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府在上京有自己的产业和府邸,送嫁队伍便在此落脚,庶女柳嬛也准备从这里出嫁。

    放置嫁妆,收拾府邸,安排奴仆家丁……繁琐的事情几乎占满了姜芃姬的时间。

    等她终于清闲下来,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姜芃姬本就是闲不住的人,让她一天到晚窝在家里读书写字,她肯定坐不住。

    不说她,直播间的观众也不可能天天看那么无聊的内容,纷纷求着换一张直播地图。

    姜芃姬被观众们的建议说得心动,她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两三年前。那会儿正值深秋初冬,周遭也没什么好看的,加上行程很赶,姜芃姬也没怎么逛过上京城,颇为遗憾。

    如今有空余时间,不如安安心心游玩几天,说不定以后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

    正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她干脆喊上一样闲着无聊的徐轲,两人组队出门。

    对此,徐轲倒是一脸无奈,不由得调侃道,“郎君动动嘴,底下跑断腿。您是清闲,万事不用担心,但轲还有不少杂事要处理。游玩这事儿,您还是独自享受好了?!?br />
    姜芃姬挑眉,“该忙完的事情都已经忙完了,你手头上还有什么事情?”

    徐轲摇头,有些事情郎君自然不记得,但作为左膀右臂的他,总要处处考虑,面面周到。

    “郎君莫非是忘了,老爷在上京亦有不少好友。他们有些是官场友人,有些则是私交甚笃的朋友,您作为老爷的儿子,难得来一趟,自然要备份薄礼,上门送张拜帖,一一见过才好?!?br />
    虽然人家未必会见姜芃姬,但该有的人情礼数也不能落下。

    姜芃姬哪里会知道柳佘官场朋友是谁、私底下结交的友人是谁,甚至于连过年过节的礼物送了谁,她也不知道……毕竟这些都是正室夫人或者大管家才经手的事情。

    徐轲虽然不是管家,但姜芃姬这次出门没带什么人,人情往来的任务就丢到他头上了。

    姜芃姬想了想,略有心虚,“这事情很麻烦?”

    徐轲道,“各家有各家的忌讳,送礼也是一门讲究学问。关系亲密的多送,准备的礼物也要耗费心神,关系稍微疏远的则酌情减去几分,但又不能让对方看出你的真实态度……不仅要参考往年的份例,还要清楚各家各户近些年的情况,对礼物内容作出调整……”

    要是哪家刚刚夭折了孩子,这边上赶着送一些麒麟送子寓意的礼物,这不是戳人肺管子?

    再比如,人家老父老母刚刚过世了,这边送一些给老年人延年益寿的大补品,这也是找死。

    送礼并不能让两家如何亲近,但要是送错了,分分钟结仇,老死不相往来。

    姜芃姬听明白了,这些道理她懂。

    “父亲当官多年,不说朋友遍天下,但也不会少,看样子的确是个大工程?!?br />
    幸好把徐轲拉扯过来了,不然这事情丢她手里,她肯定要头疼。

    见姜芃姬一副避之不及的惊恐模样,徐轲笑笑,随口一说,“再过两年,郎君也该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到时候娶一名贤惠精干的主母,这些琐事便有人替您操心了?!?br />
    姜芃姬听了,讪讪不语。

    娶一名贤惠精干的主母,这个目标略有些强人所难啊,恐怕徐轲要失望了。

    直播间的观众则是哈哈大笑。

    【老司机联萌】:心疼一把徐轲少年,主播以后有可能娶回来一名男主母啊。

    【食堂打饭阿姨】:哈哈哈,其实我也不介意主播娶一名性别正常的女主母。

    【举个栗子】:只有我一个人心疼徐轲少年么,他认识主播这么多年了,被主播卖了那么多次,他还是坚定认为主播是个男的……还娶主母呢,当心你家郎君哪天被人娶走了。

    【冰糖柠檬】:噫,这话我不爱听,我家主播肯定是娶的那位,站定主播攻×主母受。

    姜芃姬无视掉直播间上面密密麻麻的弹幕内容,对着徐轲轻叹一声。

    “成家立业什么的,这事情还早着呢,我现在是没打算考虑这回事?!苯M姬说完这话,不等徐轲开口,又抢先说道,“现在呢,还要麻烦你继续操心了……你先忙,我出去耍耍?!?br />
    不知道哪句话戳到徐轲了,他竟然改了口。

    “郎君且慢,轲仔细思虑,还是陪同郎君一道出去吧?!?br />
    姜芃姬笑笑,问他,“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徐轲面无表情地道,“轲突然想起来,郎君行事放荡不羁。若是不盯着点儿,谁知道郎君出门一趟,又惹出什么是非?届时,还不是留给轲善后?这么一想,还是跟着过去比较好?!?br />
    姜芃姬哑然,对这个理由,她无话可说。

    她已经不敢看直播间有多少嘲笑她的弹幕了。

    【偷渡非酋】:哈哈哈,主播,徐轲少年嫌弃你是惹事精呢。

    【举个栗子】:呸,还要徐轲少年嫌弃么,主播本来就是惹事精,还是个中翘楚。

    “啧啧,那你盯着好了?!苯M姬不爽地道,“瞧你说的,好似你家郎君多么爱惹事一样?!?br />
    徐轲回以一个眼神。

    姜芃姬不用看弹幕翻译,她也知道这个眼神的涵义。

    他的意思是——难道不正是如此?

    呵呵,徐轲已经看穿了姜芃姬的本质——惹事精。

    哪怕她不主动惹事,也总有意外撞过来,更别说她主动惹事会是何等场景了。

    也许是因为二皇子妃出身北疆,上京城各处也多了不少充斥着异域风情的商铺。

    如今华灯初上,夜市正热闹。

    百姓携儿带女,一家人共享天伦。

    面对这般繁华场景,徐轲几乎要生出疑惑,好似他沿路所见乃是他的幻觉。

    “要不要买些脂粉首饰或者绢花什么的?”

    姜芃姬装扮成普通富家少爷模样,只是她样貌出众,身形颀长,人群之中显得颇为惹眼。

    “买这些女儿家的物件作甚?”徐轲下意识疑惑了句。

    “你莫非忘了,你家还有个独守空闺的娘子?出门一趟,回去总该买些东西哄一哄?!苯M姬道,“虽然不贵重,但胜在心意。你刚才还跟我侃侃而谈,讲送礼的学问,转眼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