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一个没几两骨头肉的小子,你想给这个瘪犊子出头?”

    方胖子龇牙,挥舞着拳头威胁。

    那红唇齿白的俊美少年丝毫不怵,好似没有瞧见那硕大的拳头。

    “打,珏肯定打不过你?!狈珑迳肀咧淮艘桓鍪橥?,他虽然学过骑射剑术,但仅能防身,杀伤力不足,“不过方郎君这般以多欺少,仗势欺人,未免也过了些?!?br />
    “嗤!打不过就滚,少在小爷面前叨逼叨逼。要么你就站着瞧他被打,要么就过来一起被揍。这里可是上京城脚下,谁不知道小爷的名头,一个酸溜溜的书生也敢凑上来挑事儿!”

    风珏眉心舒展,悠然道,“珏虽然不是方郎君的对手,但不意味着无人能制服你?!?br />
    方胖子哦了一声,恶劣道,“难不成你也想回家求爷爷告奶奶,搬救兵不成?”

    “无需如此?!狈珑遒康芈冻鲆荒ǘ窳拥男θ?,好似纯白的画纸染了一笔浓墨重彩的纹路,“方郎君敢不敢与珏对赌?若是你赢了,黄郎君的事情,珏不管。若是输了,此事一笔勾销?”

    方胖子嗤了一声,他虽然长得肥头猪耳,胸无点墨,但不意味着他真的是猪。

    “这个赌斗对小爷没有半点儿好处?!狈脚肿右凰袅锪锏难劬υ诜珑迳砩洗蛄?,然后恶劣地道,“要不换一个赌注。要是你赢了,一笔勾销,要是输了,陪小爷**一夜,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纷纷一变,风珏少年眸光微闪,眼底流露出骇人杀意。

    方胖子心中一怵,被这个眼神看得双腿发软,但仍旧硬气地挺直了胸膛。

    黄常侍的孙子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连忙呵斥方胖子。

    “闭嘴,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珏弟乃是上阳风氏三郎君,也不怕得罪人!”

    他刻意在风氏三郎君这几个字上加重读音。

    姜芃姬听了,暗暗打量风珏,心中暗忖——这便是风瑾的三弟?

    风珏穿着看似朴素,但衣衫用料无一不精致,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方胖子根本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大的来历。中书令风仁虽然早早致仕了,但风氏在东庆的威望还是不容动摇的。

    方胖子心中略生退意,脸上却不想露出半点儿害怕之色。

    风珏唇角噙着冷笑,道,“好啊?!?br />
    “珏弟!”

    黄常侍的孙子一脸懊悔之色,早知如此,他就不把风珏拖进这个泥沼了。

    方胖子内心暗恨,既然风珏不给他梯子,那么大家伙都骑虎难下好了。

    “赌什么?”方胖子问。

    风珏素手一指,竟然指向待在一旁看戏的姜芃姬。

    “谁能从这位郎君身上取走一件贴身之物,谁就算赢,如何?”

    姜芃姬一脸懵逼。

    直播间的观众也反应过来了,人家这是祸水东引啊。

    【木糖醇口香糖】:不是吧,风瑾少年的弟弟这么腹黑招人恨,竟然陷害主播?

    【玲珑密保锁】:蔫儿坏,主播这次真是站着也躺枪。

    【面馆老司机】:噫,为啥我觉得这个‘珏弟’已经认出主播的身份,想要借此求救呢?风瑾认识主播,他肯定跟自家弟弟提过主播恐怖的战斗力,要找到咱们主播一个能打一百个。

    众人被这个赌斗内容也弄懵逼了。

    方胖子首先反应过来,险些气得跳脚。

    “呸,这人肯定是你认识的,这是作弊?!?br />
    风珏一脸无辜之色,道,“珏并不认识这位郎君?!?br />
    姜芃姬蹙眉不悦,双手有些痒,嘴上也说,“我也不认识他?!?br />
    方胖子恶劣笑笑,“既然不认识,那么这个赌斗就容易得多了。小子,不想平白受罪的话,那就乖乖拿出一件贴身物件,越贴身越好。这赌斗肯定是小爷赢了,把他围起来!”

    众小厮听令,连忙将姜芃姬围起来,顺便隔开风珏。

    只要方胖子先风珏一步拿到姜芃姬的贴身物件,这个赌斗就算赢了。

    姜芃姬冷笑,倏地朗声问,“风怀瑜,你家弟弟都是这么蔫儿坏的?”

    此时,二楼雅间传来一声清朗成熟的青年声音。

    “幼弟顽劣无状,还请兰亭原谅一二?!?br />
    话音刚落,一名头戴玉冠,水色儒衫的青年掀开雅间珠帘,怡然走下楼梯。

    定睛一瞧,可不是几年未见的风瑾,风怀瑜!

    青年容貌绝盛,模样轮廓与之前的少年略有相似,两人放在一块儿,一看就是亲兄弟。

    “纵使如此,他也不该打这种赌。若是输了,又该如何收???”

    姜芃姬心中纳闷了,在她看来,风氏那种家教只能教出风瑾这般翩迁君子,哪里会教出风珏这样离经叛道的,胆子任性,连那种赌斗内容都敢一口应下,这小子脾气可以啊。

    “有瑾看着,出不了事?!奔改瓴患?,风瑾周身的毛躁和青涩已经在时光锤炼下消失不见,仅剩如珠如玉般的圆滑和通透,好似拂去灰尘的明珠,熠熠生辉,温润而不刺眼。

    “名声呢?”

    人是出不了事儿,但这个名声传出去可就难听了。

    风瑾唇瓣微动,眼底也略显无奈,“债多了不愁?!?br />
    风家三兄弟,唯独风珏是个怪胎,离经叛道的脾性也不知道随了谁。

    这么一说,姜芃姬算是明白了。

    姜芃姬和风瑾叙旧,方胖子自觉被冷落了,他不开心了,要闹小脾气啦。

    方胖子跳着脚,肥胖的手指指着姜芃姬,表情略显狰狞,“谁管你们谁是谁,把这个小子抓起来,衣裳脱干净。不是要一件贴身物件么,小爷就全收下,让这个赌斗必输无疑!”

    风瑾怜悯地瞧了一眼方胖子,不知死活。

    风珏的眼神在兄长和姜芃姬身上来回挪移,不知在想什么。

    “照顾好我家账房,要是他掉了一根汗毛,怀瑜你可赔不起?!?br />
    姜芃姬将手中檀香扇丢到风瑾怀中,顺便把徐轲也托给他照看。

    一旁,安伊娜公主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玉树临风的风氏兄弟,秀色可餐,敲得人手指大动。

    也不知道这个柳羲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认识这么多青年俊才。

    风瑾怡然一笑,“自然会保证孝舆无碍?!?br />
    直播间的观众已经忍不住捂眼了,接下来的场景太血腥,他们不忍直视。

    “嘿嘿,想通了?”方胖子死到临头还不知,以为姜芃姬怕事,想主动服软,“自己脱衣裳!”

    “知道我父亲是谁么?”姜芃姬问。

    方胖子一怒,“小爷管你老子是谁!”

    “是啊,你不用管我老子是谁,但你得知道我是谁!”

    姜芃姬说完,没有任何预兆,一拳头直接闷上对方左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