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心?”徐轲从懵逼之中清醒过来,表情凝重,下意识握紧了寻梅的手,“何时的事情?”

    寻梅叹息一声,目露愁光,用几乎哀求的口吻,“这事情妾身真的不便多说,只是夫君放心,郎君此人心思玲珑,踏雪恐怕骗不到她。前尘往事,妾身当真不想再提……”

    只是,徐轲有可能点到为止?

    “你与我说清楚,能说什么说什么?!毙扉鸪ぬ疽簧?,眼神变得格外认真,“你我既然已经结为夫妻,自然是两人一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受。这事情关系若是不大,我替你跟郎君坦白,请求宽容处理,若是干系重大,我也想办法替你担着,但你不能刻意隐瞒?!?br />
    寻梅支吾无言,这事情让她如何讲述?

    原本应该交颈而眠,互诉离别深情的新婚夫妇,如却沉默互视,气氛变得凝重而紧张。

    “寻梅,你愿意嫁予我,其实也是寻思着另谋出路,对吧?”

    倏地,徐轲目光灼灼地看着寻梅,眼中的深沉和探究似乎能将寻梅剥开了,看透她的内心。

    “妾身……”

    寻梅唇瓣翕动,在这般目光下,竟然说不出任何欺瞒之语。

    细白的双手无意识地绞着被褥一角,视线忍不住避开徐轲的直视。

    若这会儿有一道地缝,她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这才能给她几分安全感。

    徐轲幽幽一叹,诚恳道,“轲乃庶民出身,一无功名,二无建树,后来又因为母亲一事犯了人命案子,入了大狱,受了黥刑。虽遇大赦,终究还是入了贱籍,被人买卖。若非运气好,遇见郎君,与他有知遇之恩,轲也不知此时的自己会是何等境遇。至少,没有如今这般美满和顺的日子,婶母得以颐养天年,身侧又有娇妻入怀。所以,郎君之于轲而言,重于性命?!?br />
    寻梅心中一个咯噔,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其实,轲也曾疑惑,到底是走了何等运道,才能让郎君身侧的你,瞧中彼时的自己。如今一想,似乎另有隐衷,这隐衷,恐怕牵涉不小。寻梅,你既然嫁了轲,这一世夫妻已经板上钉钉,轲绝不弃你。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你我两人一起面对便是?!?br />
    徐轲第一次跟姜芃姬去上京的时候,寻梅曾向他表达心意,他没有答应,倒不是说不心动,只是他仔细考量了自己的条件以及未来,觉得不该耽误这般好的女子,所以婉拒了。

    只是接下来几年,寻梅的付出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婶母一再跟他提及寻梅何等孝顺乖巧,对他情根深种。如此种种,徐轲哪怕是铁石心肠,也忍不住动了恻隐恋慕之心。

    徐轲握住寻梅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心全是冷汗,手指还在发抖。

    “此事,妾身所知也不多……”

    良久之后,屋内烛火静静燃着,寻梅才犹豫地开了口。

    “你所知也不多?”徐轲更加疑惑了。

    “此时此刻,妾身骗你做什么?”寻梅垂首,长长的睫毛印下一片扇形阴影,“妾身知道的内容,当真不多。事实上,妾身并非东庆国人,原籍在中诏边境小村落。妾身还记得,那年家乡发生了旱灾,荒野千里,颗粒无收,各家各户为了一点儿树皮都能打得你死我活……”

    中诏国的?

    徐轲心中一惊,忙得收敛心神,仔细听寻梅讲述。

    “后来,父亲不知听了谁的怂恿,竟然想要将母亲卖入青楼,只为换取些许吃食。妾身那时候脾气倔,十里八乡出名的泼辣,好似猪油蒙了心,举着菜刀将那人砍得只剩半条命……”

    寻梅平淡地叙述,听得徐轲又是惊又是心疼。

    惊惧她竟然敢动手弑父,但动手的原因又是那般无奈。

    至于心疼,自然心疼年幼的寻梅有如此遭遇。

    “妾身害怕极了……每次闭上眼睛,仿佛就有厉鬼环绕,想要取走妾身的性命?!?br />
    弑父乃是罪不可赦的大罪,哪怕她的父亲还没死,但寻梅也怕得想要逃跑。

    只是,大面积的旱灾粮荒,造就了大批的流民,寻梅那时候还十分年幼,根本?;げ涣俗约?,最后被人贩子抓住,偷偷卖到了与中诏接壤的东庆,寻梅找了个机会逃走了。

    听到寻梅从人贩子手中逃走,徐轲不由得想起当初的自己。

    他也预备着逃跑,只是被姜芃姬截了胡,计划打了水漂。

    “后来,妾身成了乞儿,认识了一个老乞丐,学了一些偷盗手艺,饿极了便去行窃。那一日,不慎把先夫人腰间的玉佩给偷走了……”寻梅讲到这里,不由得绽开了笑颜,“也亏得奴幸运,遇见的是先夫人,先夫人仁慈宽厚。若是旁人,恐怕就是被乱棍打死下场?!?br />
    先夫人,也就是古敏见寻梅可怜,又是个女娃,若是继续流浪街头,以后的人生可就毁了。

    她长了一副美人坯子,稍微长大之后,那些地痞流氓还不打寻梅的主意?

    于是,古敏把寻梅领回了柳府,让她在府上当个丫鬟,保证一日三餐不饿。

    “妾身本以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及笄之后嫁个小厮,年纪大了再当府里的奶娘,伺候以后的小主人……却不想先夫人身子一日差过一日,那年梅花开得正艳,她便溘然长逝?!?br />
    古敏去世,只留下柳羲这一点血脉。

    整个柳府陷入阴云笼罩的日子。

    柳佘仔仔细细挑选,最终选出寻梅和踏雪当柳羲的贴身侍女,暗中令人传授武艺。

    单从根子上来将,寻梅来历很干净,已故古敏对她又有大恩,她不会对古敏的血脉不利。

    柳佘想得很好,布置也很周到,但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快。

    “后来,老爷去了浒郡上任,府中大小事务交由继夫人管理。只是,继夫人大多时间缠绵病榻,蝶夫人以妾室身份掌管后院事物,难免会惹来非议,那段时间府中有些乱,给了宵小之徒可乘之机?!毖懊诽鞠⒁簧?,讲述道,“有一对男女寻来,说是妾身的亲生父母……”