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管我老子是谁,但你得知道你老子我是谁!

    听到姜芃姬这般宣言,风珏少年已经怔在原地,脸上露出肆意的邪笑。

    “二哥,这便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柳兰亭?果真闻名不如见面,好一个狂士?!?br />
    不说别的,光是这股子离经叛道的狂气就相当符合他的胃口。

    风瑾暗中瞥见自家弟弟一脸痴汉模样,不由得抬手拽了拽他的袖子,将他拉出战圈,免得这个缺心眼儿的三弟被无辜波及。要是被姜芃姬揍了,那可真是白白被揍,根本没地方理论。

    说话间,黄常侍的孙子一手扶着酸疼的腰肢,一手捂着被打的脸,一瘸一拐朝风珏走来。

    “珏弟,这次是老哥不好,连累你了,嘶——这臭胖子,打人挺疼!”

    黄常侍的孙子疼得龇牙咧嘴,论虚岁,他的年纪比风珏大了两岁,但论月份,也就一年多两三月,大概是经常跌爬打滚,他长得比同龄人都壮硕一些,只是个头有些伤。

    风珏暗暗憋笑,面上流露着关切,“无妨,只是伯高此番回去,恐怕要被家法藤条伺候?!?br />
    听到“家法藤条”四个字,原本就像是打翻调色盘的脸,又多了几分扭曲,显得很抽象。

    “唉——别说了,这次回去肯定会被揍?!被瞥J痰乃镒涌嗝谱帕?,脸上戏份十足。

    抽空的时候,他暗中瞧了一眼风珏,见对方没有嫌弃疏离自己的意思,心下暗暗松了口气。

    讲真,哪怕他痛恨旁人以宦官之后羞辱他,但这个出身也是他无法否认的,更是他自卑自负的根源,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志同道合又出身名门的小伙伴,他还真不想因此就失去风珏。

    “这位便是怀玠的好友?”

    风瑾没有关心场上混乱的局面,因为他十分清楚,那些喽啰连给人塞牙缝都不够。

    风瑾的弟弟名为风珏,表字怀玠。

    这一代的风氏子,取名取字,多半和玉有关。

    听到风瑾提及自己,黄常侍的孙子连忙收起不正经表情,正色道,“正是在下?!?br />
    风珏介绍道,“二哥,这便是小弟经常提及的同窗好友,大儒季先生门下弟子黄嵩?!?br />
    东庆学风浓郁,大儒层出不穷,风珏口中的季先生虽然比不上渊镜先生,但在东庆境内也属于十分有名望的大儒名士,黄嵩能顶着宦官之后的名头,拜得名师,显然有几把刷子。

    黄嵩连忙道,“当不得,风二兄喊小弟一声伯高就行?!?br />
    风瑾挂着温和的淡笑,颔首点头,“那瑾便却之不恭了?!?br />
    黄嵩对旁人情绪变化十分敏感,一下子便知道风瑾对他保持距离,不愿深交。

    对此,他也没怎么沮丧。

    若是旁人知道他是黄常侍的干孙子,早就恨不得掩鼻而过,极少有人愿意和他正常交谈。

    风瑾这般态度,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光顾着认人了,险些忘了姜芃姬还跟方胖子打架呢,黄嵩一手拍了脑门,连忙转头问风珏。

    “珏弟,我们要不要喊人帮忙?”

    风珏垂下眼睑,努了努嘴,道,“你瞧他像是需要人帮忙?”

    话音刚落,黄嵩也扭头看大厅内战圈情况,正巧看到一团巨大的黑影摔倒他脚边。

    黄嵩吓得连忙倒退两步,惊魂未定。

    “来!现在告诉小爷,谁才是爹?”

    “你是爹!你才是爹爹!”

    方胖子一开始还能嚣张,可随着一个一个家丁阵亡,瘫痪在他脚下,他的自信心越发脆弱,好似被剥了壳的蜗牛,露出柔嫩的身躯任人糟践,感觉不到丝毫安全感。

    霎时间,姜芃姬说啥,他就涕泗横流地应什么。

    姜芃姬抬脚一踹,将拦路的家丁身体踢到一边,一手抓起方胖子的衣领,在黄嵩双目几乎脱框而出的注目下,单手将方胖子提了起来,“再说一遍,小爷我耳朵不行,没听见?!?br />
    “爹爹,你才是我爹爹!”方胖子体型魁梧,但都是肥肉,身高比姜芃姬还矮了一小头,如今被她像是提小鸡一样提起来,整个人都吓傻了,像是鹌鹑一样缩着脖子,已经口不择言。

    黄嵩见状,暗暗咋舌,险些咬了自己舌头,低声喃喃道,“乖乖嘞,那个死胖子体重两旦往上,人家竟然单手就给提起来了……这、这简直是天生神力??!”

    一旦约等于五十公斤,两旦那就是整整两百斤,这还是预估的数字。

    看那个方胖子的体型,怎么着也有两百三四斤吧。

    看人家手臂细细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

    这会儿,他才意识到姜芃姬一人挑翻了方胖子带来的所有家丁和打手,每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尽管没有出人命,但瞧瞧那个肿胀的程度,想来最近半个月都出不了门,见不了人。

    看到这里,黄嵩的眼力流露出惜才的目光,迫切想要与之结交。

    “郎君天生神力,早就不是什么秘闻?!?br />
    徐轲轻笑,好似那个浑身散发着痞子头头气息的人,不是他家郎君一样。

    “诶?不知你家郎君祖籍何处,家住何方?”黄嵩拱手问道,颇有风度。

    “吾家郎君祖籍河间,世居此处,柳氏?!毙扉鸬氐?,黄嵩与他的眸子对上,隐隐有种发怯的感觉,好似他刚才的念头已经被对方看穿,“崇州牧柳佘,便是郎君之父?!?br />
    这个出身,可不是宦官之后能觊觎招揽的。

    徐轲在内心默默补充了一句。

    柳佘之子,柳羲?

    黄嵩倏地想起什么,“你是说,他就是那个天生神力,逐虎过涧的柳羲?”

    逐虎过涧!

    这是形容前朝一员凶悍猛将的词汇,意为此人凶悍无比,连凶猛的老虎见了都要拔腿跑路。

    虽然姜芃姬也是天生神力,但名声不显,直到她离开琅琊之前与人赌斗,猎杀两虎,还带着两头老虎尸体招摇过市,绕着对手宅邸炫耀,将人气得吐血,凶悍的名声也因此传了出去。

    徐轲闻言默然,逐虎过涧什么的,他脑子里只能描绘出自家郎君手舞足蹈地追着一头仓皇逃窜的大老虎,老虎前头逃命,郎君在后头哈哈大笑着追赶……画面太美,不敢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