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伊娜公主换了一身衣裳,这一身新衣裳和刚才被巫马君撕碎的衣裳一模一样。

    她以祈福求子的名义出府,要是回去的时候换了一身衣衫,她那个蠢丈夫再蠢也要怀疑了。

    安伊娜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哪怕身边裙下臣好几个,她也能完美处理,更别说这种小细节。

    每次出来和巫马君幽会,她总会让心腹婢女多带两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当备用。

    巫马君一双眼睛在她美好的**上徘徊,看着她将一件一件衣裳重新穿回去,心猿意马。

    要不是时间有些晚了,他还真想拉着安伊娜胡闹,别的不说,这个女人在榻上很放得开,各种各样的花样玩得他目不暇接,只要能愉悦彼此的身体,两人几乎试过所有情趣手段。

    讲真,秦楼楚馆的花魁娘子都没安伊娜公主那般豪放熟练。

    他和安伊娜纠缠那么久,虚与委蛇,除了朝堂上的原因,这人的身体的确很有吸引力。

    巫马君如今已经入朝参政,后院除了正妃之位还空悬,侧妃贵妾一个不落,没有名分的通房更是记不清楚,但那些女人太矜持无趣了,跟她们敦伦,总感觉自己在玩着一根木头。

    “刚才还没看够?”

    安伊娜公主风情万种地斜了他一眼,好似猫爪子轻轻挠着最痒的一块肉,根本不够尽兴。

    “自然不够,恨不得累死在你身上?!蔽茁砭匀坏亟踊?。

    “死样!没个正经?!卑惨聊裙鹘苦?,随手将一旁的幕笠戴上,说道,“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要是回去得晚了,你二哥保准会发怒,我再想出府可就没那么容易了?!?br />
    巫马君心中烦躁,他现在真的不想从安伊娜口中听到他二哥的存在。

    “啧,你便是早早回去了,他那个天阉还能给你一个孩子?”

    巫马君冷冷嗤笑,他的二哥虽然不是太监,那东西也能用,但却没办法使女人受孕。

    这个消息是从安伊娜口中知道的,巫马君听了十分震惊,后来派了人手暗中调查,甚至查到好些年前放出宫的老宫女和女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证实安伊娜所言非虚。

    他的二哥,的确是个无法使女人受孕的天阉。

    这个隐疾并非天生,而是他二哥小时候受了后宫女子的戕害,后来发现了,已经救不了了。

    那活儿能用,但无法令人怀孕,这与太监有何不同?

    安伊娜公主娇笑着道,“他是不能令我怀孕,所以,我这不是来祈福求子了么?”

    说着,她将手轻轻放在小腹位置,好似这地方真的孕育了一条生命。

    巫马君暗暗啐了一口,最毒妇人心,嘴巴上却道,“祈福求子不易,二嫂还得多来才是?!?br />
    说来嘲讽,安伊娜明知丈夫无法使自己怀孕,成婚几年一无所出,依旧佯装不知,一力承担下二皇子膝下单薄的罪名,屡次打着祈福求子的名义外出,实际上却跟几个情人幽会。

    啧啧,某种意义上,“祈福求子”是真的,不过求的不是送子观音而是其他男人。

    姜芃姬听了,感慨地道,“可怜的二皇子,脑袋上得顶了一整片呼伦贝尔大草原了吧?”

    徐轲也偷听着,但因为安伊娜和巫马君已经收拾好,距离墙角有些远,他听得很费劲。

    “呼伦贝尔大草原?这是何地?”

    天下五国九州,他还真没听过这个地方。

    “何地不重要,重要的是,草原它是绿色的?!?br />
    姜芃姬双手环胸,低低笑着,显得颇为愉悦。

    徐轲的表情微妙地僵了一下,“郎君妙语连珠,当真是……令人难以反驳?!?br />
    与其说是妙语连珠,还不如说这人的嘴,忒损!

    “郎君当真不气?”徐轲闹不懂了,他知道这位郎君与二娘子关系不好,两人根本不像是一家子,但好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巫马君这个未来妹婿这般胡闹,对方也该冒火吧?

    婚事在即,新郎巫马君却在外头瞎浪,勾引有夫之妇,伤风败俗,有违伦理纲常。

    “我气做什么?”姜芃姬唇角噙着冷笑,“巫马君不过是跳梁小丑,庶妹心比天高,奈何命比纸薄。要是这俩乖顺一些,面和心不合也能过一辈子,要是一块儿作妖,倒是天生一对?!?br />
    徐轲闻言,便不开口了。

    郎君家事,他一介下属的确不好掺和。

    听了墙角,徐轲的脑子还有些发懵,他没想到巫马君竟然还跟安伊娜公主有牵扯。

    当年他就从姜芃姬这里听到这两人的八卦,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又听了一回现场版。

    “茶要凉了,喝吧?!?br />
    姜芃姬回到茶桌前,面色如常,好似隔壁的春宫没给她造成丝毫影响。

    事实上的确如此。

    对于精神追求极其苛刻,甚至算得上龟毛的姜芃姬而言,巫马君和安伊娜公主幽会偷晴,不管是低沉还是高亢申吟,落在她耳边都和公猪母猪吭哧吭哧差不多,勾不起半点儿欲念。

    徐轲还做不到这点,刚拿到驾照的新手老司机,新婚没几天离了老婆,经不起勾搭。

    他暗中调整呼吸,将那股躁动压下,恢复风轻云淡、不染尘埃的状态。

    茶室内,两人对坐饮茶,低声谈论上京的一些事情,另一侧的安伊娜公主却没那么淡定。

    她原计划戴着帷幕离开,但刚出了茶室,一拐弯,便瞧见一名侍女进了隔壁的茶室。

    很显然,这间茶室有顾客。

    她与巫马君幽会欢好,这间茶室的客人有没有听到动静,听到了动静又听了多少?

    一时间,心间闪过无数复杂的念头,蛰伏起来的恶魔又蠢蠢欲动。

    杀意渐起。

    “你,过来?!?br />
    等那名侍女出来,安伊娜站在角落朝她勾手,将人唤了过来。

    侍女见安伊娜公主戴着厚重的帷幕,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但身上穿着却十分富贵,心下不敢得罪,连忙上前行礼,低声问道,“贵人可有什么吩咐?”

    “这间茶室有客人?”

    安伊娜问道,心中渐渐躁动。

    她还要利用巫马君和她的倒霉丈夫,计划已经部署下去,可不想关键时候出了岔子。

    侍女不知内情,柔声应道,“回禀贵人的话,有的?!?br />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