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肆么,自然是用来喝茶的地方。

    天底下的茶肆基本都是那个调调,想要从同类中脱颖而出,自然要有自己的特色风格。

    眼前这间茶肆无疑是同类产业中的龙头翘楚,进行多元化项目开拓之后,这里不仅能喝茶,还能看到妙曼的舞姬舞姿,品尝到高品质的美酒,文人墨客兴致上来了,还能在大厅提笔挥墨,或展现书法,或露一手画技,三不五时还会举行诗会,邀请各方名士雅俗共赏。

    当然,真正的名士不是那么好邀请的。

    于是,茶肆便退而求其次,邀请过来的“名士”虽然没有什么大名声,但的确有些才华。

    徐轲不动声色地与侍女谈了两句,弄清楚这间茶肆的日常项目,顿时来了兴趣。

    “不管茶肆是吹嘘还是作秀,人家提供的笔墨纸砚无一不是精品?!苯M姬和徐轲挑了一间僻静的雅间,两人相对而坐,茶炉已经升起袅袅香气,室内干净整洁,墙壁上亦挂着水平较高的画作,落款人的身份大多不凡,“光是这一点,足以吸引不少有才学的士子?!?br />
    别看姜芃姬练字都用竹纸,好似这东西很泛滥,实际上呢?

    用徐轲的话来讲,他家郎君不是在竹纸上面练字,而是一张张分量十足的金纸,纯金的!

    受产量限制,物以稀为贵,竹纸在外界叫卖的价格,那可不是一般寒门庶族能负担得起的。

    哪怕是高门士族,也只有族中身份贵重、品学兼优的潜力股才有资格享用。

    徐轲这些年在柳府,耳濡目染之下,眼界自然也提高了。

    这间茶肆提供的墨,那是上好的沧州孟墨;用的笔,也是极为精贵的良笔;至于纸,河间竹纸大名,天下九州皆知,价格也跟它的名声一样高不可攀;砚台么,依旧是精品中的精品。

    笔墨纸砚,四样东西聚在一块儿,那是寻常人家能提供的?

    更别说一间茶肆了!

    “不知道这间茶肆背后的金主是谁……”若是以前,徐轲肯定会被这样的排场吸引,竹纸可是很多读书人心中的白月光,如今么……他每月的份例可有整一刀的竹纸,哪里稀罕这个,“这间茶肆,倒不像是正经喝茶的地方。不说别的,光是那笔墨纸砚的价值……”

    说到这里,徐轲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用小价钱喝茶,分明是喝金子银子。

    “所以说,人家背后的金主不是真的脑子有坑,财大气粗,便是野心不小?!苯M姬笑着给自己调制一份茶,喝了这么多年,她也习惯在茶水里面加各种调料了,“孝舆猜是哪种?”

    徐轲道,“郎君这个问题可是小看轲了,天底下的商人,不管时代如何变迁,追逐利益的本质却不会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舷抡獍愎Ψ?,投入如此巨大的财力,自然是有所图,且所图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位东家到底是哪位皇亲国戚……”

    若不是皇亲国戚或者朝野重臣,谁有这个资格在上京最好的地段开一间茶肆?

    就算有资格开,有这个财力维持茶肆运转的,也是屈指可数。

    不过片刻,两人想到同一个目标。

    对视一笑。

    姜芃姬道,“我刚才在楼下大厅看了一圈,上面挂着的书画作品,有些人身份来历极大,有些则是籍籍无名或靠着先祖名声,占了一个姓氏的优势……”

    姜芃姬说的这几类人,无外乎两种:高门士族、寒门庶族。

    前者比重并不大,后者的比重则相当高。

    高门士族,拼爹拼祖宗,轻轻松松就能躺着成为人上人,哪怕落寞了,依旧会受到世人尊敬和崇拜,他们来茶肆多半为了娱乐和放松,哪怕留下笔墨,也是一时兴起。

    寒门庶族子弟则不同,他们出头的机会太少,这间茶肆倒是提供一个相当不错的平台。

    哪怕不能因而扬名,留下自己最为优良的笔墨,与人一较高低,心中也会觉得痛快。

    姜芃姬刚才瞧了一圈,隐约发现这间茶肆背后打着的算盘了。

    “不出意外,应该是昌寿王?!毙扉鹄渚驳氐?。

    “我猜也是他,当年考评在即,他大肆邀请各位士子参加雅集诗会,又大方借出名下汤泉馆舍,免费招待那些士子,拉拢意图再明显不过?!苯M姬嗤了一声,“人家封地漳州物饶民丰,支持他的世家大族也个顶个有钱。耗费些许银钱弄个小茶肆,对他而言,不过九牛一毛?!?br />
    茶肆给广大士子一个公平展示才艺的平台,不论高门还是寒门,都能享用这里的笔墨纸砚。

    不管人家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至少他的确提供实惠了,哪怕捞不到才学惊人的潜力股,也赚足了年轻士子们的好感,若是运气爆表捞到一位,那可是赚大发了。

    在如今这个通讯科技极度落后的时代,一个可以决胜千里的智囊,堪比千军万马!

    谁也不是傻子,这样稳赚不配的生意,人家昌寿王自然乐意做。

    当然,这是姜芃姬和徐轲所能看到的,至于其他普通人能不能看到,那就不知道了。

    等侍女送茶料过来,姜芃姬状若无事地问了一句,这茶肆果然是昌寿王名下的产业。

    见状,她只能暗暗摇头。

    昌寿王的野心这么明显了,上阳宫内那位还在醉生梦死,恨不得死在女人堆……

    亲兄弟之间的差距这么明显,想来不是一个娘胎出来的。

    姜芃姬喝了一口茶,那滋味令人悠远回味。

    “当真是好茶,希望茶水费不贵,不然我只能把你抵押在这儿,找个机会脱身了……”

    喝着,她突然感慨了一句,徐轲口中那一口茶险些呛进肺管子。

    她正要戏谑徐轲,耳尖一动,她连忙将茶杯落下,以眼神示意徐轲别咳嗽。

    他只能艰难地捂着嘴,呛得眼角通红,泛着可怜兮兮的生理性泪水。

    “怎、怎么了——”

    好半响他才缓过来,问姜芃姬发生了何事。

    姜芃姬平静地说道,“隔壁有动静?!?br />
    然后,她蹑手蹑脚凑近雅间一角,那蹲着听墙角的模样,看得徐轲表情都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