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安伊娜暗中攥紧了拳头。

    茶室内的巫马君算好时间,觉得安伊娜已经离开了,这才起身出门,却不防对方还在茶室门口,与一名侍女说着什么,心下哂笑,这女人看样子是离不开他了。

    “隔壁有人?!卑惨聊让挥卸嘧鼋馐?,口气十分冰冷,“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br />
    巫马君听了,顿时神经紧绷,旋即心头一阵火气。

    他险些气得岔气,“没有规矩,茶肆掌柜不知道今天日子特殊,这间茶室不接待客人?”

    说着,内心多了一层心虚和惶恐,他和安伊娜幽会偷晴不假,但也不想这件事情暴露出来。

    东庆皇室内部很混乱,别说抢夺兄嫂,霸凌臣妻,哪怕是睡了父亲的小妾,这也是常有的,可这些混事儿都是长辈做出来的,巫马君意指大位,还有一统九州的雄心壮志,他在外的形象一定要良好,若是爆出来和自己二嫂苟且多年,给自己二哥戴绿帽,这简直是找死。

    巫马君千辛万苦才摆脱掉不受宠皇子的帽子,渐渐走进皇帝的视线,入朝办事,积累自己的人脉,对外的形象十分良好,礼贤下士、温良恭谦,积累了不少底蕴,有了自己的门客。

    再过一些日子,他要娶柳州牧柳佘的庶女,将会有强大的岳家,可不能功亏一篑。

    他只能是高风亮节的皇子,绝对不可以是和二嫂苟且的畜牲。

    往常他和安伊娜幽会,相隔的茶室都会闲置,不接待客人,几年皆是如此,所以巫马君才会那么不设防……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了这么大漏子,眼前隐隐一黑,险些没站住脚。

    面对巫马君的呵责,侍女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后槽牙都在打颤。

    “先查清楚这屋子里的人是谁,若是不甚要紧,要是早作决断,以免夜长梦多?!?br />
    安伊娜公主冷静无比,靠近巫马君耳边耳语,平日里好听的声音带着令人寒颤的杀意。

    巫马君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立刻赞同这个提议。

    在自己和他人之间,他自然选择自己,谁拦了他的青云路,谁就该死!

    想到这里,一抹狰狞杀意从脸上闪现而过。

    安伊娜见了,心中冷冷一笑。

    所谓礼仪之国,东庆也不过如此。

    从上到下,皆是披着楚楚衣冠的禽兽。

    “我知?!蔽茁砭渖卮?。

    茶室内,安伊娜的动静没有瞒过姜芃姬的耳朵,她身上扑面而来的恶意和杀气也没被忽视。

    姜芃姬端起茶吃了一口,尔后优雅起身。

    那姿势悠闲极了,任谁看了都要到一声好风姿。

    “走了,迎接屋外贵客?!?br />
    徐轲放下茶碗,眉心一拧,暗暗道来者不善。

    不过,他们打不死不承认,巫马君还能怎么着?

    难不成,这人有这个魄力害死他家郎君不成?

    屋外,巫马君心中刚闪过好几条计谋,想着如何才能悄无声息地把人处置了。

    冷不丁的,门却从内拉开了。

    “孝舆,你的钱囊可得带够钱,不然的话,我今儿个可真将你抵押在这儿了……”

    门刚拉开,清朗的声音由模糊转为清晰,巫马君和安伊娜公主都下意识循声望去。

    只见里面一前一后走出两道青年身影,走前头的身材颀长,称得上玉树临风,后头那位则刻意落后了三步距离,个头比前一个还要高一个头,表情轮廓冷硬,唇瓣偏薄。

    奇怪的是,这名身穿青色儒衫的青年,右脸靠近耳侧的地方却用一叠纱布遮掩,瞧着怪异。

    巫马君心中杀意涌动,但等他看清姜芃姬的脸,顿时如遭雷击。

    此时,姜芃姬也“恰巧”看到了他,点漆的眸子亮了亮,抬脚走向他。

    “正则?是你么?”少年的声音带着些不肯定,等走进了,尽数转为欣喜。

    徐轲在身后暗暗一哂,郎君好演技。

    巫马君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硬着头皮,对着姜芃姬拱手,“兰亭?!?br />
    “诶,直接喊兰亭可就见外啦,再过几天,你可是我妹婿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br />
    姜芃姬笑着,脸上不带一丝一毫的阴霾,目光透亮,呼吸和表情都百分之百到位。

    哪怕是逢场作戏,哪怕是睁着眼睛撒谎,她也能做出最完美的反应。

    安伊娜公主听到两人对话,漂亮的眸子暗了暗,心中猜出姜芃姬的身份,颇感棘手。

    巫马君正妃的哥哥,柳佘的嫡次子,这个身份动不得。

    既然动不得,那便试探试探,对方刚才在茶室内有没有听到不应该听的内容。

    很显然,巫马君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客气唤你一声大舅子!”巫马君笑着与姜芃姬聊天叙旧,好似两人关系有多铁,等聊得差不多了,气氛也炒热了,他才佯装不经意地将话题扯到茶肆。

    姜芃姬知道他的用意,便主动邀请两人进入茶室,也不好奇安伊娜的身份,好似这人只是巫马君后院的小妾,这反应正常,哪怕是大舅子也没资格管未来妹夫后院,只能选择无视。

    让侍女收拾茶桌,送上新的茶料和茶具。

    巫马君问,“大舅子怎么想到来这里喝茶了?”

    “陪着孝舆给他新婚娇妻买东西,啧啧,你说这俩都成婚了,还这么腻味,甜的发齁?!?br />
    姜芃姬一句话,直接把所有锅都甩到徐轲身上。

    对此,徐轲无**说。

    巫马君笑点低,听闻之后哈哈抚掌一笑,似乎真的被逗着了。

    姜芃姬又道,“他人高马大,不怕累,我两条小细腿儿可遭不住,见这里有茶肆,便上来歇歇脚。说来这里倒是好地方,明明身处闹市,但上来之后却静悄悄的,就是有些冷清?!?br />
    巫马君道,“此言差矣,本就是雅趣之所,若是充斥着外界喧嚣,岂不破坏气氛?!?br />
    “那倒是,若是这般,倒是落了下成,显得庸俗了?!苯M姬笑着道,“听你这么一解释,这间茶肆,竟然有些小隐隐于市的趣味。只是,我担心这里茶水费贵,不敢多来?!?br />
    巫马君想到姜芃姬出门时候对徐轲的抱怨,顿时又被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