,一旁的黄嵩连忙道,“今儿这事情皆因黄某而起,赔偿店家的银子理当由黄某支付,等会儿便让家丁送来,这哪能让风二兄破财?!?br />
    黄嵩虽然是宦官之后,但人家除了名声不好听,小日子过得比谁都要滋润。

    要说口袋里的零花钱,在场众人,唯独他的私库最丰厚。

    “这是谁?”

    姜芃姬刚才一心二用,已经知道黄嵩的来历,但仍旧装作不知,明知故问。

    黄嵩不好意思地介绍道,“在下黄嵩,若是柳郎君不嫌弃,唤一声伯高就行?!?br />
    “好呀?!苯M姬点头。

    黄嵩的眸子亮了亮。

    相较于风瑾温和疏离的态度,姜芃姬给他的感觉并没有那么高不可攀。

    换而言之,有机会耍朋友啊。

    此时,被众人忽视已久的巫马君开口了。

    “方才那位小郎君乃是承恩侯的爱子,兰亭下了他面子,承恩侯不会善罢甘休的?!?br />
    承恩侯,其实就是那位方大将军,掌控上京十万禁军。

    “怕什么,他要是有胆子过来理论,那便摆事实讲道理。这年头,谁家家里没个爹呢?”

    姜芃姬嗤了一声,最后那句“拼爹”更是把巫马君未尽的话堵了回去。

    方胖子带着二三十个打手,打不过人还被反杀,方大将军要是不要脸,尽管宣扬就是。

    要是人家真的不要脸找她晦气,姜芃姬也不用怕。

    拼爹就拼爹,谁家家里没个爹呢?

    她当年怂恿柳佘去崇州,朝廷后脚就派了新的浒郡郡守去接管浒郡。

    只可惜,浒郡在柳佘治理下已经成了铁桶,百姓也不服新上司,如今三年过去了,浒郡实际上还在柳佘的掌控之中,官家对这个现状暗恨跳脚,又不敢轻举妄动。

    浒郡这个香饽饽只能看不能吃,谁心里舒服?

    如今,官家想要借着柳嬛和巫马君的婚约,拉近柳佘和皇室的关系。

    用儿女婚姻,慢慢磨着柳佘交出浒郡。

    这个当口,方大将军作为皇帝饲养的一条狗,哪里会去咬姜芃姬?

    不但不能咬,事后还得上门赔礼道歉。

    风瑾憋着笑,公子如玉的表象险些维持不住。

    “几年未见,兰亭还是这般牙尖嘴利,也不知这世上有谁能吃得消你这脾气?!?br />
    “什么锅配什么盖,人间这么大,总能找到配套的,这事儿也用不着怀瑜操心?!苯M姬伸手接过自己的檀香扇,展开扇了扇风,倏地想到什么,说道,“前几月收到你的来信,你说静娴已经怀孕四月。如今一算时间,再有两月也该临盆了吧?”

    在柳佘的撮合下,风瑾最后还是娶了魏静娴。

    以风氏的门第来讲,魏静娴的出身有些低,但考虑到她不是宗妇,条件也用不着太苛刻。

    柳佘推荐的人选,风仁夫妇询问过风瑾的意见,见二儿子也不排斥,这桩婚事便定下来了。

    风瑾搁在这个时代,也的确算个好丈夫,至少姜芃姬没有从他身上发现第二个女子的痕迹。

    这说明,风瑾后院还是相当干净的,除了正妻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

    “嗯,这几月肚子越来越大,上月吃了什么吐什么。整个人形销骨立,瑾瞧着心慌?!?br />
    风瑾是头一回当爹,平时瞧着很镇定,其实内心还是很惶恐的。

    以如今这个医疗水平来讲,女人生孩子就是走一趟鬼门关,一个不慎就一尸两命。

    “我听老人讲,头一胎都不好生。未免意外,还是请妇科圣手和经验丰富的产婆在家中待命,以防不测为好?!狈缡弦菜悴拼笃?,给儿媳请配套的妇产人员也是请得起的。

    风瑾点头赞同,多加几重保险,他心中也能安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