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着脚吃饭】:好无聊啊,为什么连个打劫的土匪都没有?

    【老司机联萌】:虽然我也觉得这些天的直播很无聊,但土匪什么的,稍微有些脑子都不会过来送死好么?钱帛动人心,但也要有小命享受才行,不说主播这个人形杀器,另外五千护卫也不是放着看的,人家一个一个身穿甲胄,拿着枪戟,小规模的土匪不敢打劫。

    【扁桃体发炎】:#掩面,作为直播间小新人,我觉得围观主播抄录急救护理也不算无聊。

    【注意事项】:就是啊,我感觉这样平淡的直播内容也不错。希望主播能将这些急救知识在这个位面发扬光大,提前创造“护士”这个崇高的职业,提高广大弱势女性的社会地位。

    从河间出发前往上京,一路上耗费的时间可不短。

    外有五千护卫军震慑,土匪宵小不敢冒头,姜芃姬自然也清闲下来。

    闲来无事,她便把战场急救知识提上了日程,认认真真提笔抄录,慢慢攒了三四百页。

    踏雪为姜芃姬研磨,如此这般,坚持了好些天,但这一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开口问了句。

    “奴见郎君这些日子都窝在车内抄录,不知写的是什么?”

    姜芃姬刚抄完一张,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确认无误,再用熏炉烘干墨迹。

    “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岐黄医术?!苯M姬一边将那张烘干的纸放入匣子,一边取出另一张崭新的纸铺在桌案上,马车依旧颠簸,却不影响她工整的字迹。

    踏雪一边磨墨,一边笑道,“岐黄医术?郎君什么时候对这些旁门左道感兴趣了?”

    姜芃姬说,“医术救人命,多了解一些,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排上用场,在我看来这是正道?!?br />
    她这么一解释,踏雪反而没多大兴趣了。

    自家郎君的确聪慧非常,学习能力也强大,但岐黄医术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吃透的?

    哪怕她现在开始潜心研究,学个三五年,也就入门学徒的水准。

    很快,时间在姜芃姬沉默抄书中快速流逝。

    外头已经悄悄升起皎洁圆月,众人停止赶路,纷纷生火造饭。

    踏雪以手掩唇,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两滴泪。

    姜芃姬见状,怜惜地道,“困了便去休息,我这里不用伺候了?!?br />
    踏雪强撑着精神,道,“这怎么能行?若是奴下去休息了,谁给郎君研磨?”

    姜芃姬狡黠一笑,“别忘了,你家郎君还有书童。研磨本就是他的活,让他接替你就行了?!?br />
    外头的徐轲默默打了个喷嚏。

    踏雪也不矫情,她这会儿真的困倦异常,刚才研磨的时候脑袋一点一点,险些睡着呢。

    “那奴也不推拒了,这便去唤徐郎君过来?!?br />
    姜芃姬说道,“别忘了取一盒墨锭过来,这里的墨锭已经用完了,估计晚上还不够抄?!?br />
    “好?!?br />
    踏雪离开没多久,徐轲抱着一匣子墨锭上车,掀开车帘,看到几日未见的姜芃姬。

    他刚一上车,便笑着调侃了句。

    “轲刚才还在纳闷,为何这几日总不见郎君的身影,没想到郎君一直在车内刻苦攻读?!?br />
    他很清楚,姜芃姬就是个坐不住的性格,没事就喜欢骑着大白到处溜达,很少会安静待在马车内。这几天,这人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外头根本瞧不见她的身影。

    姜芃姬指了指有些发干的砚台,“磨墨?!?br />
    徐轲取出一枚饱含墨香的墨锭,仔细研磨,视线落到姜芃姬抄录的纸张。

    “郎君写的这是……”

    “一些粗浅的急救知识……”姜芃姬抚了抚额头,手腕一刻不停地抄,“我看过不少野史兵策,发现两军交战,大多数士卒不是当场战死沙场,而是死于无人救治……”

    踏雪和徐轲问了一样的问题,姜芃姬给出的答案却截然不同。

    后者敏锐地嗅到了什么,拱手道,“轲冒昧,不知能否借来一观?”

    “你看吧……”姜芃姬随意指了指一旁的匣子,里面已经叠了数百张纸,厚厚一摞。

    徐轲取来仔细查看,眉心从起初的紧蹙,再到后来的慢慢松缓,直至眼底爆发出惊艳之色。

    “这、这……”徐轲险些激动地语无伦次,旁人目光短浅,觉得歧黄之术只是旁门左道,但他目光长远,更加清楚姜芃姬写的这些东西有多么重要,未来会拯救多少将士的性命。

    他咬了一下舌尖,压住内心的激动,问道,“这是郎君编撰的?”

    姜芃姬摇头,说道,“不是,里面大多内容都是从文辅先生那边抄录过来的,再经过我的整合,用粗浅易懂的话语写出来。毕竟不是谁都识字,讲得太深奥了,反而没人能懂?!?br />
    文辅,指的是程文辅,也就是程丞。

    当年程丞和姜芃姬做了一笔买卖,她提供竹纸,对方将家中藏书全部抄录一遍送她。

    如今快三年了,程丞承诺的书籍只送了三分之二,倒不是说程丞偷奸?;?,故意拖延抄书的进度,而是这人家中藏书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仅凭他一人之力,效率提高不起来。

    姜芃姬把这些知识推到程丞家中藏书,徐轲不疑有他。

    “我打算让女部曲学习急救知识。女子一向比男子更加心细,学起来更有优势?!?br />
    徐轲沉吟道,“郎君这般打算,倒也不错,女性部曲纵然不能上战场杀敌,也能挽救重伤将士的性命,一样能立下大功。只是……轲心中仍有隐忧?!?br />
    “担心什么?”

    徐轲道,“医道不同于其他,事关人命,若是郎君执意让女性部曲学习,最好聘请医德高尚、医术高明的郎中传授医术。若是自学,轲担心会发生其他意外?!?br />
    姜芃姬点头,“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我也有此打算,等到了上京再好好物色人选?!?br />
    远古时代的医术水平很低,但也不乏惊艳绝才之辈,仔细搜罗,还是能找到的。

    只是传授女性部曲急救知识,用不着那些神医,医术水平一般的郎中也能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