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徐轲打搅了一次,但姜芃姬的睡眠质量一向优质,天刚蒙蒙亮,公鸡啼鸣响起第一声的时候,姜芃姬在生理时钟的召唤下准时醒来,寝居外也渐渐多了侍女走动的脚步声。

    在侍女的服侍下,姜芃姬以温水靧面,洗去脸上的困倦之色,整个人变得精神奕奕。

    洗漱完毕,侍女又端上食案。

    先不说这顿早餐的味道如何,至少有卖相,摆得精致漂亮,好似艺术品,瞧了也有胃口。

    只是,这一天的早晨并没有那么平静,膈应人的事情刚刚发生。

    就在姜芃姬准点开启直播,刚用完一半早膳的时候,踏雪过来回禀,那位庶妹又想见她。

    “啧,那么一张嫁妆单子还封不住这人的嘴?!?br />
    姜芃姬颇感不愉地啧了一声,语气充斥着嘲讽,毫不掩饰她对那位庶妹的恶意。

    “让她人进来吧。早膳还没用完就过来寻找我,想来腹中空空。她一个娇柔的闺中贵女,哪里受得了饥腹的苦?若是让外人见了,指不定怎么编排我这位嫡兄,对她不厚道?!?br />
    踏雪绽开笑颜,附和着道,“郎君待下人都那般温和,岂会苛待庶妹?奴这便去唤二娘子?!?br />
    姜芃姬不置可否,表情依旧淡淡的。

    没多久,姜芃姬和直播间观众都清晰听到一阵满含怒意的沉重脚步声接近。

    刷得一声,厅门被拉开,一阵冷风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

    “羲哥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庶妹径直坐在姜芃姬面前,怒目圆睁,稚嫩的脸颊因为怒意多了几分狰狞。

    直播镜头调皮地给庶妹来了个脸部特写,黑洞洞的鼻孔一张一合,沉重的呼吸扑哧扑哧。

    不少观众被这么一吓,顿时觉得主播家的庶妹萌不起来了。

    姜芃姬瞄一眼虚拟屏幕上的弹幕,飞过许多“吓死宝宝了”、“鼻孔好大”、“突然来了一个特写,吓得宝宝瞌睡虫都飞了”之类的话,她见了,唇角没有多余弧度,只是懒懒抬了眼皮。

    “庶妹这是何意?”姜芃姬冷冷地盯着对方的眼眸,一字一句问,“一大清早,连妆容都不好好拾掇,直接素面朝天过来搅扰嫡兄,这便是柳氏女子该有的涵养?”

    庶妹被这话噎了一下,涨热的脑子稍稍清醒几分,依旧是余怒未消的表情。

    “这话该是小妹询问羲哥儿才对……”庶妹恨恨地绞着帕子,眼眶多了几缕血丝,表情悲愤地道,“小妹好不容易嫁入皇家,羲哥儿不想办法替小妹谋划也就算了,为何还刻意刁难?”

    这话可就诛心了!

    直播间的观众哪个不是阅览无数言情宫斗、宅斗宝典的老司机?

    一个小小的庶女对着嫡兄这么说话,明摆着是欠削啊。

    【三年不洗澡】:简直了,原本还以为这个萝莉很萌,现在一看,已经初步具有蛇蝎毒妇的潜力了。主播哪里对不起她了,竟然指着人家鼻子这么指责?她算是哪根葱!

    【娘口三三】:其实她也没有指责错,主播的确不安好心。但目前来看,主播所有布置都是为了她好,旁人根本挑不出错。我记得在古代,庶女地位十分低的,别说十里红妆送嫁,没让她过去联姻谋求利益就不错了……哎,让她嫁给皇子,给了那么多嫁妆,还被喷。

    【抠脚手抓面】:先别吵吵,听听她的理由呗。

    姜芃姬很赞同这位观众的意见,她神色冷淡地问庶妹。

    “刻意刁难?你是指嫁妆不够丰厚,还是夫家不够显赫,亦或者说嫁衣不够精致完美?”姜芃姬几句话将庶妹堵了回去,旋即扯起冷笑,“记住你的身份,柳府庶女也没那么贵重?!?br />
    庶妹脸色瞬间煞白,手中绞着的帕子发出撕拉之声,裂成了两块。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今还没有嫁出去,她的确不该和嫡兄闹翻,但想到刚刚得知的消息,顿时委屈不已。

    她咬着下唇,凄然道,“羲哥儿该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世间女子多半可怜,您为何还要戳小妹的肺管子?小妹知道,父亲和羲哥儿便是小妹在皇家的依仗,但想要站稳脚跟,子嗣和皇子的疼宠也不可或缺……若是小妹能抢先一步生下皇孙,羲哥儿也与有荣焉不是?”

    “然后呢?”

    耐着性子听了大半天,对方依旧在墨迹,说不到重点,这让姜芃姬十分不悦。

    倒是直播间的观众反应过来了,提醒姜芃姬。

    【抠着脚吃饭】:我擦,我明白了,她是不是抱怨主播给安排的陪嫁娘子?

    这条弹幕发出来,不少观众也回过神来了。

    他们不由得想起拥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的慧珺。

    若是如此,他们也能理解。

    换做哪个正室,陪嫁之中有这样绝色的女子,心中都会不安的。

    鬼知道洞房花烛夜,新郎官会不会被陪嫁娘子勾走了魂,让正经的新娘独守空房?

    对于古代女子来讲,“完璧归赵”可不是什么荣幸的事情。

    果不其然,庶女开口提及了慧珺。

    “若是羲哥儿当真是为了小妹好,为何要安排那个叫慧珺的狐媚子?”

    姜芃姬反问道,“不准备那般绝世女子,难道安排一个无颜女给你当陪嫁娘子?小妹,不是哥哥说你,你如今才十二岁。巫马君那个人我了解,宁可三日不食肉,不可一日缺妇人。这般男子,你如何争宠,如何在后院立足?慧珺是父亲特地挑选,细心准备的,在你及笄之前,完全可以笼络住巫马君。到时候,等你真正长大了,慧珺还能霸占着你夫君的宠爱不还?”

    庶妹的表情像是打破了的调色盘,各种颜色都有,真正的色彩缤纷。

    姜芃姬见状,又补了一刀,“父亲之前也曾来信,让我告知你——女子身体娇弱,生育之事太伤根本,小妹如今还年幼,子嗣传承并不着急。等十七八之后再考虑也不迟?!?br />
    庶妹听了,整张脸都黑漆漆了。

    她明白,慧珺这件事情没有转折余地。

    更加恶心的是,这人根本赶不走,甚至不能苛待。

    深呼吸一口,她把这口气狠狠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