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骑在大白背上,在她身后,许多伙夫扛着一台台嫁妆入城,两旁还有威武的护卫军守护,这一场景引起上京城百姓的好奇心,街道两旁渐渐多了瞧热闹的,细碎议论不绝于耳。

    “这么多嫁妆……这是哪家的贵女要出嫁了?”

    堪称十里红妆,他们在这里瞧了那么久的热闹,嫁妆抬过去一台又一台,好似没有头。

    “乖乖,哪怕是几年前北疆公主嫁入皇室,似乎也没带这么多嫁妆……”

    “诶,你的消息不是比较灵通么,号称上京城百事通,难道就没有收到半点儿风声?”

    百姓细碎议论,大多惊讶嫁妆丰厚,少部分人则好奇是哪家嫁女儿,竟然这么下得去本。

    这么多嫁妆,这是把家底都掏空的节奏。

    在老百姓看来,哪怕是皇帝嫁女儿,似乎也拿不出这么多好东西。

    百姓的议论声传入柳府庶女——柳嬛的耳朵,她的唇角噙着抑制不住的笑容和喜色。

    作为柳府毫无存在感的庶女,从未想过有一日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被这么多人艳羡。

    她握紧了手中的帕子,深吸气,忍住内心激荡的情绪。

    这才抵达上京城而已,等她成为四皇子妃,别说上京城的百姓,天下的百姓也会知道她。

    没等她稳定情绪,外头又传来更为激动的声音。

    柳嬛侧耳倾听,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越来越黑。

    这边,姜芃姬听到动静,不由得转头向后看去。

    只见队伍中间一辆马车突然受到诸多百姓的瞩目,甚至有人摘下香囊投车,一些年青的男子脸色涨红,一副碰见佳人,想要上前套话又想要矜持,表情矛盾得很。

    仔细再瞧,原来是那辆马车的车帘微微掀起,露出里面拥有天人之姿的绝色佳人。

    清风飘散,空气中还多了一缕说不清的幽香,令人心神俱醉。

    可惜,佳人就出现了那么一瞬。

    待车帘落下,不少人感觉内心都空落落的,好似失恋一般怅惘若失。

    姜芃姬见状,倏地扬唇一笑,扯了一扯缰绳。

    大白不开心地打了个响鼻,但还是乖顺地扭头,载着姜芃姬向后走去。

    她道,“慧珺方才为何掀开车帘?”

    “奴只是好奇上京城,想知道此处有多繁华,一时僭越失了规矩,还请郎君赎罪?!?br />
    百姓听到姜芃姬驱马上前,以为她要斥责慧珺,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旋即又听到百灵鸟般清脆悦耳的女声,再想起那张完美绝世的脸,一个一个,心神俱醉。

    “原来如此,那你掀开车帘好好瞧瞧也无所谓,出阁之前,也就这会儿能自在一会儿了?!?br />
    姜芃姬开明地表示同意。

    得到允许,慧珺干脆让侍女将两旁车帘都卷了起来。

    一双美眸微微瞥了眼两旁街道。

    在几年之前,这些地方对她而言乃是高不可攀的极乐之地,她那般污秽的身躯不配踏足。

    如今,她却以这般身份,正大光明地坐着马车,来往百姓因她的容貌而折服轻叹。

    因为慧珺的举动,原本还有秩序的百姓顿时混乱起来,更有热情的百姓追着马车扔香囊。

    “乖乖,这便是新嫁娘的模样?当真是人间绝世,瞧了一眼忘不了,仙女儿都不过如此?!?br />
    这话刚出,立刻有人反驳,那人知道的规矩多一些,“看这模样,肯定不是新嫁娘。前面那辆马车比这马车更加大,更加豪华,里面坐着的才是正主?!?br />
    “不是新嫁娘?那能是谁?”

    “应该是陪嫁娘子吧?俺听以前村口那个读书人讲过,高门大户都有这种臭规矩,给自家闺女准备几个丫头,一股脑儿送过去伺候女婿的,说是……说是什么固宠……你说这事儿不是亏心么,哪里有人家这么坑闺女的……不过,要不怎么说是高门大户呢……”

    周遭百姓听了,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啧啧,陪嫁娘子……那这女婿可是赚大发了,娶一个娘们儿,来四五个暖床的丫头……”

    “这个陪嫁娘子这么漂亮,人家也不怕她把女婿的魂儿给勾走了?”

    “说不准人家闺女更加绝色呢……”

    此话一出,一个混不吝的混混突然嘿嘿一笑,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俺瞧呢,估计这户人家跟女婿有仇。闺女已经是绝色,陪嫁娘子也跟仙女儿似的,那这女婿瞧了,两条腿还能走道儿?可不一天到晚,恨不得趴人家身上不肯下来,时间一久谁受得了?啧啧,估计啊,放纵几个月,准保被这些娘们儿给压榨干净喽!”

    这番污言秽语,已经成婚的妇人听了脸红耳赤,狠狠啐了一口,男人则露出赞同的表情。

    要是自己媳妇儿这么漂亮,娶来还附带四五个仙女儿,他们觉得……自己也受不了。

    百姓议论的内容多半和慧珺有关,这些谈话也隐隐约约传入庶女柳嬛的耳朵,她气得撕了两张帕子,目露凶光,整张脸因为愤怒和嫉妒而扭曲变形,面目可憎,宛若夜叉。

    很难想象,这竟然是十二岁的纯真小姑娘。

    十里红妆,名动上京。

    这一日,两则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般飞遍了上京城。

    一则,未来的四皇子妃身价非凡,十里红妆碾压二皇子妃,那位可是北疆公主啊。

    二则,陪嫁娘子容颜倾城绝色,不少年轻士子瞧了,竟然一见钟情,自此夜不能寐。

    此外,有人探听到消息,知道慧珺乃是柳府庶女的陪嫁娘子,连忙令家仆送来拜帖,不论柳府开出多贵的赎身银子,只求能纳慧珺为贵妾,一定珍而重之,待她如珠如宝。

    陪嫁娘子,说白了就是暖床的丫头,帮主人固宠的。

    只要主人不肯松口,一辈子都没有正经名分,贵妾不比这样的归宿好?

    有些则比较聪明,直接用染了熏香的花笺,写上自己的爱慕诗词,以此探询慧珺的口风。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慧珺都十分有礼貌地婉拒了,令人扼腕遗憾,又厌恶不起来。

    姜芃姬见了,不由得感慨一句。

    “祸国妖姬,初具雏形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